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73 躁動的心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73 躁動的心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不知道她是真心話還是虛情假意,附和道:「我不過是跟在您後面打雜,說得力幹將有些過了。」

    馬菲菲笑了笑道:「還是那麼謙虛,在那邊怎麼樣?」

    「還行。」

    「哦,等過陣子不忙了,我和曉曼過去看看你。」

    「那太謝謝馬市長了。」

    「客氣,吃過飯了沒,要不一起去?」

    陸一偉擺擺手道:「謝謝您了,我還有點事。」

    馬菲菲知道他要去找白宗峰,沒再客氣,道:「那行,那等你下次回來了一起吃個飯。」

    「好咧,我保證隨叫隨到。」

    留下個意味深長的笑容,馬菲菲踩著高跟鞋呱嗒呱嗒走了出去,爬上了市委大院最牛氣的豐田霸道車揚長而去。

    陸一偉選擇中午過來,就是怕遇見熟人,事與願違,從進電梯就開始打招呼,一路打到嚴傑辦公室,重複的話不知說了多少次,該說還得說,若不然別人以為你當了縣委書記變清高了。

    推門進去后,嚴傑正心不在焉坐在那裡望著牆上的畫手裡玩著筆,看到陸一偉連忙起身驚呼道:「我的大陸書記,好久不見甚是想念,要不要來個大大的擁抱?」

    陸一偉往沙發上一坐,笑著道:「才半個多月沒見,有那麼想念嗎,呵呵。」

    「那當然了,市委辦公廳就咱倆走得最近,感情最深,你走了我心裡空落落的,難受了好一陣子,到現在還沒緩過勁來。」

    嚴傑不像是在演戲,應該是真心話。他說得沒錯,由於工作關係,同為白宗峰服務,一個主內,一個主外,倆人配合得相當默契,相得益彰。

    陸一偉從外套里掏出兩條中華煙放到桌子上,道:「也不知道給你帶上么,將就吧。」

    嚴傑拿著煙嘿嘿一笑,放到抽屜里道:「謝謝啊,還是你知道我喜歡什麼,哈哈。來來來,點上。」

    陸一偉環顧一周,漫不經心道:「包秘書長呢?」

    「哦,他請假了,好幾天了。」

    「怎麼,病了?」

    嚴傑嘴角浮現出詭譎的笑容道:「他是這樣說,你相信嗎,我反正不信。最近上上下下都人心惶惶,忐忑不安,動用可以動用的力量在想辦法找關係,估計老包借病假之由上下活動去了,也想藉此機會挪挪位置。」

    陸一偉若有所思道:「哦,不是這次只調整地市部委一把手嗎?」

    「嗯,調整一把手意味著有人要提拔,位置一空出來,自然有人就盯上了。何況市委書記這次要升格,個個都有一顆躁動的心,包括我。」

    陸一偉看著他半天道:「你躁動什麼,打算拼一把市委書記?」

    「得了吧,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。」嚴傑唉聲嘆氣道,「白書記一走,我可怎麼辦啊。你倒好,先跑路了,我這在半空中吊著,痛不欲生。」

    秘書這個職業,陸一偉深有體會,始終貼著某個人的標籤,這輩子都無法撕掉。放眼當下,很少有新任領導用上一任的秘書,往往都是司機秘書一起帶過來。原先的,如果上任一走了之不妥善安置,很難再有出頭之日。寬慰道:「別擔心,白書記肯定有考慮。」

    「哎!但願吧,我沒你運氣好,也不指望當縣委書記,給個合適的平台就行。要不幹脆帶我走,不過眼下可能性不大。」

    陸一偉試探性地問道:「已經定了嗎?」

    嚴傑瞅了眼門口,小聲警惕道:「那天我聽小波說了句,回京的可能性很大。」

    小波是白宗峰的司機,從京城帶過來的,一直沒更換過。和陸一偉猜測的八九不離十,道:「沒說去什麼部門?」

    「這個涉及到高度機密了,我豈能知道。你和他走得近,要不一會兒回來了打聽打聽?」

    「拉倒吧,沒事找事。大概什麼時候走?」

    「應該快了,今天下午不是來考察劉市長嘛,聽說他下去當一把手了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正說著,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,陸一偉豎起耳朵一聽,習慣性地迅速起身開門出去。白宗峰一臉凝重走了過來,看到他沒有絲毫驚訝,淡淡地道:「回來了?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白宗峰進了辦公室,陸一偉尾隨跟了進去,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將涼水倒掉,重新沏了一杯熱茶端到跟前,又將散落的文件整理好,規規矩矩地坐在對面。

    白宗峰心事重重,接過煙點燃道:「上次你托我的事辦了,調到中陽區教育局了。」

    沒想到他還惦記著自己的事,陸一偉趕忙道:「謝謝白書記。」

    白宗峰沒有回應,悵然所失道:「看看我還能幫你做點什麼,儘管提出來,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。」

    他在暗示自己離開,陸一偉心裡有些難受,搖了搖頭。

    白宗峰欲言又止,端起水杯喝了口道:「你知道了吧?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白宗峰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,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清了清嗓子道:「還沒來得及過去看你,算是遺憾吧,等回了京城瞅個合適的時機再下來。以後要保持聯繫,我會一直關注你的動態。」

    莫名的傷感湧上心頭,陸一偉眼眶有些濕潤,努力笑了笑道:「一切來得太突然,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,你這一走……」

    話到一半,哽噎難語。白宗峰同樣不舍,道:「別這樣,以後又不是不見面了。在西江將近七年,要說最不舍的,值得留戀的還是你。不管未來如何,按照自己的想法往下走,就是有困難也要咬著牙堅持下去。在不久的將來,西江政局將會大洗牌,機遇和危機並存,就看你怎麼把握了。」

    「嗯,我會繼續努力的。」

    「好了,我有點餓了,陪我去吃點飯吧。」

    倆人相跟來到餐廳,白宗峰要了瓶酒,一人一半分開道:「下午還要開會,就意思下吧。來,先走一個。」

    白宗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,放下酒杯道:「你岳父可能回科協。」

    陸一偉暗自驚嘆,道:「已經定了嗎?」

    「差不多了,在沒有宣布之前暫時不要亂說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