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49 所思所想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49 所思所想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邱映雪的話戳中了所有人的痛處。是的,如此浩大的工程沒有錢是絕對行不通的,依靠龍安現有的財力,估計再過幾十年都難以實現。

    蔡潤年頜首道:「邱書記這個問題提的好,這個重大問題就是頂層設計者需要思考的問題。縣財政沒錢就不幹了嗎,有如此想法的人肯定不在少數,這也是為什麼發展不起來的根本原因。什麼叫敢想敢幹,就看你有沒有超前思維和膽識魄力。政府沒錢可以想辦法籌措資金嘛,現在融資渠道那麼多,走那條路都可以,就看如何決定實施了。」

    「融資模式無非就那麼幾種,要麼採取ppp模式,政府和企業聯合開發,要麼政府單方投資,向國開行,農發行等政策性銀行或商業銀行貸款,要麼承包給企業,讓企業單獨投資。也可以吸收民間資本參與開發,等等。既然有了想法,接下來就是如何幹了。想必陸書記心裡已經有了底。」

    眾人的目光集中陸一偉上,他微微一笑道:「蔡教授說的沒錯,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。連想都不敢想,談何發展呢。至於如何發展,這個還需要我們進一步研究討論。」

    一行人一直討論到深夜,房間里暖意融融,溫暖如春,而窗外白雪皚皚,寒風凜冽。散會後,陸一偉特意讓賓館炒了幾個菜,要了瓶好酒,單獨與蔡潤年喝了起來。端起酒杯道:「蔡教授,聽您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感謝您為龍安描繪了未來發展藍圖,我敬您一杯。」

    蔡潤年面色紅潤,喜笑顏開,摸著稀疏的頭髮笑著道:「現在就剩下咱倆了,就別恭維我了。這些思路都是你提出來的,我不過是進行了下細化而已。」

    「這還不是你點撥的我嗎,有您在,我這心裡就有底,十分踏實。就像一個家,您就是家裡的頂樑柱。」

    蔡潤年連忙擺手道:「這捧得有點過了啊,不過聽了非常舒坦。我不過是個無用之人,你能請我來說明看得起我。若不然,我每天就是讀讀書,寫寫字,庸庸碌碌安度晚年。即便空有一腔熱血,也無用武之地啊。」

    「此話差矣,能夠情動您是我的榮幸。據我所知,想請您的人多了去了,您老給我面子,放下家庭陪著來這小地方。您的情,我記在心裡了。」

    蔡潤年放下酒杯道:「行了,你也別捧我了,咱倆的關係不需要靠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來維繫。你是重情重義之人,我輝煌的時候身邊圍著多少人,個個溜須拍馬,阿諛奉承。可落魄的時候,曾經嘴上抹了蜜的人不見了,甚至曾經幫過的人都不曾露面,唯獨你依然還在,過時過年必會登門。尤其是上次我住院,你忙前忙后將近半個多月,比我那兒子都強。你能怎麼做,我還能說什麼呢。」

    說著說著已是老淚縱橫,進而泣不成聲。他在為自己的命運哭,也是被陸一偉而感動。

    陸一偉趕忙做上前撫摸著後背寬慰道:「怎麼還哭起來了呢,都過去的事了,別提了。俗話說,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。您傳授我知識和本領,理所應當應該回敬您。記得當初我弄果園的時候,還不是您陪著省農科院的專家一趟趟往過跑?您一直教導我們,人要有『三心』,一是始終懷揣一顆夢想之心,一顆感恩之心,一顆天地之心。心裡要裝得下天下,容得下寬容,懷得住胸懷,時至今日都清醒地印刻在腦海中。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與您的敦敦教誨是離不開的。」

    蔡潤年慈祥的眼神看著他長嘆一口氣,頜首道:「還是那句話,你在我所有教過的學生里不是最優秀的,但是最用功的,最懂得感恩的。什麼都不說了,只要需要,我隨叫隨到。只要有難處,我鼎力相助。」

    陸一偉笑著道:「行,還是您疼我,哈哈。」

    蔡潤年也跟著笑了起來,起身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他道:「這是我給起草的『三講』活動的方案,你看看。」

    陸一偉認真地看了一遍,合上道:「知我者,蔡教授也,這正是我的所思所想。」

    蔡潤年收起笑容道:「一偉啊,有些事我不該過問,也不該管。但通過這些天觀察下來,大致對龍安官場有了初步了解和認知。給我的感覺是十六個字,死氣沉沉,缺乏活力,結構失衡,派別林立。」

    「具體講,領導結構不平衡,老中青搭配不合理,部分部門單位一把手年齡偏大。特別是鄉鎮書記和鎮長,這種在最一線的工作陣地,居然還有將近60歲的黨委書記。這樣的人已經在等著退休,還能指望他幹什麼,靠他發展嗎,絕對不會出力了。這種人還留著幹什麼,趁早讓回家歇著去。」

    「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上頭不願意提拔年輕幹部,這些老幹部也不願意騰位子,唯有幾個年輕人還被壓制著,這裡面千絲萬縷牽扯著某種利益。想要發展,必須大力提拔重用年輕幹部。通過這次『三講』活動,要淘汰一批幹部,處理一批幹部,發現一批幹部,重用一批幹部。如何操作,方案里已經寫到了,至於如何把控節奏,還得你自己掌握。」

    「幹部是基石,團結是根本。領導班子要是不團結,即使再好的藍圖也未必能實現。」

    蔡潤年壓低聲音道:「查出上次事件是誰傳出去的了嗎?」

    陸一偉不打算追查,但心裡有底。搖搖頭道:「沒有查。」

    「那你揣測是誰幹的?」

    陸一偉第一個就先把劉占魁排除掉,他不會傻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如果不是他,極有可能是外縣派和老幹部派。他仔細分析過,孫根生和賀崎森屬於那種遇事則躲的人,沒有十足把握前是不可能參與到實質鬥爭中來。何況打壓自己對他們並沒好處,也不敢惹劉占魁。如此分析下來,那就有可能是以郭建業為首的老幹部派了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