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25 災難降臨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25 災難降臨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時值隆冬,數九寒天,是北方一年中最寒冷的時節。穿城而過的霄河是龍安唯一的河流,河面上結著厚厚的冰,而山上依然存有上次下雪留下的積雪,儘管陽光明媚,可寒氣逼人,沁人心骨般的寒冷。此時的津門鎮小學門口聚集了大量的人,正在全力以赴處理事故現場,眾多人流中清晰可見陸一偉的身影。

    一具具冰冷的屍體被自家親人帶回了家,剩下一些面目全非的「零部件」,直接用鐵鍬,鏟車暴力地清理,裝上大卡車,運往伏山後山,那裡正有上百號人揮舞著器械挖墳墓,將全部就地掩埋。事故現場兩側,停放著五六輛消防車,待到清理完後用高壓水槍沖洗路面。因為天寒地凍,又調來了七八個鍋爐,現場加熱,用熱水沖洗。

    與此同時,由縣鎮村三級幹部組成的隊伍挨家挨戶開始做工作,賠償工作相繼啟動。按照陸一偉的命令,從縣財政直接提取出3000萬的現金。對於死亡的每家賠償100萬元,正在醫院搶救治療的,醫藥費全部由縣財政承擔,直至治好為止,並額外每家補助50萬元。這一補償金額遠遠超出當地的死亡補償標準,劉占魁心裡不悅,但在這時候不敢發作。

    當最後一具屍體被家屬領走,陸一偉望著血流成河的路面以及悲痛萬分的家屬,心如刀絞。他的雙手不停地顫抖著,手上沾滿了鮮血,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孩子的。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血跡,如同戰場,他沒有經歷過那個血雨腥風的年代,卻在現實中活生生地遇見了。

    許昌遠站在一旁拿著軍大衣心疼地道:「陸書記,你趕緊穿上吧,身體要緊啊。」

    陸一偉擺擺手道:「不礙事,我要親手送走這一個個亡靈,為他們祈禱,祈福,若不然我良心不安。」

    「那你也得穿衣服啊。」

    陸一偉沒理會,扭頭道:「親屬的情緒穩定不?」

    許昌遠嘆了口氣道:「能穩定嗎,個個傷心欲絕。我已經安排教育、婦聯,團委以及津門鎮的工作人員三人包一戶,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。此外,補償金已經拉到了鎮政府院內,馬上就發放。」

    陸一偉點點頭道:「一分錢都不能少,必須補償到位。關鍵是要做好思想工作,決不能出現上訪事件。」

    「嗯,明白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敢走,其他縣領導都不敢走,有的和他一樣親自上手清理現場,有的站在一旁抽著煙默默觀看,這一切,他都看在眼裡。

    這時候,手機響了起來。許昌遠慌慌張張把手機遞過來小聲道:「陸書記,是市委邵書記。」

    陸一偉這才想起來還沒來得及向市委彙報,顧不上清理手,拿起手機躲到一邊接了起來。還不等他說話,對方劈頭蓋臉訓斥道:「發生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及時上報,你眼裡還有組織紀律嗎?」

    陸一偉到現在還沒喘口氣,定了定神道:「邵書記,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而且還沒查清事故原因,我想等完了以後一併向您彙報。」

    邵中傑壓根不聽他的,氣急敗壞道:「知道不知道安全責任報告制度,不管發生事都要在第一時間進行彙報,從事發到現在都過去多長時間了,居然連這點意識都沒有,當什麼縣委書記,這就是別人口中所謂的優秀人才嗎?」

    「還有,那天召開常委會的時候我一再叮囑你要抓好安全,回去以後你開會落實了沒?」

    陸一偉慚愧地道:「邵書記,這是我的失責,等事情處理完后我接受組織的處罰。」

    「一句失責就完事了?死了多少人?」

    陸一偉說出來后邵中傑半天沒說話,只聽見電話里傳來一陣摔碎杯子的聲音,緊接著喘著粗氣道:「好哇,陸一偉,你上任還不到一周就闖出這麼大的禍,這讓我怎麼向省里交代?要是按實數報上去,必須得上報國務院,要是到了那一層,你覺得你這個縣委書記還能坐得穩嗎,我都要跟你受牽連。」

   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,不管結果怎麼樣陸一偉已經無所謂了,沉著地道:「邵書記,對不起。」

    邵中傑恨得直咬牙,冷靜片刻道:「你能不能處理?如果處理不了我立馬派人下去。」

    「我能,三天內保證全部處理完畢。」

    邵中傑聽后沉默良久道:「今天晚上必須寫一份情況報告上來,我明天去一趟省里,親自和有關領導彙報此事。另外,必須嚴控媒體記者,要是這則新聞上報上網了,就是天皇老子也保不住你了。」說完,氣洶洶地掛了電話。

    還不等緩口氣,市長董曉寧也打了進來,話語比邵中傑柔和許多,不過依然用嚴厲的口吻道:「一偉,到底怎麼回事,情況嚴重嗎?」

    陸一偉沒有隱瞞,一五一十進行了彙報。董曉寧聽后和邵中傑反應一樣,驚訝地半天說不出話來。少傾道:「這麼嚴重?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    陸一偉硬著頭皮道:「初步查明是司機疲勞駕駛,衝進了跑操學生的隊伍中,連車帶人掉進了溝里。」

    董曉寧唏噓不已,道:「我的天哪,怎麼會這樣,那現在怎麼樣了?」

    「事故現場已快清理完畢,賠償工作同時啟動。」

    「好,你抓緊時間清理,我去和邵書記商量下對策,這事太重大了,已經超出了我的許可權範圍。」

    董曉寧沒罵他一句,陸一偉心裡反而不落忍。正如她所說,這事太大了,自從他從政十幾年來都沒遇到過這麼重大的交通事故,都是在報紙上看到別的地方時有發生。

    時至年關,越是安全抓得緊的時候,而這麼大的事就不偏不倚發生在他身上。到底是自己官運不旺,還是人走背運。細數這些年的從整歷程,在黑山縣是非典疫情爆發,高新區是人地矛盾,江東市又是汽車廠事故,這才過去多久,又一場災難降臨到頭上。如果說上幾次有人在背後幫襯著,這次又有誰替他出面。

    一陣寒風襲來,他在風中凌亂,似乎看不清前方的路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