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35 贏得民心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35 贏得民心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周凡林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道:「就是犯罪嫌疑人本人的。相關手續我都仔細查了,雖然入了保險,但對於疲勞駕駛保險公司不予賠償。」

    陸一偉斜視著道:「是嗎?」

    周凡林看著他的眼神臨危不懼,點了點頭。

    陸一偉收起眼神道:「兩件事,第一件,這兩天在所有的出入口增派警力,對進入的車輛嚴格盤點,尤其是外地車輛。第二,增加醫院的警力,不準任何人隨便進入病房,更不準進行拍照,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,明白。」

    正說著,鄧中原四平八穩姍姍來遲,過來直接坐下道:「剛才有點事耽誤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對他的種種行為看在眼裡,別的不說,就沖剛才的不敬足以反感。此外,發生這麼大的事,一個分管安全的副縣長表現得非常不積極,一直蜷縮在背後,對其厭惡至極,卻無可奈何。很顯然,他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。

    陸一偉畢竟剛來,還不到動手的時候,目前只能忍著。小不忍則亂大謀,等時機到了再慢慢收拾他們。道:「鄧縣長,相關事宜我已經安排下去了,你作為分管安全的副縣長應該主動擔起來,積極協調相關部門妥善處置解決。」

    鄧中原心裡有些不爽,眼珠子一轉道:「這件事不應該是由溫縣長負責嗎?」

    陸一偉壓力一肚子火,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推諉扯皮,面無表情道:「不是你分管安全嗎?」

    鄧中原不急不慢道:「按照縣政府分工,我負責大安全,但重點是煤礦安全,而溫縣長是教育安全,這起事發生在學校,理所應當由他負責,不是嗎?什麼事都我幹了,那他們幹什麼。」

    「那你是不是縣委常委,我現在以縣委書記命令你,還有理由嗎?」

    鄧中原歪著脖子盯著桌子上的剩飯,滿臉寫著不服氣。

    「好了,溫縣長那邊也不會閑著,你倆各司其職,還要同心協作,目的是共同把這件事處理好。至於職責分工,隨後我會和劉縣長具體探討的。」

    鄧中原和周凡林一前一後離去,陸一偉氣得肝疼,無名火蹭蹭上躥,考慮到大局,必須選擇隱忍。

    吃過飯,陸一偉依然不放心,交代許昌遠道:「這兩天你把手頭的事全部放下,專心落實此事,及時了解掌握相關動態,一五一十向我彙報。另外,要特意留心陌生人員,若是記者,請過來,我親自見見他。」

    鄧中原和周凡林對陸一偉的不禮貌,許昌遠看在眼裡,可他只是個小角色,有些話還輪不上他插嘴。他理解了陸一偉講話的含義,暗示他不僅要掌握事故走向動態,還要掌控各路人馬的一舉一動。

    吃過飯,陸一偉沒有回家,而是上了樓來到蔡潤年房間。

    進了門,只見桌子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資料,還有龍安的地圖,蔡潤年手裡拿著放大鏡看著地圖苦思冥想,王文超站在一旁為其講解,而胡鵬端著筆記本電腦噼里啪啦敲打著,看到他進來,連忙起身正要說話,陸一偉擺了擺手,躡手躡腳走到背後,不忍心打斷正在鑽研的蔡潤年。

    「恢復霄關古城,打造歷史文化城,這也是龍安未來的出路……」

    王文超一邊點頭一邊看著陸一偉,附和道:「一個『霄』字最能代表龍安的歷史文化,自古以來字義從未變過,泛指雲或天空。《淮南子原道》中提到乘雲陵霄,《夢溪筆談》中提到森然千霄,都是指天空的意思。我查閱過相關史料,之所以將龍安稱為霄關,相傳古時候這裡就是一片汪洋大海,古人以為到了這裡就是天邊,就此命名為『霄』。後周朝封地時,周文王的一個兒子就叫周霄,就此命名為霄地。還有很多傳說,但大多都無法考證。」

    蔡潤年若有所思點點頭道:「龍安是一座具有文化底蘊的城市,有如此多的素材可深挖,為什麼沒有人著手干這件事?」

    王文超面露難卻,有些不敢看陸一偉的眼睛。

    蔡潤年發現了陸一偉,連忙放下放大鏡上下打量一番心切地道:「怎麼樣了?」

   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:「不礙事,你們繼續。」

    王文超識眼色,和胡鵬遞了個眼神道:「陸書記,蔡教授,我們先回去了,你們聊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有拒絕,走後拿起桌子上的煙點燃欣慰地道:「蔡教授,辛苦您了。」

    蔡潤年看著他的手心疼地道:「怎麼會這樣,疼不疼?」

    陸一偉早就過了那陣疼痛,搖頭道:「好多了。」

    蔡潤年嘆了口氣道:「發生這麼大的事,想必已經驚動省里了吧。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蔡潤年寬慰道:「出了這種事固然是沉重的,換在誰頭上能受得了。不過話又說回來,看似壞事,對於你也是好事。如何快速在龍安樹立威信,這件事就是在考驗你。處理穩妥得當,即可贏得民心。與此同時,一些阿貓阿狗也會蹦出來。有句粗話說得好,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,是不是千里馬,就憑一件事做出決斷。」

    陸一偉有些疲憊,頜首道:「也許吧,不過對於我而言,磨難確實夠多了。幾乎每到一個地方就會有大事發生,是不是我命不好?」

    蔡潤年擺手道:「既然你相信命運一說,那我就給你從這方面講講。很多人把一些事情的好與壞歸結為命運,也有一定道理。《易經》里最重要的三個字:時位命。所謂時,指時機,時勢,這是客觀的,我們是無法創造時機的,只能等待時機,把握時勢,所謂『時勢造英雄』就是此。」

    「『位』是指地位,位置。一根稻草丟在大街上一文不值,可綁在大閘蟹上就創造了它的生命價值。秦朝丞相李斯在當倉庫保管員時看到老鼠說過這樣一句話:人生如鼠,不在倉在廁,位置不同,命運不同。」

    「『命』可分為生命,天命,使命,生命是最寶貴的,是父母給你的。而天命就是人們常說的命運,使命則是人一生中要努力的方向。命如何,不能單純的歸為天命,而要把時位命結合起來。你的時機未到,位置不同,所創造的天命自然不同。等將來一旦時位歸正,天命即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