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46 媒體風向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46 媒體風向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回到賓館接待廳,服務員泡了杯濃茶端到跟前,陸一偉端起來抿了口問道:「那些記者還在嗎?」

    許昌遠連忙道:「走了五六個,又來了一批,現在還剩下十幾個吧。」

    「哦,如何安頓的?」

    「每人給了2000元的紅包,外加一份小禮物。」

    「行吧,把賬走好,回頭找我簽字,不過此時不易伸張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不一會兒,劉占魁滿臉紅潤進來了,比起上午陰沉著臉現在好了許多。坐下來道:「邵書記和董市長走了?」

    「嗯,剛剛送走。」

    「哎,這事鬧得,都不得安寧。不過還好,我剛才從黃主任口中得知情況有轉機,可能上頭要求冷處理。」

    陸一偉點點頭道:「不管上頭怎麼處理,我們心裡要有個譜。這事要是處理不好,不僅讓邵書記和董市長下不來台,而且後患無窮,應該有個很好的交代。」

    劉占魁明白他的意思,道:「那就還是按照咱早上商量的來辦吧。」

    「嗯,這樣吧,明天上午開常委會,一來是研究此事,二來是歡迎下新到的紀委書記,因為此事都沒來得及關照她。」

    劉占魁猜到此事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肯定與陸一偉有關係,頜首道:「行,你來安排吧。對了,黃主任這邊如此打點?」

    「你覺得呢?」

    劉占魁眼珠子一轉,伸出一隻手指頭道:「要不每人給這個數?黃主任那邊翻五倍?」

    「行了,你看著辦吧,我就不過問了。」

    在這件事上,劉占魁表現得比較積極,畢竟關係到他的切身利益。要是追究下來,陸一偉可能來個金蟬脫殼,他可未必能逃脫的了。道:「好,我這就讓人準備,一會兒都送進去。」

    陸一偉揉了揉太陽穴起身道:「那這邊的事就交給你了,我得回去休息了,確實有些累了。」

    「行。」

    從賓館回到住處,下車時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。今年雨雪要比往年頻繁一些,距離上場雪才幾天,又下了。要是下大了,估計近段時間沒法回家了。不過他也沒打算回去,這邊不穩定,回去也不踏實。

    正準備上樓,陸一偉恍然想起一件事,停止腳步道:「對了,新來的邱書記安頓好了嗎?」

    許昌遠連忙道:「已經安頓好了,機關事務管理局安排的,和您一個單元,她在四樓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陸一偉抬頭望了眼,看著斜對角房間燈亮著,道:「回頭你多操操心,看看她需要什麼,儘快置辦一下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回到房間,陸一偉脫掉外套往沙發上一躺,頭疼欲裂,渾身難受。這些天來高強度工作,折騰的他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,工作量是在江東市的好幾倍。不過兩者無法相提並論,先前有得依靠,現在就好比飛出襁褓的雛鷹,不管前方有多危險,也得自己去覓食。

    有時候想想,他如此賣命工作圖了什麼。有兒有女,不缺錢花,社會地位也有了,何必把自己折騰得這麼累。人總是有追求的,按照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,他已經完成了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愛和歸屬感三個層次,目前正在向第四層次尊重迸發,還遠遠達不到自我實現的層次。

    尊重二字看似簡單,但在現實中想要實現難上加難。尊重的資本需要付出百般努力,克服重重困難,才能達到不可乞求的高度。好比他現在的處境,一些人表現上尊重他是縣委書記,實則心裡一萬個不服氣,更多的人把他當作「小兒」看待,要想改變這種局面,還需要拿成績說話。

    這一晚,他又是在沙發上度過的。等醒來后,窗外已是白茫茫一片。這次的雪要比上次的還要大,整座小城都輪罩在唯美雪景中。也正是這場雪,把轟動全國的1226事故淹沒在塵埃中。

    第二天,省調查組和市調查組相繼撤離了龍安縣,所有人都焦急地等待處理結果,可左等右等不見處理結果下來,就像遺忘了一樣,沒人再提及此事。倒不是因為這件事影響不夠大,而是一件震動全國的大事正在悄然發生……

    像類似事件,統稱為熱點事件。既然是熱點,就有一定的時效性,當下全國人民的目光集中到該事件上,隨著其他事件的發生或時間的推移,未必有多少人想起來。放在龍安算得上驚天動地的大事,但在國家面前,此事渺小的不值一提。畢竟地大物博,熱點事件每天在發生,就看誰能控制左右輿論走向。

    媒體的風向,看似難以掌控,實則總有一雙無形的手在人為左右。好比這件事,一個小小的公關公司就可以「興風作浪」,背後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鏈和產業鏈。這步棋還算走得比較精妙,先是大面積刪新聞,再以他的溫情照片強制洗白,雖然沒起到應有的效果,至少把這起事故巧妙地轉移了視線。

    此外,單憑一個公關公司不足以成大氣候,省里相關部門必定也在出面積極處置,畢竟事關一個省的臉面。再加上高層的施壓,各方力量彙集促成風向驟轉。

    上頭雖不追究,但陸一偉在這件事上絕不手軟。凡是牽涉的相關人等,一律從重做出了處理。他要樹立威信,要給大眾一個交代,不得已如此做。最難處理的,當屬津門鎮鎮長李旭宏和副縣長溫江河。

    李旭宏雖然有一定責任,但在這起事故中表現得非常積極主動,也讓陸一偉看到了他的魄力和能力。但要是不處理他,難以服眾。在召開常委會的前夜,特意找他談了話。談話內容很簡短,只告訴他四個字:「靜觀其變」。

    而對於溫江河,陸一偉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,直接停了對方的職務。這並非他本意,但撞到了槍口上就休怪無情無義了。拔掉劉占魁的一顆虎牙,他只能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。而且處分意見是他提出來的,正好隨了對方的意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