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26 當眾下跪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26 當眾下跪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來自上頭的嚴厲批評,陸一偉坦然接受。儘管不是他一手造成的,但難逃其咎,不管怎麼樣,他一人做事一人當,絕不牽連其他人。

    「陸書記,麻煩您讓讓,我們要衝洗路面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後退到路邊,加熱的開水倒在消防車內,六輛車同時開動,幾股熱流瞬間噴湧出來,頓時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腥臭味。有的人趕緊捂著鼻子,往一邊跑去。而他站在原地紋絲不動,安靜地看著熱水與血水混雜著匯成河流,往一側的山坡湍流而去。

    十幾條年幼的生命就這樣沒了,渺小的如一粒微塵,還來不及窺探大山外面的世界就這樣凋零玉損。他對不起他們,也不知是腿麻還是對生命的敬畏,他的雙腿不停使喚,慢慢地彎曲,跪在了血水中。流淚滿面,不足以表達他此時此刻的心情。

    陸一偉下跪,讓在場的人都嚇傻了,就連沖洗路面的工作人員都愣在那裡,安靜地注視著這前所未聞的動人一幕。

    一群人迅速圍上去,架著他扶起來。蔣振濤老淚縱橫道:「陸書記,你這是何必呢。」

    陸一偉凍得雙手紅腫,嘴唇發紫,臉上淌下的淚痕被風吹著生疼。喃喃地道:「十幾條生命啊,就這樣走了。」

    「哎!這不是您的錯。」

    「不,是我的錯,我要親自向他們賠禮道歉。」說著,回頭道:「昌遠,走,陪我去探望他們的家屬,我挨家挨戶一個個道歉。」

    許昌遠同樣動容,哽噎道:「陸書記,這不是您的錯。你所做的一切大傢伙都看在眼裡,都知道您是好書記。」

    其他人立馬附和道:「對,您是好書記。」

    陸一偉苦笑道:「別恭維我了,都是我的責任。已經提前發現了這裡存在安全隱患,可為什麼沒及時補救呢。」

    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,或許他們比陸一偉更清楚這裡存在的重大問題,直至釀成慘禍才幡然覺悟,悔不當初。

    陸一偉一直沒離開,直至路面清洗乾淨,肇事車輛被拉走,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才一步兩回頭回到了津門鎮政府。

    這次事故從事發到處理完畢總共用了8個多小時,如此驚人的速度離不開決策正確,果斷處置,步調一致。還有一方面,陸一偉親自上陣參與處理,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若不然絕對不會如此之快。要知道,這種事故行動越迅速越好,反之會引發更大的社會矛盾。然而,這僅僅是個開始,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頭。

    回到鎮政府,黨委書記康傑忙前忙后親自端來了洗臉水,毛巾,許昌遠專門去縣城為其從裡到外買了一套衣服。狹小的辦公室內圍了十幾個人,都想在新書記面前表現邀功。陸一偉看在眼裡,聲音沙啞地道:「大家都辛苦了,回去先休息吧,接下來的任務很重,還需要你們繼續衝鋒陷陣。」

    一個男子跳出來錚錚地道:「陸書記,我們不辛苦,您才是我們的榜樣。」

    這句拍馬屁的話在平常聽著讓人反胃噁心,但在今天用得恰到好處,沒人對其有異樣的眼神,紛紛道:「是啊,陸書記才是我們的榜樣。」

    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道:「行了,你們去吧。」

    一行人依依不捨道別,房間里就留下蔣振濤,許昌遠,康傑還有南超。南超才20多歲,看到陸一偉的模樣躲在一旁悄悄地抹眼淚,卻束手無策。

    南超在這次事故中表現得相當勇猛。儘管沒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,但依然靠前指揮,即充當司機又充當苦力,比任何人都積極。或許在外人眼裡,他是表現給縣委書記看的,也許說得對,但這麼大的事誰能責無旁貸,也就是劉占魁會勞逸結合。

    劉占魁一開始還靠前指揮,看到陸一偉親自上手同樣無動於衷,反而覺得有些可笑。到了後來乾脆撤離了現場,就連分管安全的常務副縣長鄧中原也一併消失了,至於去了哪裡,不得而知。

    陸一偉腫脹的雙手解凍后開始發癢,難以忍受。他咬著嘴唇不停地哆嗦著,旁人看了都心疼不已。

    「陸書記,我幫你洗洗手吧。」

    「等會兒,我再緩一緩。」

    又過去十分鐘,陸一偉以及等不及了,將雙手放到溫水盆里,一盆水由清變紅黑。許昌遠為其輕輕揉著,看著手臂上一道一道的口子,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。

    連續洗了三盆水,陸一偉的手才露出了皮膚的真面目,不過已是溝壑縱深,傷痕纍纍。康傑把鎮衛生院的醫生叫來要為其包紮,他擺擺手道:「不用,給我上點葯就行了,廢不了就行。」

    「這怎麼能行,天氣這麼冷,容易生凍瘡。而且您的傷口已經感染,必須立馬處理包紮。」

    陸一偉執意道:「還有許多事要處理,來不及了,按我的去做。」

    醫生只好為其上了點葯。在脫衣服的時候,手臂腫脹的已經超過袖口的直徑,還得要剪刀剪開才算脫下來。鞋子更是面目全非,完全看不到本來的模樣。脫鞋的時候,襪子和鞋裡已經粘連,只能連襪子一起脫。讓人震驚的是,他的雙腳長期在水裡泡著已經凍傷了。

    即便這樣,他強忍著疼痛穿好衣服,來不及吃飯休息,就要去探望死者家屬。蔣振濤攔著道:「陸書記,好歹你先吃點飯休息一下,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。」

    陸一偉淡淡地道:「你覺得我還能吃得下去嗎,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難以下咽。行了,你別陪著我了,市委邵書記要這起事故的情況說明,你回去趕緊寫好,晚上我要帶著去市裡。」

    蔣振濤有些為難,低聲道:「這個怎麼寫,報實情嗎?」

    「當然了,你覺得能瞞得住嗎?」

    「要不要和劉縣長商量一下?」

    「沒必要了,就按照實情寫。另外,責令交警隊儘快查明事故原因,司機醒來了沒?」

    「還沒,正在全力搶救。」

    陸一偉咬牙切齒,卻拿他沒有任何辦法。又道:「查清他駕駛的車是哪家公司的,必須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