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29 推卸責任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29 推卸責任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前往南州市的路上,劉占魁、鄧中原以及溫江河正在老地方密謀事宜。

    溫江河表現得最為急躁,不停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,不時看看錶道:「老蔣怎麼還沒來呢,快急死了。」

    鄧中原沒搭理他,一口接一口不停地抽著煙,眼神不時地向劉占魁瞟去。而劉占魁此刻正心煩意亂,翻來覆去權衡著此事的利弊。

    「你能不能消停一會兒,晃來晃去的我都眼暈。」

    劉占魁厭惡地瞪了眼,溫江河乖乖地坐下來,忐忑不安道:「劉縣長,到底該怎麼辦啊,您說句話,我們照辦就行。」

    如果說上頭追查下來,他們三個誰都逃脫不了責任。一個是分管教育,一個是主抓安全,一個是統攬全局,全都踩到了點上。要說最緊張的莫過於溫江河,畢竟是教育領域出了事,首當其衝先處理他。

    溫江河和鄧中原不能比,他還年輕,當上副縣長不滿一年,進步空間很大,要是步伐矯健,關係理順,說不定還有可能向正處進發,當個縣長都不是夢想。然而,還不等蓋上被子做美夢,就讓一場事故攪得大夢初醒。要是處理不好,他的仕途就此止步。

    此外,他和劉占魁的關係沒有鄧中原的鐵,人家倆人從永盛鎮就搭夥齊頭並進了,而自己是後來加入的。要是上頭追求此事,他們必然會撇得一乾二淨,把他推向深淵。要是自己背了處分,你們也別想好過。

    劉占魁凹凸不平的臉上寫滿陰森,眼睛里頻頻釋放著瘮人的寒光,手中的煙才抽了三分之一,已經從煙盒裡取出另外一支,夾在中指和無名指間,隨時等著接替上一支英勇就義。他腦海里所想的,絕不單單是本次事故,還有更陰險的預謀。

    鄧中原作為劉占魁身邊的紅人,龍安縣的二號人物,且在家裡排行老二,在江湖上都叫他「二哥」。之所以能跟隨劉占魁左右幾十年不倒,很重要的原因是能揣摩到對方的心思。劉占魁心裡想什麼,他一清二楚,很多時候不用對方交代,他已經提前安排落實了,這種具有超前思維的屬下那個領導不喜歡。

    再者,倆人基於利益的重疊已經水火相容,密不可分。可以說,相互拿著對方的把柄牽制著,誰敢背叛只有死路一條。

    鄧中原厭惡地瞪了眼道:「你急什麼,沒看到劉縣長在思考嗎。」

    溫江河面露赧色,心悸惶惶道:「二哥,你說市裡會如何處理?」

    「劉縣長不是說了嗎,董市長已經責成紀委成立了專案組徹查此事,要求嚴肅處理。」

    溫江河嚇得滿頭大汗,故意鎮定道:「這麼說,凡是涉關此事的人都逃脫不了責任?」

    鄧中原眯著眼睛看著他道:「你以為呢,你這分管教育的副縣長肯定難逃其咎。」

    溫江河蹭地站起來道:「我是分管教育,你是主抓安全,這樣說來你也難逃其咎。」

    見他在推卸責任,鄧中原惱怒地道:「我主抓的大安全,側重於煤炭領域的安全,而你具體抓教育安全,我頂多給個警告,追加個瀆職,你呢,我看最次也是記大過,甚至更嚴重。要知道,陸一偉在事故發生前兩天已經安排過你,並親自叫到津門鎮小學特意叮囑,責成落實,而你視而不見,應付了事,要是有關領導知道了前因後果,估計你的位子也坐不穩了吧。」

    「你……」

    溫江河大汗淋漓,豆大的汗從額頭落了下來,語無倫次道:「對,陸書記是安排我了,但此事我請示你了,是你沒有足夠引起重視,現在又怪到我頭上。要是我坐不穩了,你也別打算安安穩穩地坐著!」

    「夠了!」

    劉占魁從喉嚨深處喊出的話,讓兩位瞬間失聲,乖乖地坐著那裡歪著頭各想各的事。

    「吵什麼吵,事情還沒處理完就開始狗咬狗了?瞧你們那點出息,要是有陸一偉一半的本事,早就不在這裡坐著了。」

    通過這件事,劉占魁對陸一偉有了新的看法,不得不佩服這小子果然有膽識和魄力。面對這麼大的事臨危不亂,思路清晰,處置果斷,沉穩坦然,而且打的一手好情感牌和親民牌,主動參與處理事故,尤其最後那一跪,絕對加分。若不然也不會爭取到死者家屬的理解民眾的好評,處理得如此神速,是他沒有預料到的。

    他這一跪,保住了他的名聲,贏得了民心,得到了上級的肯定,反而把自己推到了尷尬地步。好歹他是縣長,風頭全被他搶去了。

    見二人不說話,劉占魁放緩語氣道:「江河啊,你也別激動,也不要怕擔責任。既然當上這個副縣長了,就該拿出應有的擔當意識,你不主動擔起來,難道讓我替你抗雷?」

    溫江河面紅耳赤,惶惶不已道:「劉縣長,該承擔的責任我肯定擔,但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身上。另外,還希望您多在邵書記和董市長面前美言幾句。」

    劉占魁最恨沒有骨頭的人,尤其在大是大非面前。現如今,已經對他徹底失去了興趣,道:「我自己都保不了自己,怎麼去保你?好啦,市裡怎麼處理還沒拿出具體意見,等出來后再說吧。你現在趕緊去醫院,在那邊好好盯著,決不允許出任何差錯。」

    溫江河有些不情願,看到他冷漠的臉色,只好悻悻離去。剛出門,正好與進門的蔣振濤撞了個滿懷,似乎抓住救命稻草似的,急切地道:「蔣主任,陸書記在嗎?」

    蔣振濤定了定神道:「哦,陸書記和董市長去市裡了,有事嗎?」

    「沒有,就是隨便問問,我先去醫院了。」說完,鑽進黑色奧迪車裡,加速駛離。

    望著他的車影,蔣振濤尋思著進來道:「江河這是著急忙慌去哪啊?」

    鄧中原白了眼道:「甭理他,膽小如鼠的東西。看把他嚇得,現在就開始推卸責任了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