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32 鶴立獨行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32 鶴立獨行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吳仁卓轉動手中的酒杯道:「這下劉占魁傻眼了吧,全把他的風頭搶去了,呵呵。郭主任,您信不信,他現在絕對和鄧中原,蔣振濤聚在一起密謀,指不定又想出什麼餿主意了。」

    「哼!就他們那點花花腸子,還真不一定是陸一偉的對手。你看那天吃飯,四平八穩,臨危不亂,表現出少有的沉著和淡定。再看今天的這件事,處理得非常有藝術感,說不定有高人在背後指點。」

    張建安立馬道:「對了,陸一偉不是從省城請來一個教授嗎,說不定他就是您說得高人。」

    郭建業端起酒杯喝下去道:「也許吧。不過從他上任以來的種種舉動看,重文輕工,這是文人的通病,先從自己熟悉的領域推開工作。另外,我覺得他在搶佔高地,樹立權威,這件事看似壞事,經他這麼一處理,反而變成好事了,這就是高明之處。不是小看各位,在座的要是遇上此事,未必有他的膽識和魄力。」

    眾人不約而同選擇了沉默,張建安想了半天道:「郭主任,陸一偉搶得了好機會,劉占魁就處於被動狀態了,騎虎難下,要不我們助他一臂之力?」

    郭建業眉毛一挑,好奇地道:「你有什麼好主意?」

    張建安和鄧中原想到了一塊兒,用手指蘸著酒在桌子上畫了圈道:「您說這事要是上了網,會是什麼樣的效果呢。」

    一直未說話的龐經緯立馬明白了他的意圖,眼前一亮道:「這個主意不錯啊,要是傳出去,估計他無翻身的機會了,哈哈。」

    郭建業在權衡著利弊,他對陸一偉還是印象不錯的。道:「你們這麼一來,不是把陸一偉弄得處境尷尬了?」

    吳仁卓接過話茬道:「這關陸書記什麼事,出了這麼大的事本來就是政府嚴重失責,就應該嚴肅追究政府相關人員的責任。你看哪起事故縣委書記免職了,還不都是縣長引咎辭職嘛。而且一處理一連串,不僅是劉占魁,鄧中原,溫江河……很有可能一網打盡。」

    聽到自己的主意得到支持,張建安頗為得意道:「這叫什麼,這叫一石几鳥,把他們一鍋端了才解恨呢,哈哈。」

    在關鍵時刻郭建業耍起了小聰明,道:「我喝得有點多了,什麼都沒聽到。」

    眾人聽聞,相互一視,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  這邊絞盡腦汁密謀,那邊談笑風生起鬨,而陸一偉坐在趕往省城的路上滿臉愁容,身心疲憊,腫脹著的雙手不停地哆嗦著。由於車裡有空調,隨著溫度的升高手背上的傷口像是干透了的木材一樣往開崩,感覺貼在上面的創可貼都要崩裂。他感覺不到疼痛,而是奇癢無比。

    他不知道這麼多傷口是怎麼弄的,但有一條清晰地記得,是在抬一個學生屍體的時候,裸露在外且斷裂的大腿骨刺傷了他。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癒合,但在他心口上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傷疤。

    「南超,把空調關了。」

    南超以為溫度高,趕緊調小了一些,回頭關切地道:「陸書記,您今天到現在還沒吃飯,連口水都沒喝上,前面拐出去岔路口有家飯館,要不先去那裡墊巴墊巴吧。」

    陸一偉哪有心思吃飯,閉上眼睛道:「不必了,回來再說吧。」

    南超心疼地道:「不吃飯怎麼能行啊,要不我下去給您買點?」

    「不用了,專心開車吧。」

    南超咬著嘴唇望向前方,心裡五味雜陳,今天陸一偉的所作所為足以讓他動容。儘管上班時間不長,但他有所耳聞龍安官場的黑暗,原以為官場就是如此,陸一偉的到來刷新了他的世界觀,這才是真正的好官。從來沒見過那個領導親自參與,頂多下來做做樣子,而他不同,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忙碌,不管是不是作秀,至少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。

    「南超,今天表現不錯,辛苦你了。」

    聽到這句話,南超心裡暖暖的,笑著道:「陸書記,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們連長。」

    「哦?你們連長?」

    「嗯。我們連長是很好的一人,廣東人,從小到大沒見過雪,參軍以後就一直待在西藏,一干就是七八年。他特別善良,為人特好,照顧的我們無微不至,執行任務的時候總是沖在最前面,從來不計較得失。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,他足足在冰天雪地了站了十幾個小時,等任務結束後路都不會走了,我們趕緊把他抬回去,結果為時已晚,一條腿被截肢了,不得不複員,就這樣他都不想走,和我們師長說,他還可以留在炊事班,哪怕是餵豬也行……」

    說著說著,南超已是淚流滿面。

    陸一偉好奇地道:「那後來呢?」

    「後來還是複員了,回到了老家,現在開了一家飯館,時不時還給我們打電話寒暄溫暖,他挺樂觀的,前兩天我們還通電話,說他資助了兩個大學生。」

    陸一偉聽著頗為感動,現在的社會正缺少這種正能量的東西。道:「有機會了你帶我去看看他。」

    南超重重點頭道:「行。」

    車子駛進市委大院,陸一偉雙腿腫脹的下不來車。南超趕緊跑過去扶下來,進了大廳推開他,強忍著疼痛獨自上了樓。

    進了邵中傑辦公室,董曉寧已經坐在那裡,看到陸一偉立馬上前扶著坐下道:「邵書記,看看一偉傷成什麼樣子了,看著都心疼。」

    邵中傑本來一肚子火要發泄,看到這樣子不忍心發作。瞥了眼道:「嚴重不嚴重?」

    陸一偉笑著道:「不礙事,一點小傷而已。」

    董曉寧一驚一乍地道:「什麼小傷,手都腫成這個樣子了,也太拚命了,不要命了啊。」

    邵中傑不喜歡陸一偉,至於那裡不喜歡,說不出理由。總覺得他和別人不一樣,愛出風頭,鶴立獨行,個人主義意識太強,有時候沒有組織紀律觀念,就憑他先前在黑山縣和高新區的事就能看出來。但不可否認他的工作能力和思維膽識,有的領導喜歡他,民眾愛戴他,甚至在省內都小有名氣,這樣一個又愛又恨之人,不知道如何定位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