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68 半夜造訪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68 半夜造訪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范春芳端著茶水小心翼翼進來,輕輕地放下站在身後為其揉捏著肩膀,眼神里滿滿都是溺愛,故意緩和氣氛道:「偉大的陸書記,這段時間辛苦了。」

    陸一偉縱使心裡不舒服,也不會和妻子發脾氣。自從結婚後,幾乎沒有一次發生爭吵,回頭看著笑了笑道:「應該是你辛苦了,既操持家務又帶孩子的。」

    聽到這句話,范春芳心裡甭提多開心,環著脖頸抱緊貼在臉上呢喃道:「有你和孩子在,我一點都不辛苦。夏天的時候還答應我去三亞過年,看來又泡湯了,哎!」

    陸一偉摸著臉頰道:「對不起,我今年剛剛上任,肯定不敢離開。這樣,明年過年,一定帶你們去,好嗎?」

    「拉倒吧,這話都不知說過多少回了,一次都沒實現。」

    范春芳鬆開坐在床上打量著他,心疼地道:「你瘦了。」

    「是嗎,我怎麼沒覺得。」

    「在那邊肯定吃不好吧,要不我乾脆辭職過去給你做飯。」

    「別說傻話,你走了朗朗怎麼辦。安心上班,說不定過兩年就調回來了。」

    「嗯,我聽爸說你下去也是過渡的,明年爭取調回來。」

    「爸回來了?」

    「沒,前天晚上回來一次,在家裡攏共沒待了一個小時,看了看朗朗就走了。」

    「哦,什麼也沒說嗎?」

    范春芳搖了搖頭。

    官場中人回到家很少提及工作的事,一方面不想讓家裡人擔心,另一方面有些事不能亂說。不管和范榮奎關係是否融洽,好歹是自己家人,陸一偉很關心他的前途,不知道這次調整是否有他。

    正聊著,門鈴響了。范春芳立馬起身道:「可能是爸回來了,我去開門。」

    陸一偉隨即起身,豎起耳朵仔細聽著。

    隨著門響,傳來一陣聲音:「范主任,您在家啊,這麼晚打擾您實在不好意思。」

    「您是?」

    聽到是陌生人,陸一偉仔細辯聽著,這聲音如此耳熟,想不起在那聽過。隨即開門出去,居然是紅旗鄉黨委書記李剛。

    李剛手裡提著東西,點頭哈腰假笑道:「陸書記,您也在家啊。」

    陸一偉明白了,陰沉著臉道:「李書記,這麼晚了你來幹什麼啊。」

    李剛尷尬地站在那裡,笑而不語。

    范春芳似乎明白了什麼,趕忙道:「快進來啊,別站在門口說話。」

    李剛斜視著陸一偉徵求意見,見他面無表情,弓著腰小心翼翼邁了進來。把東西放柜子上一放,拘束地直搓手,道:「陸書記,范主任,時間不早了,我就不進去了,先走了。」說著,轉身要走。

    「等等!」

    李剛連忙站住,回頭擠出一絲笑容。

    陸一偉倒不是嫌棄他深更半夜上門造訪,而是生氣他們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,甚至知道住所。他們是怎麼知道的,又是怎麼混進來的。

    與其對視了幾秒,陸一偉收起冷峻的眼光道:「進來吧。」

    得到「聖旨」一般的命令,李剛趕緊腆著臉笑嘻嘻進來,換好拖鞋跟著進了書房。范春芳知道他們要談事,為其泡了杯茶自覺關上門離去。

    李剛顯然有些緊張,穿著笨重的羽絨服額頭直冒汗,雙手無處安放,浮現複雜的眼神凝望著比自己大十多歲的縣委書記。

    陸一偉拿起桌子上的煙遞過去,李剛趕緊起身接過來,掏出打火機雙手捧著為其點燃,自己不敢抽,將煙放到桌子上。

    陸一偉看著他滿頭大汗,道:「熱就把衣服脫了吧。」

    「噯!」

    李剛脫掉外套順手抹了把額頭的汗,醞釀情緒道:「陸書記,這麼晚叨擾您實在不應該,但有些事憋在肚子里無法釋然,我來向您做深刻檢查。」

    檯燈發出微弱的光照在陸一偉臉上,反射出與年齡不相符的成熟和凝重。半天道:「昨晚你接到通知了嗎?」

    李剛慚愧地點了點頭。

    「那你為什麼不行動?」

    李剛身體肥胖且虛,加上房間里熱,額頭的汗直冒,順著臉頰嘩啦啦往下流。低頭道:「我想著今天完成任務就行,沒想到……」

    陸一偉板著臉又道:「昨晚你在幹什麼?」

    李剛身子一哆嗦,沒有回應。

    陸一偉沒有就事論事,轉移話題道:「紅旗鄉為什麼叫紅旗鄉,能解釋一下嗎?」

    李剛抬起頭道:「紅旗鄉原來穀子鄉,當年一個旅的日本鬼子攜帶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南下路過龍安,得知情報的敵後游擊隊連夜奔襲,在穀子鄉進行了正面交火,經過三天三夜苦戰,最終取得了勝利,為正面戰場贏得了更多時間。這次以少勝多的戰役命名為穀子戰役,受到了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以及黨中央的充分肯定,並在《人民日報》刊登,得到周總理的親自批示,說龍安是紅色革命的一面旗幟。為了紀念這場戰役,在1948年解放后改名為紅旗鄉。」

    看來,李剛還是有一定文化素養的。陸一偉稍稍緩和情緒道:「既然紅旗鄉有如此深厚的紅色文化底蘊,為什麼外人知道的甚少?」

    李剛嘆了口氣道:「我也想把紅旗鄉的紅色旗幟豎起來,但歷任領導不重視這塊工作,我是干著急使不上力啊。」

    「你在紅旗鄉多少年了?」

    「12年。」

    「就地提拔的?」

    「嗯,土管員幹了10年,95年底提拔為副鄉長到了紅旗鄉就沒離開過。」

    用12年時間從副鄉長到黨委書記,在縣裡來說不算慢也不算快,說明此人能力還行。陸一偉在回來的路上已經動了調離他的心思,而他也覺得情況不妙,所以趕緊跑來主動承認錯誤。

    沉默片刻,陸一偉道:「行了,我知道了,回去吧。馬上要過年,給我把安全穩定抓好,決不能出任何事。」

    見對方下了逐客令,李剛隨即起身,拿起外套道:「陸書記,那您早點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將其送到門外,指著東西道:「把這個拿走。」

    「這是給孩子買的,一點小心意。」

    陸一偉提起東西強行塞到手裡道:「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上,別成天胡思亂想,耍小聰明。」說完,關上了門。

    李剛提著東西站在門外,心裡一點底都沒有。剛才他沒有發表任何意見,那到底有沒有原諒自己,不得而知。嘆了口氣進了電梯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