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98 精彩大戲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98 精彩大戲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聽到「昆達集團」,陸一偉不由得眉頭緊蹙,好像在那裡聽過。他記起來了,今天劉占魁提及過。打斷道:「昆達集團是一家什麼樣的企業?」

    許昌遠道:「我特意在網上查一下,該公司主要從事冶金行業,近些年又轉向地產、國際貿易等新型熱門行業。旗下有三個子公司,其中一個在我們西江省平康市,有三座煤礦,一個火力發電廠。」

    「哦,這麼說該企業做得蠻大了?」

    「還可以吧,別看曹文剛沒讀過書,在做生意方面很有一套。到平康市投資煤礦,正是他的傑作。現如今,就憑這一個子公司就賺了盆滿缽滿,為總公司貢獻了不少財富。」

    「哦,你繼續往下說。」

    許昌遠繼續道:「曹文剛在家裡排行老五,外人都叫他曹老五。此人在人際交往上能力特彆強,據說當年為了在平康市買煤礦,不惜重金買通了省里的關係,而且動用了上層關係,能量之大超乎想象。雖然有錢了,但沒有忘本。基本上每年都回來過年,老家的房子推到蓋了五層樓,放眼全縣都屬他家最好。不僅照顧自家兄弟賺了錢,就連她妻子的家人都照顧到,過上了富足生活。在龍安,算得上混得不錯的人物。很多人有事都找他,他也爽快,給不少人辦了實事。有這層關係,薛志強爬得快不足為怪了。」

    陸一偉一邊聽一邊點頭道:「他和劉占魁又是什麼關係?」

    許昌遠不想亂說,也不敢亂說,道:「具體什麼關係不清楚,不過聽說他們走得很近。」

    陸一偉明白了,如果不出意外,打算要開發萬龍山,也是此人在背後串掇。怪不得劉占魁今天提議薛志強擔任萬龍山鎮鎮長,這一系列舉動是有目的的。

    這時候,有人敲門。許昌遠起身打開門,南超進來道:「陸書記,許主任,打聽到了,今晚在鑫恆酒店確實發生了槍擊案。起因是薛志強喝了酒,去KTV唱歌,非要讓服務員陪他一起唱,還動手動腳,王志安知道了,進去與他吵了幾句,結果薛志強就拔出了槍。目前,王志安已經轉到了市醫院,貫穿傷,打到了骨頭,需要動手術。而薛志強在城關鎮派出所關押著,還沒酒醒。」

    陸一偉連抽了幾口煙掐滅煙頭問道:「槍是從哪裡來的?」

    南超道:「我聽別人說是一把真槍,估計是從黑市上買來的,南州市區就有黑市。」

    陸一偉前些年陪牛福勇來過幾次,那時候的南州到處是地下錢莊,博彩業非常泛濫,到處充斥著色情暴力賭博等烏煙瘴氣的東西。時至今日,這股歪風邪氣不減當年,而且大有抬頭之勢。形成這個局面,完全是當初的決策者發展導向有問題。

    不可否認,娛樂業和房地產給南州帶來了巨大財富,但隱藏著的危機是非常脆弱的。遊走在灰色地帶,一旦被國家盯上,將是毀滅性的打擊。可以說,成也娛樂,敗也娛樂。如此混亂的城市,讓一個女市長來管理,真不知道上面怎麼想的。

    陸一偉凝神思考了半天,打算按兵不動,靜觀其變。他倒要看看,在這件事上有幾方力量在背後博弈。如果周凡林敢公然包庇薛志強,他的死期已到。道:「持續關注此事動態,隨時向我彙報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南超出去后,陸一偉道:「昌遠,你覺得此事最後是什麼結果?」

    許昌遠不敢妄自推斷,道:「我想最後的結果是息事寧人,不過王家兄弟不是省油的燈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如果一個有分量的人物站出來主持,可能雙方會握手言和。」

    許昌遠說得很隱晦,但陸一偉聽明白了,這個有分量的人物就是劉占魁。道:「KTV里有監控嗎?」

    「這個不清楚。」

    「城關鎮派出所你有人嗎?」

    「有,副所長鄭俊生是我高中同學。」

    「可靠不可靠?」

    「應該可靠。」

    陸一偉頓了頓道:「你想辦法見見他,我要整個事件的詳細過程。另外,我想看看那把槍,不需要提供實物,有照片就行。記住,此事一定要保密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「你先去吧。」

    許昌遠走後,陸一偉翻來覆去想著這件事,看似是壞事,對於他而言是好事。一方面看看周凡林如何處理此事,再看看劉占魁扮演什麼角色,王家兄弟又是怎麼決斷,屆時,各路人馬紛紛亮相,將是一起精彩的大戲。而他假裝什麼都不知道,以上帝的視角靜觀其變。

    就在這時,肚子突然痛了起來,頓時豆大的汗從額頭滾落下來。

    陸一偉趴在桌子上用手肘頂著胃,不停地呻吟著。不知是今晚的酒太烈,還是吃菜糰子太辣,刺激著胃不停痙攣著。

    他有胃病史,這要追溯到在南陽縣縣委辦時。那時候經常加班,飲食不規律,吃泡麵是家常便飯,落下了胃病的毛病。結婚後好了許多,到了江東市委后,老毛病再犯,時常疼得在地上打滾。不知去了幾次醫院,得出的結果是慢性胃潰瘍。也沒什麼特效藥,只能慢慢養。奧美拉唑是隨身攜帶的藥物,疼的時候吃幾片,可以暫時緩解癥狀,但這不是長久之計。

    陸一偉從抽屜里取出奧美拉唑,一口氣吃下三片,進休息室躺了一會兒,可依然沒緩解,反而越來越疼。實在忍不住了,起身準備回休息室。

    出了門,許昌遠剛從辦公室出來,看到他臉色煞白,頓時緊張地問道:「陸書記,您怎麼了?」

    陸一偉強忍著疼痛,擺擺手道:「沒事,肚子有點不舒服,我先回去了。」

    許昌遠觀察了下,道:「要不我送您去醫院吧。」

    「不用,休息一會兒就好了。」

    「那我送您回家。」

    見他沒有拒絕,許昌遠扶著回到家屬院。上到三樓的時候,陸一偉疼痛難忍,蹲在地上起都起不來。許昌遠慌了,道:「陸書記,我還是趕緊送您去醫院吧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