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23 禍從天降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23 禍從天降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又一天過去了,看似忙忙碌碌了一整天,也沒幹了多少事。不過蔡潤年的到來讓他心裡踏實了不少,等大盤子定下來后,再循序漸進全面推開。

    這一晚,他睡得比較踏實。就在做夢時,耳邊傳來嗡嗡聲響,睜開眼仔細一聽是手機的聲響,看看外面的天色,立馬翻身從床頭柜上拿起手機,看到是蔣振濤的,再看看時間,預感到大事不妙,匆忙接了起來。

    蔣振濤氣喘吁吁道:「喂,陸書記,打擾您休息了。有件緊急的事需要向您彙報,省道222津門鎮路段發生了車禍,一輛大車撞上了正在跑早操的學生……」

    陸一偉腦袋嗡地一聲,簡直是怕什麼來什麼。剋制情緒道:「什麼時候的事,嚴重嗎?」

    「就在十分鐘前,我還沒趕到現場,不知道傷亡情況。」

    「通知劉縣長了沒?」

    「通知了,他已經在趕往的路上。」

    「知道了,有最新動態及時向我彙報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恨不得把手機摔掉。他一再叮囑,格外關心,最終還是釀成了慘禍,一群窩囊廢!大車撞上學生,結果可想而知。他無心睡眠,趕緊起床匆忙洗臉下樓,剛到車上,津門鎮黨委書記康傑打來了電話。他黑著臉接起來道:「說。」

    康傑已經嚇破了膽,結結巴巴道:「陸……陸書記,向……向你彙報……件事……」

    陸一偉示意南超開車,一邊道:「到底怎麼了,快點說。」

    康傑居然哭了起來,泣不成聲道:「陸書記,津門鎮小學學生正在跑操的時候被一輛大車撞了上去……」

    聽到這裡,如同晴天霹靂,腦袋頓時炸裂,原來不是一兩個,而是一群!他剋制著情緒道:「哭什麼,死傷情況如何?」

    「暫時還沒統計出來……」

    陸一偉再也壓不住火氣,提高聲音道:「有多少人跑操你不知道?」

    「全校學生有200多人,都在跑操。」

    雖然不知道死傷多少,陸一偉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這將是一起重特大交通事故。汽車廠發生的事故依然歷歷在目,現在又……他不敢往下想。冷靜判斷後道:「方圓五公里內立馬封鎖事故現場,不準任何人靠近。」

    「好的,我馬上去辦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劉占魁也打了進來:「陸書記,知道了嗎?」

    「嗯,我也是剛知道的,已經在去往津門的路上,你到哪了?」

    劉占魁聲音急促地道:「我馬上到。」

    「好,先封鎖控制現場,統計傷亡人數,杜絕任何人拍照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握緊拳頭狠狠砸了下座椅,然後閉上眼睛快速思考。上次汽車廠的事自己不過是個承辦人,就是有問題上頭還有人頂著,可這次依賴誰,只能靠自己。好像老天故意和他作對似的,不打算讓他消停幾天,這才過了多久……

    半個小時后,抵達津門鎮交界,前面堵了一堆車,有交警站在路上指揮。陸一偉示意南超超過去,可堵了個水泄不通,壓根無法過去。時間就是生命,他一刻也等不及,乾脆下車穿過車輛獨自前行,南超丟下車追了上來。

    走到最前面,兩輛警車閃著警報燈橫著停在路邊,看到陸一偉走上前,交警一愣一愣的,還不知道來者何人。

    陸一偉示意了個眼色,南超立馬上前道:「先把你的車借我用用。」

    「交警打量一番道:「你誰啊?」

    陸一偉難以克制情緒,往前一步咆哮道:「瞎了你的狗眼,讓開!」

    坐在車裡的交警認出了陸一偉,趕忙下車跑過來笑嘻嘻地道:「陸書記,您來了。」

    陸一偉目光迥異,面無表情道:「你還笑得出來?」

    交警迅速收起笑容,站在那裡不知所措。

    南超將自己的車鑰匙丟給交警,迅速上車,陸一偉臨上車前道:「你們隊長嗎?」

    交警結結巴巴道:「我們隊長……」

    「撥通他的電話。」

    交警趕緊撥通遞了過去,陸一偉接起電話直截了當道:「我是陸一偉,現在命令你將出入龍安境內的省道全線封鎖,一隻蒼蠅都不能飛進來。要是有半點差池,唯你是問。」說完,把手機丟給交警,上了警車呼嘯而去。

    接近目的地的時候,陸一偉看到校門口前人山人海,一輛大車斜插在溝底,山坡上拉出長長的痕迹,甚至能看到斑駁的血跡。與此同時,耳畔傳來撕心裂肺的凄慘哭聲,就像哀鳴鳥,地動山搖響徹天宇。

    車子停穩后,陸一偉立馬下車,看到眼前的一切,差點暈過去。校門口橫七豎八躺著不少屍體,有的面無全非,有的屍首分離,流淌出來的血染紅了公路,冒著熱氣向戰場上的血河一般往一側流去,有的血塊已經結成了冰。不少學生家長跪在血地上,抱著已經死去的孩子撼地慟哭,何等的慘烈。

    陸一偉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之人,處理過不少事故,可像今天如此慘烈的事故是頭一次見,刷新了他的認知,以至於很長時間站在那裡無法動彈。

    陸一偉一到,一群人迅速圍了上來,用期盼地眼神望著他。面對如此重大的事故,可能對於他們都是頭一次見,驚恐不已,束手無策,等著他來拿主意。

    短暫的悲痛過後,陸一偉從夢境中驚醒過來。望著一具具屍體,倒吸一口涼氣道:「死傷多少?」

    津門鎮鎮長李旭宏湊上來道:「陸書記,初步統計死亡19人,受傷12人。其中,學生死亡17人,還有2名老師。」

    這時候,校長劉金山跌跌撞撞走過來,噗通一下子跪在面前,嚎啕大哭道:「陸書記,都怪我,全是我的責任,你要處罰就處罰我吧。」

    陸一偉氣不打一處來,但此時此刻絕對不能亂了陣腳。轉向正狠狠抽煙的劉占魁道:「劉縣長,怎麼辦吧。」

    劉占魁作為老江湖,經歷的遠比陸一偉要多,可面對這前所未有的一幕有些亂了陣腳,拚命地抽著煙凝神不說話,半天道:「陸書記,你看如何處理呢。」

    就在剛才思考的瞬間,劉占魁依然不忘權斗。他想的是如何脫了身子,不受牽連,遠沒有想如何處置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