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72 意外收穫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72 意外收穫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記得第一次與其見面,陸一偉還是北河鎮的副鎮長,為了救牛福勇,已經顧不得什麼了,急病亂投醫,誤打誤撞找到了郭金柱,最終化險為夷,從此結下不解之緣。一路走來,關係還算融洽,在多次場合中不同程度給予助力,成為他成長路上的「貴人」。

    郭金柱在西江官場是很有個性的官員,脾氣暴躁說話直,從來不會拐彎抹角,辦事雷厲風行,果敢剛毅,且心狠手辣,殺伐決斷,外界一直叫他「郭大炮」,足以說明他個性鮮明,性格獨特。

    官場講求中庸之道,可以碌碌無為,無所作為,但鶴立雞群,木秀於林,貼上某種標籤,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。依照郭金柱的性格,非但沒有打倒,反而一路高歌猛進,離不開身後一直默默支持的譚良年。

    前面提到,譚老從省委組織部長退休后不問世事,加上身體有病,常年在外療養,很少過問西江官場之事。說是不過問,即便遠在千里對西江格局了如指掌,洞若觀火。不管誰出任一把手,什麼人都敢得罪,唯獨不敢得罪離退休老幹部。尤其是有紅色背景的老革命,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一意孤行。要知道,這個群體手眼通天,法力無邊,黨羽遍布朝內外,輕而易舉可以斷送你的前程。

    所以,在做某些決定前要徵求老領導的意見,徵得他們的支持。即便調整人事,也要顧及他們的顏面,不敢草率而為。

    郭金柱不是沒有對手,也不見得上頭領導有喜歡,作為譚老的門徒,還沒有人敢對其下手。要不是他罩著,恐怕舉步維艱,早已打入「冷宮」。

    陸一偉能清醒地看透這一局勢,郭金柱膽大妄為,無所顧忌,遲早有一天會栽跟頭的。說句不好聽的,一旦譚老離世,就怕是破鼓萬人擂,牆倒眾人推。因此,與其關係一直維繫在「不冷不熱」之間,這也是保護自己的有效舉措。

    現如今,郭金柱主動關心自己,陸一偉感激不盡,道:「謝謝郭書記,我願意。」

    郭金柱立馬拿起手機撥了出去,不一會兒笑著道:「老陶啊,昨晚你在飯桌上說得那事有譜沒,是嗎,那就行。是這樣的,你看這個項目能不能放到龍安縣……對對對,南州龍安縣,這裡農業基礎不錯,各方面都挺好的……行,太感謝了,幫了我一大忙,改天我請客,哈哈……」

    掛了電話,郭金柱把手機扔到桌子上道:「老陶同意了,這個項目在年後才實施。不過你當成回事,過兩天趕緊去見見他,先把此事敲死。」

    「好好好,要不我下午就去見見他?」

    「也行,這樣最好。」

    「行,那您說如何打點……」

    郭金柱拿起煙點燃道:「這種事問我?你看著辦吧。」

    陸一偉覺得剛才失言了,連連後悔,道:「明白了。」

    郭金柱顯然心不在焉,陸一偉知道他的處境,也不便詢問,起身道:「郭書記,那您先忙。」

    「嗯,下午4點半到省政府門口等我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胡志雄正忙著準備下午的會議,陸一偉沒有打擾他,悄悄地離開了高新區。

    這次回來,他主要是跑關係解決交通問題,雖然不盡如意,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。他現在的想法是,不管什麼項目,只要對龍安有利就行,有多少要多少,來者不拒。在有限的時間內能為龍安辦點實事,這就是他的價值追求。

    從高新區出來已臨近中午,南超問他去哪時,一時間無法作出決定。一方面想回家和家人吃頓飯,可心裡還惦記著另外一件事。既然回來了,不去見一面白宗峰,多多少少說不過去。畢竟是老領導,且馬上要離開,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,不抓住這次機會,似乎有些不妥。

    思來想去,他拿出手機撥通了嚴傑的電話。

    「忙呢?」

    嚴傑壓低聲音道:「還行,你回來了?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嚴傑明白他的意思,道:「白書記去省委了,不知道中午回不回來,下午3點省委組織部來考察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嚴傑又道:「白書記這兩天比較忙,要不這樣吧,一會兒他回來了我給你打電話。」

    「行,那拜託你了。」

    「客氣!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立馬道:「南超,你現在馬上和許昌遠聯繫,讓他帶20萬元,分別辦20張銀行卡,每張卡1萬,密碼123456,寫到後面,叫上交通局王局長,農委趙主任以最快的速度往過趕,爭取3點前趕到。」

    「好的,那您現在去哪?」

    「江東市委。」

    來到江東市委大院,陸一偉看著熟悉的環境倍感親切,畢竟在這裡三年多。儘管每天忙忙碌碌,但過得相當充實。如果再有機會進來,將是以全新的身份出現在這裡。

    剛進入門廳,馬菲菲和石曉曼從電梯里走了出來。看到他愣怔了下,進而綻放出笑容走過來道:「是一偉啊,剛才我還和曉曼提及你了,沒想到立馬就見到了,簡直太神奇了。」

    上次江東汽車廠出了事,馬菲菲作為主要負責人選擇生病巧妙地躲了過去,甚至還反咬了一口,陸一偉對她的做法嗤之以鼻,先前的好感蕩然無存。官場是很現實的,有利的哄擁而上,生怕吃虧,要是遇到問題,個個像老鼠見了貓似的躲得遠遠的,把責任一推三六九,生怕沾上半點關係。最後好在妥善解決,平穩過渡,誰都沒有受到牽連。

    都說官場人人是戲精,此話不假。對其再有多大的看法也不能表現出來,應該像沒事人似的笑臉相迎。陸一偉看了眼身後的石曉曼,笑笑道:「馬市長這是要下班?」

    「嗯,剛剛忙完,中午還要去軸承廠,那邊搬遷工作已經接近尾聲。」馬菲菲嘆了口氣道,「那天我還和白書記抱怨,企業搬遷這麼繁重的任務,結果把得力幹將放走了。要是你在,我不知道省多少心,哎!」

    陸一偉雖然離開了,但依然關心企業搬遷的進度。在白宗峰的高壓態勢下,總體推進還算順利,不過聽說這段時間又放緩了節奏。其中個由,應該與近期人事調整有直接關係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