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40 無法無天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40 無法無天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拿著手機打開相冊,裡面有一張昨天跪地事發現場的照片,是許昌遠給他傳過來的。像素並不高,但很應景,他的面部表情看得一清二楚。跪在流淌著血水的公路旁,面帶愁容,淚流滿面,讓人看了動容。

    儘管是隨手一拍,角度也多好,但內容大於形式。本想留存下來留個紀念,也不想拿此照片邀功封賞。但現在的局勢如果不主動出擊,將會無限陷入被動。他打算利用這張照片為自己洗白正名,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舉了。

    想了半天,又撥通了佟歡的電話:「你剛才說聘請了一家公關公司,什麼樣的公司?」

    佟歡道:「是老潘聯繫的,他就在旁邊,你和他說吧。」

    潘成軍接過手機道:「一偉,這家公關公司在業內很有名氣的,去年為幾個大明星做了一系列營銷,取得了巨大成功。他們手中有資源,常年和各個網站媒體有交織,你放心,既然對方收了錢滿口答應,應該沒多大問題。」

    「哦,光刪除新聞意義不大,即便是刪了,很多人已經知道了,無法剔除旁人對龍安的刻板印象,得想個辦法扭轉局勢。」

    「嗯,剛才我和他們老闆溝通時也提到了,他已經派出兩路人馬正在趕往龍安的路上,應該很快,其中一路正好在南江省做業務。到了以後他們會具體和你溝通。」

    「不必了,讓他們回去吧,這個時候來太敏感了。我倒是有個主意,一會兒給你傳張照片然後給他們,讓他們圍繞這張照片動動腦筋做文章。」

    「好,那你現在發過來,實在不行我親自去一趟京城。」

    「先看看吧,他們拿到照片立馬就能明白。另外,你轉告福勇,讓他別動用上層關係,我現在還能扛得住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別輕舉妄動。」

    「可他已經去京城了……」

    正聊著,只聽見「咚」地一聲,把陸一偉嚇了一跳,連忙道:「先這樣,一會兒再聊。」

    陸一偉打開門,看到溫江河氣勢洶洶地站在那裡,眼睛里噴著火死死地盯著他。蔣振濤聞訊趕了過來,趕忙拉著他訓斥道:「溫縣長,你這是幹嘛呢。」

    溫江河一臉怒氣掙脫開揚手一指道:「陸一偉,你什麼意思?」

    陸一偉也算見過大風大浪的人,但作為下屬如此放肆還是頭一回見。他不慌不忙坐下來,兩道劍眉往上一挑,點燃煙用眼神與其交流著。

    旁邊的蔣振濤也大吃一驚,斷然沒想到溫江河會如此大不敬。抓著他的手狠狠瞪了一眼道:「放肆!溫縣長,你這是幹嘛,有什麼事不能心平氣和說嗎,用得著如此大動干戈嗎,趕緊給陸書記賠禮道歉。」

    溫江河一看就是頭腦簡單之人,氣急敗壞道:「讓我和他道歉?做夢去吧。一個被別人遺棄的棋子趕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。連毛都沒長全還當縣委書記,老子要是開過煤礦市委書記都能當上。」

    「啪!」

    蔣振濤重重地在他臉上甩了一巴掌,橫眉冷對道:「溫江河,還沒見過如此膽大妄為之人,滾出去,這裡是你放肆的地方?」

    溫江河捂著臉錚錚地看著他,徹底激怒了他,指著他道:「蔣振濤,你他媽的居然敢打我,你以為你是好東西?這些年你和劉占魁他們幹得壞事還少?別逼急了我,小心一件件都給你們抖落出來。」

    門口聚集的人越來越多,眼見不可收拾,蔣振濤一揮手道:「看什麼,都回去。」

    說著,準備要關門。這時候,劉占魁滿臉霸氣背著手走了進來,不等說話,抬起腳重重地往溫江河腰上踹去,溫江河一個趔趄趴倒在地。走過去聲音如鍾道:「你再給我說一句?」

    面對劉占魁,溫江河嚇得大氣不敢出,捂著發紅的臉斜視著他。

    劉占魁一不做二不休,指著他道:「這是你自己作死,別怪我不客氣。」說完,走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打給了周凡林:「派幾個人過來,這邊有人鬧事。」

    陸一偉自始至終沒說話,一直冷眼看他們演戲。但不希望此事無限度蔓延下去,伸手將電話摁下去,搖頭道:「劉縣長,別鬧得滿城風雨,傳出去都丟人。」

    劉占魁怒髮衝冠道:「什麼東西,居然敢跑到這邊大吵大鬧,還像個縣長的樣子嗎,不處理他簡直天理難容。陸書記,這事你別管了,我來處理。」

    陸一偉看著依然躺在地上的溫江河,沒有絲毫憐憫。來龍安時間不長,他不想一開始就調整人事,可逼到這份上,不出手是不行了。要是選擇容忍,再來個李江河王江河跑到辦公室撒野,無法無天,難以服眾。

    見劉占魁來真的,溫江河腦袋好像清醒了些,突然爬起來痛哭流涕道:「陸書記,劉縣長,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我剛才衝動了,求你們原諒我吧,保證沒有第二次了。」

    劉占魁已經動了殺心,就是自己人都絲毫不留情面。回頭憎惡地看著他道:「已經給過你一次機會了,這是你自找的。回去吧,等候處理吧。」

    溫江河見求他無望,又跑到陸一偉身邊跪在地上抱著腿哀求道:「陸書記,我剛從真的是一時衝動,沒有任何惡意。看在我為黨國效力幾十年的份上,繞我這次吧。我接受組織對我的任何處理。」

    陸一偉將其扶起來道:「溫縣長,你這是何必呢,快起來。」

    溫江河死活不起身,一個大男人倔強地道:「您要是不原諒我,我就不起身。」

    陸一偉厭惡地瞪了一眼道:「行了,起來吧。」

    溫江河緩緩起身,擦掉眼淚道:「陸書記,我想不通,為什麼給我這麼嚴重的處分,大車撞死學生又不是我乾的。就算是我有瀆職嫌疑,可我只負責教育安全,現在是道路上發生的事故,應該有分管交通安全的副縣長承擔責任,怎麼偏偏就是我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