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82 改變策略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82 改變策略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鄧中原對劉占魁深信不疑,掏出煙遞上道:「聽說省里在大洗牌,是嗎?」

    劉占魁回到辦公桌前道:「嗯,已經在陸續調整了,估計在年前會定下大盤子。」

    鄧中原饒有興趣地道:「南州的那兩位動不動?」

    劉占魁眉頭緊鎖,搖搖頭道:「其他地方的基本上定了,唯獨南州局勢不明朗。據我所知,很有可能不會動。」

    「啊?為什麼?」

    「不清楚,據說可能與上次龍安的事故有關。」

    鄧中原瞪大眼睛道:「邵書記早就想走了,要是因為這件事而耽誤了他的前程,將來不恨死我們才怪。」

    「怕什麼,輪也輪不到我們。前兩天,我和邵書記一起吃飯了,能夠聽得出來,他對陸一偉很是不滿。以為是從省城下來的,完全不把市裡放在眼裡。就上次事故,沒有及時彙報,而且動用中央的關係直接捅到省里,有關省領導很是惱火,把氣撒到了邵書記頭上。要是這次他不動,接下來就有好戲看了。」

    鄧中原詭譎一笑,道:「趕緊讓他滾蛋,簡直是個瘟神。乾脆和邵書記說一聲,要不調到其他縣,要麼調回市裡給個閑職,他在龍安賴著,一來是擋了你的官路,二來是擋了我們的財路,我倒看了,只要他在,開發萬龍山肯定阻力重重。」

    劉占魁不屑地道:「怕什麼,大可不必擔心。據我所知,他岳父即將從西州調回省科協,這意味著什麼,棄之不用。還有他的老領導白宗峰,被省委章書記一腳踢回京城,不用他了。就連不聽話的副省長沈廣明也被趕出了西江。」

    鄧中原遠遠沒有劉占魁政治敏感性強,一臉期待道:「快給我講講什麼情況。」

    看著他期待的眼神,劉占魁有些沾沾自喜,搖頭晃腦道:「中原啊,你已經是當縣領導的人了,應該加強下學習,平時多看看報,讀讀書,關心下政治,對你還是有好處的,從中可以學到很多有用的知識。別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將唱歌,將來我一提拔,這個位置還不是你的?要是現在這個狀態,給你個縣長都不知道怎麼當。」

    鄧中原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:「我一看書就困,密密麻麻的,簡直比蹲監獄還難受。」

    劉占魁沒有理會,繼續道:「就拿白宗峰來說吧,章書記早就對他不滿了。企業搬遷是章書記上台以後提出的思路,兩年多都沒拿下來,換做誰,誰能樂意。這是一方面,還有就是白宗峰和趙省長是同鄉,自然眼睛里揉不得沙子。種種跡象表明,章書記在削弱對方勢力,鞏固自身地位。換句話說,要讓底下的人知道,誰才是西江省的老大。」

    「那天聽他們聊起來,說此次人事調整都是安排的自己人,原先的只保留幾個,其餘一律棄用。有個值得高興的事情,邱遠航主任要再次重返政壇了。」

    「啊?真的嗎?」

    「嗯,兩種可能。一個是省委常委、常務副省長,就是他原來的職位。一個是省委常委、江東市委書記。不過前者可能性更大,因為章書記想要控制省府,必須有自己人坐鎮。」

    鄧中原興奮得樂開了花,直搓手道:「要是邱主任一上台,豈不是對我們有好處?」

    劉占魁得意一笑道:「矜持,一定要矜持。千萬別把林昊昆給賣了。」

    「放心吧,林總一般不出面,都是老五在前面撐場面。」

    「嗯,一旦萬龍山開發出來,這可是個巨大的寶藏啊。」

    鄧中原似乎已經看到了閃閃發光的金子,亢奮地道:「想盡一切辦法都要弄成,這可是白花花的錢啊。2000億是什麼概念,乖乖!」

    劉占魁厭惡地瞪了一眼,道:「八字還沒一撇呢,就想著發財夢。先想辦法把那個黃小年給除掉。」

    鄧中原回過神道:「您剛才沒和他說嗎?」

    「說了,這小子還和我玩心眼,哼!」

    「要不幹脆和熊市長說一聲,直接讓市裡下調令,轟走得了。」

    「你辦事情就不動腦子嗎?」劉占魁沒好氣地道,「行了行了,這事你不必考慮了,我自有辦法。對了,你讓老五牽牽線,過年前拜訪下邱主任,不對,是邱省長。」

    鄧中原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,點了點頭。

    陸一偉上了車,氣呼呼地坐在那裡,想起劉占魁剛才與其大不敬的對話就惱火憋屈。要放在從前,絕對寸步不讓,與其針鋒相對。但現在要學會隱忍,要沉得住氣,時機未成熟時切不可急躁。對方巴不得他跳出來,如果真那樣做,正中下懷。哼,偏偏不讓你得逞。

    坐在走廊另一側的邱映雪側頭注視著,看出他心情不太高興,拿起手機發了條簡訊:「你沒事吧?」

    陸一偉拿起手機看了看,扭頭與其抿嘴一笑,搖了搖頭。

    邱映雪也笑了,笑容就像窗外的雪一樣潔白乾凈。如同她的名字一樣,就是為這個季節而生的。想起昨晚的那篇文章,陸一偉很希望和她好好聊一聊。盡在天邊,卻遠在千里。走廊過道恰似無法逾越的鴻溝,存有當年彼此的思念,可難以回歸從前的溫存。

    時過境遷,物是人非。陸一偉一直認為當年對她的愛是在情感真空期的宣洩,壓根談不上什麼愛情。可文字的東西是長情的,讓他在現實社會中找尋到別樣的寄存。是心靈的碰撞,也是精神的敘述,從字裡行間讀懂另一個真實的她。

    許昌遠的出現打斷了他的思緒,壓低聲音道:「陸書記,第一站是財政局,第二站您看去哪裡?」

    陸一偉臨時改變主意,道:「去公安局。」

    「好的。另外,我給蔣主任打電話了,他生病了。」

    「哦?嚴重嗎?」

    「這個具體沒問,不過他說是受了風寒,讓我和您請個假。」

    「知道了。」

    望著窗外的景色,陸一偉仔細琢磨著劉占魁。想了半天,決定改變策略。要利用他人之手除掉他,蔣振濤就是很好的人選,此人還是可以爭取過來的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