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54 惡性循環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54 惡性循環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飯菜端上來后,陸一偉端起稀飯喝了口道:「對了,你今天忙嗎?」

    邱映雪搖搖頭道:「還行,正在熟悉工作。」

    「哦,是這樣的,我已經安排縣委辦通知各單位各部門今天全體動員進行除雪,完了你派幾路人馬下去督查一下。」

    「行,沒問題。」

    正說著,蔣振濤推門進來了。先不管此人能力如何,又是誰的人,每天早上雷打不動地過來彙報工作,領取一天任務。看到陸一偉和邱映雪在一起坐著,走過來微微一笑道:「陸書記,您怎麼下樓吃飯了,是不是他們送早餐遲了?」

    陸一偉擺擺手道:「是我要下來的,以後別搞這些,我沒那麼大架子。」

    對方如此說,蔣振濤也不敢違抗,坐在一旁一聲不吭。

    邱映雪知道倆人要談工作,匆忙吃完道:「陸書記,蔣主任,你們先吃著,我先上去了。」說完,起身離去,留下一連串香氣。

    陸一偉的眼神不自覺地跟隨她的背影,直至走出門外。這一細小舉動被蔣振濤看在眼裡,湊上前小聲道:「陸書記,您知道她的背景嗎?」

    陸一偉匆忙收回眼神,漫不經心夾著菜。

    蔣振濤已經揣摩到他的部分習性,要是不說話就意味著讓其繼續往下說。道:「邱書記是市委組織部龔部長的兒媳婦,這次下來是鍛煉的。」

    陸一偉不喜歡八卦,不過錯綜複雜的官場關係網還是要了解的。淡然道:「既然是有這層關係,怎麼還會到龍安,最起碼也是到南州周邊縣區或城區鍛煉。」

    「的確如此,我也有這樣的疑惑,不過我聽說是她主動要求來龍安的。」

    「哦,她男人是幹什麼的?」

    「這個不太清楚,不過據說在某銀行工作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打算繼續打探下去,轉移話題道:「昨天晚上我已經交代許昌遠了,要求各鄉鎮各部門全體動員除雪,回頭你跟緊落實,我今天會親自下去督查。」

    「好的,我現在馬上去落實。」

    看著蔣振濤蒼涼和年邁的背影,陸一偉心裡仔細琢磨著,不知該如何權衡他。是該拉攏過來為自己所用,還是直接棄之不用,一時間難以決斷。從工作能力看,此人確實還不錯,一大把年紀跑上跑下,自己的指令到了他那裡基本可以執行下去。但想到監控器的事,直接宣判了死刑,就是工作能力再強,也不能留在身邊。可用什麼辦法將其打發走,是個難題。在年前,他不打算調整人事,先熟悉情況再說。

    吃過飯,陸一偉叫上許昌遠,打算下鄉鎮轉轉。來了快半個月了,他只去了幾個單位和部門,原本打算年前把所有的單位鄉鎮都轉一圈,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擱置了。今天正好事情不多,一邊調研一邊督查。

    許昌遠現在儼然成了陸一偉身邊的紅人,基本上外出都帶上他。面對別人嫉妒羨慕的眼神,他不敢掉以輕心,深諳伺候領導是一把雙刃劍,結果只有兩種,要麼飛黃騰達,要麼萬山深淵,至於走向哪個方向,命運皆在手中。幹得好,等對方調離時上一個台階,這也是他夢寐以求的。

    一個人前進下去的動力無非是慾望,如何把握,難以權衡。他試探性地問道:「陸書記,我們先去哪個鄉鎮?」

    陸一偉想了想道:「先去萬龍山吧。」

    「哦,要不要通知一聲?」

    「不必了,直接過去。」

    「新聞媒體通知嗎?」

    「不用了。」

    許昌遠本想繼續往下說,最後還是咽了下去。換乘了越野車,碾壓著還未融化的積雪緩慢前行。陸一偉透過車窗凝望著皚皚白雪,腦海里回想著蔡潤年提出的旅遊立縣的發展定位。他是要眼前利益製造漂亮的GDP速度攀升,還是著眼長遠利益為龍安縣留下金飯碗造福一方百姓,這是他一直在琢磨的事。

    一個人一個執政理念,就好比蘇啟明,擔任市長后的口號就是大招商,招大商,不管什麼企業,只要願意落戶北州市,市政府將提供各種優惠政策,通過產業聚集來彙集人氣,拉動城市發展框架,提升綜合經濟實力。再看東州市,產業和旅遊是其手中的兩大王牌,雙輪驅動,齊驅並進,最大限度地盤活市場資源,成為全省當之無愧的第一經濟大市。

    當然,龍安不能與地級市比,也不具備可比性。底子薄,產業少,企業少的可憐,除了幾個煤礦外幾乎沒有一個像樣的企業,如此單一的產業模式,想要發展如同逼近死胡同。

    「昌遠,昨晚聽了蔡教授的講授有何感想?」

    許昌遠坐在副駕駛室,扭頭道:「陸書記,我覺得蔡教授的定位非常準確,認清形勢,破解難題,找到了龍安未來的發展的路子。」

    「我不是聽這些,而是問你如何實施。」

    許昌遠想了半天,鼓起勇氣道:「我覺得還是錢的問題,如果沒有錢,什麼都幹不成。」

    陸一偉看著他微微一笑道:「錢從哪裡來,你想過嗎?」

    許昌遠一下子難住了,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:「陸書記,恕我愚鈍,還需您指點一二。」

    面前的許昌遠比自己大,但在思維方面有些僵化。這不能怪他,龍安本來就封閉,走出去的人很少,帶不回先進的思維。到目前為止,他還沒發現一個有超前思維且有想法的人。當然,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需要慢慢引導啟迪。

    陸一偉望著窗外道:「其實龍安最大的瓶頸不是交通,不是沒錢,更不是貧窮,而是頭腦,是思維,更是想法。我到龍安后這些天,機關幹部給我的感覺就是不思進取,故步自封,沒有人開動腦筋想要改變現狀,更多的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,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。」

    許昌遠慚愧地低下了頭,道:「您說的沒錯,龍安現狀就是如此。您說龍安不重視教育,每年考試在全市都是名列前茅,走出去的優秀學子很多很多,但回來的沒有幾個。用老百姓的話說,回來幹什麼,要企業沒企業,要公司沒公司,難道還回來種地嗎。長此以往形成了惡性循環,留不住人才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