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24 娃娃書記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24 娃娃書記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見他把皮球踢過來,恨得直咬牙。可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,縝密思考道:「先處理現場,同時啟動善後賠償工作,務必在三天內全部解決。」

    面對這麼大的事誰都不敢大意,分管教育的副縣長溫江河這時候躥出來道:「陸書記,我來處理善後工作吧。」

    陸一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劈頭蓋臉訓斥道:「溫縣長,前天我是怎麼交代你的,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嗎?」

    溫江河面紅耳赤,頭偏向一邊不出聲。

    教育局局長於俊志更是雙股打顫,知道馬上要大難臨頭,湊上前語無倫次道:「陸陸書記,這都是我的責任,我願意承擔一切後果。」

    「你承擔起嗎?」

    於俊志嚇得直哆嗦,竟然一下子暈倒過去。

    見一個個不說話,陸一偉又轉向劉占魁道:「劉縣長,我們不能在這裡干站著,你說吧,怎麼個處理法?」

    劉占魁使勁嘬了口煙,丟在地上狠狠踩滅,眼神凌然望著一片血海長出一口氣道:「就按你說的辦吧,我現在馬上調人。」說著,去一旁打電話了。

    這時候,公安局局長周凡林姍姍來遲,氣喘吁吁跑過來,看到眼前的一幕楞了下,嘴唇搐動道:「怎麼會這樣?」

    陸一偉回頭瞥了眼,沒有搭理他。周凡林意識到自己來晚了,趕忙上前解釋道:「陸書記,我去封鎖各個路口了,所以來晚了一步……」

    「好啦!」陸一偉打斷用強硬的口吻道,「從現在開始,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,不惜一切代價,不惜一切手段,全面參與進來。我和劉縣長坐鎮指揮,誰要是在這個時候掉鏈子,就地免職,絕不含糊!」

    見無動於衷,陸一偉提高聲音怒吼道:「都傻站著幹什麼,該幹嘛幹嘛去啊。」

    所有人這時候挪動腳步,可就像一隻無頭的蒼蠅不知該從哪下手。這時候,津門鎮鎮長李旭宏站出來道:「陸書記,如果您放心,現場就交給我吧。」

    看著眾人死氣沉沉的樣子,陸一偉有些寒心,不過李旭宏站出來主動請纓,讓他些許欣慰,頜首道:「從現在開始,你是現場總指揮,給你足夠的權力調動一切資源,誰要是不聽告訴我,我來親自協調。」

    李旭宏重重點頭道:「我一定會盡職盡責。」

    陸一偉轉向劉占魁道:「劉縣長,你的意思呢。」

    劉占魁心亂如麻,不耐煩地道:「就這樣辦吧,趕緊的。」

    陸一偉臨時決定來個殺雞給猴看,揚手一指教育局局長,眼睛里噴著寒光道:「你,就地免職!」

    聽到這個決定,所有人都傻眼了,沒想到他動真格的。

    於俊志剛才還拍著胸脯說願意承擔一切責任軟癱在地上,跳起來指著陸一偉道:「陸書記,憑什麼免我職,又不是我開車撞死人的,怎麼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了。按照你的指示,我也做了安全措施,你這樣做能服眾嗎?」

    陸一偉本來不打算與其計較,沒想到他還得理不饒人了。走到跟前死死地盯著他道:「你再說一遍你沒責任?」

    於俊志梗著脖子道:「我就是沒責任,你也沒有權力免我。」

    他的強硬態度讓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,這是在挑戰縣委書記的權威。從另一層面講,他似乎瞧不起這個「娃娃書記」。

    「夠了!」

    不等陸一偉動怒,劉占魁大聲一喝道:「於俊志,你他媽的作死啊,趕緊滾。」

    面對強大的劉占魁,於俊志露出了膽怯,立馬就後悔剛才的衝動之舉,可一切都晚了。

    陸一偉顧不上和他一般計較,轉身向蹲在地上抱著肢體殘缺孩子的年邁母親走去,踩著黏糊糊凝固的鮮血,無比的瘮人,但他沒有退縮,表現出鮮有的冷靜和鎮定,走到身邊蹲下看了眼道:「大媽,我是新來的縣委書記陸一偉,沒能保護好您的兒子我很慚愧,但事情已經發生了,還望節哀順變。」

    那位母親已經哭幹了淚水,雙目無神盯著陸一偉喃喃道:「怎麼節哀順變,你能把我兒子喚醒嗎,要是能,我下輩子給你當牛做馬,可以嗎?」

    陸一偉心情異常複雜,兩行熱淚流淌下來,哽咽著道:「如果可以,我當你兒子,下半輩子交給我,為你養老送終。」

    聽到這句話,大媽愈發悲痛。張大嘴巴再次放聲痛哭起來。

    這時候,李旭宏走過來將其扶起來道:「陸書記,您還是迴避一下吧,這裡交給我。」

    看著他堅定的眼神,陸一偉揩掉眼淚道:「需要我做什麼?」

    「暫時不需要。」

    陸一偉沒再說話,趟出血泊往學校走去。每走一步,都是無比的心痛悲愴,這可都是祖國未來的鮮血,就這樣活生生的沒了。這場災難本可以避免,因為他已經發現了存在著安全隱患,一直借口有其他事沒有親自過來看一眼,要是看過的話,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慘案了。可世上沒有後悔葯,沒有那麼多也許,一切都晚了。

    看著旁邊躺著面無全非弱小的屍體,他的眼淚止不住流淌下來。回頭看到那麼多人依然站在那裡冷眼觀看,陣陣寒心,絕望頭頂。走到屍體邊,他緩慢地脫下外套為其蓋在身上,挽起袖子親自上手,強忍著情緒收拾起來。

    其他人見狀,一聲不吭地站在那裡。劉占魁看不下去了,回頭咆哮道:「都他媽的傻站著幹什麼,還不趕緊動手?」

    劉占魁的號召力果然有威力,所有人紛紛擼起袖子投身到世界上最慘烈的事情中來。

    蔣振濤看著這一幕幕同樣眼眶濕潤,難以面對,放下一切顧慮衝到陸一偉身邊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批在身上道:「陸書記,這種臟活就讓其他人干吧,小心感冒。」

    陸一偉淚眼朦朧回頭斜視著他,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道:「你敢說這是臟活?這他媽的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,就這樣沒了。我女兒和他們一般大,要是你兒子也在其中,能說出這種混賬話嗎?」

    蔣振濤慚愧地低下了頭。起身直起腰板吆喝道:「趕緊讓往過調人……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