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93 揣摩心思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93 揣摩心思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下了樓,陸一偉停止腳步回頭道:「昌遠,你說蔣主任是真病還是假病?」

    許昌遠立馬猜到了他的意圖,假裝愚鈍道:「這個……我也猜不到。不過今天打電話的時候好像是真病了。」

    「哦,他家在哪?」

    許昌遠揚手一指道:「不遠,就在咱今天下午去過的關東村。」

    陸一偉想了想道:「你現在給他打個電話,就說我過去看他。」

    「好咧!」

    蔣振濤並沒有生病,而是故意假裝不知道陸一偉回來了,然後看看自己不在對方的一舉一動。如果離了自己照常運轉,說明對方有心思要撤換他了。在龍安縣,他算不上舉足輕重的人物,也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    接到許昌遠電話時,蔣振濤正悠閑地在隔壁打麻將,聽到陸一偉要來,頓時臉都綠了,猛地起身把麻將一推,連滾帶爬回到家裡。還沒進門就急赤白臉喊道:「孩他媽,快點的,陸書記要來咱家。」

    蔣振濤妻子鄭玉梅是一名教師,退休后一直在南州市給老大家做飯帶孩子,前兩天才回來。看著他火急火燎的樣子,一臉茫然道:「你說誰來?」

    蔣振濤急得滿頭大汗,跺腳道:「陸書記,新來的陸書記,你趕緊的收拾一下。」

    鄭玉梅蹭地起身,有些不敢相信,驚訝地道:「陸書記真的要來?」

    「廢話,我還騙你不成。剛才許昌遠給我打了個電話,說已經在路上了。」

    鄭玉梅頓時慌亂起來,雙手在衣服上蹭著不知所措,急得轉圈道:「我該怎麼收拾,你覺得那裡不合適……」

    蔣振濤管不了這些,趕緊去衛生間拿了條毛巾沾濕,然後往沙發上一趟,耷拉著臉道:「你看我像不像生病了?」

    鄭玉梅打量一番,道:「誰家生病在家還穿著外套,趕緊脫了。」

    「哦哦哦。」

    蔣振濤起身脫了外套再次躺下,裝作病懨懨的樣子呻吟著,鄭玉梅看著都想笑,瞪了眼道:「好好的不去上班裝什麼病啊,我就要看你一會兒怎麼露餡的。」

    「哎呀,別婆婆媽媽的了,你趕緊準備晚飯,說不定陸書記還要在咱家吃飯。」

    「那我現在去買菜?」

    蔣振濤擺擺手道:「來不及了,一會兒再說吧,你去門口迎接。」

    鄭玉梅嘀嘀咕咕正要出門,蔣振濤一下子坐起來又道:「你現在立刻給老二打電話,讓他以最快的速度回來。」

    鄭玉梅不解道:「讓他回來幹嘛?」

    「哎呀,你怎麼這麼笨呢。別人倒想在縣委書記面前表現了都沒機會,現在如此好的機會且能白白錯過?不管怎麼樣,等我退休之前要讓他當上一把手。」

    鄭玉梅明白了,掏出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出去了。

    蔣振濤在沙發上躺著揣摩著陸一偉的用意,這是不相信他的話,還是關心他。揣摩了半天,覺得兩者都有可能。剛想著去卧室把葯取出來放到茶几上,這樣顯得更真實,就聽到妻子的聲音,緊接著陸一偉已經進來了。

    蔣振濤對於表演已經到了爐火純青地步,掙扎著坐起來,有氣無力道:「陸書記,您來了,快坐,快坐!」

    陸一偉上前扶著他道:「你趕緊躺下,病得這麼厲害?」

    蔣振濤「強忍」著坐起來,靠著沙發喘著氣道:「人老了,身體不行了,昨天還好好的,今天早上起來就覺得昏昏沉沉的,到現在頭都一陣一陣痛。」

    陸一偉仔細看了看,半天道:「別這麼說,你還年輕,黃忠60歲跟劉備混,德川家康70歲打天下,姜子牙80歲當丞相,佘太君100歲挂帥,孫悟空500歲取經,白素貞1000歲才下山談戀愛,在他們面前你敢說老嗎?」

    蔣振濤愣怔片刻笑了笑道:「沒想到陸書記這麼幽默,呵呵。孩他媽,別傻站著啊,趕緊給陸書記和許主任倒茶,煙呢,拿過來啊。」

    鄭玉梅手忙腳亂不知該幹啥,陸一偉連忙道:「都是自己人,客氣什麼。我還打算和昌遠在你家蹭飯呢。」

    一句「自己人」,蔣振濤心裡暖暖的,將額頭上的毛巾一丟,起身道:「陸書記,您大駕光臨,我誠惶誠恐,感動不已。您坐著,我這就去買菜,不行的話去飯店炒幾個菜,晚上陪您好好喝兩杯。」

    陸一偉攔著道:「您可別忙活了,感冒還沒好,要是病情加重了回頭怪我,哈哈。我就是吃膩了大魚大肉,想吃點家常便飯。聽說龍安縣的菜糰子最有名了,不知嫂子會不會做?」

    鄭玉梅連連點頭道:「會做,會做,只是這飯太不講究了,要不我再炒幾個菜?」

    「不不不,就吃菜糰子,熬點稀飯,這才有家的感覺。」

    鄭玉梅不停地像蔣振濤徵求意見,他遞了個眼色道:「那就按陸書記說的,把你的看家本領拿出來,好好給陸書記展示下我們龍安的名吃。」

    鄭玉梅心領神會,倒好茶道:「陸書記,許主任,那你們先聊著,我這就去做飯,馬上就好。」

    蔣振濤看著桌子上的東西,眼眶有些濕潤,喃喃道:「陸書記,您來就來吧,還帶什麼東西,我都……」

    「應該的,你每天忙錢跑后的為縣委服務,說句不好聽的,是為我服務。這種事本來是年輕人乾的,以後你多動嘴,別什麼都身體力行,讓年輕人多跑腿。」

    蔣振濤異常敏感,對陸一偉的每句話都要仔細揣摩。他這麼說是不想用我了,而今天來是提前打預防針?有這種可能,若不然帶許昌遠來幹什麼,這是要讓他取代自己。

    蔣振濤在琢磨他,陸一偉也在揣摩對方的心思,似乎猜到了,又補充道:「我原先在縣委辦待過,也在市委辦公廳待過,伺候人的事真不是好乾的。在江東市委辦公廳時,市委秘書長包樹銘和您年紀相仿,無論是考慮問題還是安排部署面面俱到,井井有條。有這樣的人在前面帶著,我異常踏實,也非常幸福。學到了不少東西,懂得了不少道理。」

    「我現在雖然轉變了身份,但縣委辦的工作依然非常關心,需要一個經驗豐富,能力強幹,能鎮得住場面,壓得住事態,把得住防線,控得住底線的人,而您,就是我需要的人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