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15 請你出山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15 請你出山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放下筆合起本子道:「行了,你先去吧。對了,津門鎮小學的事落實的怎麼樣了?」

    蔣振濤連忙道:「我已經安排人下去看了,按照您的要求正在全面整改。」

    「要儘快,這事不能絲毫馬虎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蔣振濤起身要走,欲言又止,最後還是沒說出口,悄悄嘆了口氣離去。他的一舉一動,陸一偉觀察在眼裡,暫時按兵不動,等時機成熟后再一個一個收拾。目前當緊的,先把孫根生拿下。

    治理一個縣,和當家一樣,一個家裡的人性格迥異,何況一個擁有80萬的大縣呢。在黑山縣時,那時候不懂得什麼叫害怕,也不怕得罪人,放開膽子胡沖亂撞,倒是也取得了一點成績。再到高新區,經歷了驚心動魄、山崩地裂的勾心鬥角,切身體會到政治的可怕,孤軍奮戰與一大幫人掰手腕,好在自己贏得了民心,但最後的結局並不美好。

    到了江東市委沉寂了三年,讓他逐漸成熟理智,學會了沉得住氣,學會了控制情緒,學會了籠絡人心,學會了運用權謀,不會再想以前無腦衝撞,迫不及待。要知道,他現在同樣在孤軍奮戰,而且遠離了優勢政治資源,面對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個龐大的集團,稍有不慎,將是萬劫不復。他不想狼狽倉皇而逃,而要用雙手將籍籍無名的龍安推介出去,讓全國人民都知道有個龍安。

    要想實現美好的願望,就要學習朱元璋高築牆,廣積糧,緩稱王,就要學習曾國藩「打脫牙和血吞」,提起神穩住氣學會隱忍,才能在混戰中求得生存。

    眼下最打緊的,迫切需要可用之人。但通過幾天觀察下來,可用之人實在少得可憐。用人不白用,至少你的滿足他的私心和需求。縱觀現有的10個常委里,都已是到站升遷無望坐等退休的天花板幹部,沒有了追求,拿什麼刺激和調動他們的積極性。

    陸一偉想過了,要爭取一批,撬動一批,打擊一批,拋棄一批。孫根生就是他要爭取的對象,而蔣振濤就是要拋棄的對象。

    翻開筆記本,陸一偉研究了一會兒,拿起手機起身來到休息室將門反鎖,踟躇半天,鼓起勇氣撥通了白宗峰的電話。

    「喂,白書記,在開會?」

    白宗峰低聲道:「正在談事,有事?」

    「哦,那您忙,我隨後再打給您。」

    白宗峰毫不避諱道:「不礙事,直接說吧。」

    陸一偉提振精神道:「白書記,有件事我想讓您幫個忙……」

    他把情況簡單說了下,白宗峰明白他的意圖,不假思索道:「你把他的個人情況給我簡訊發到手機上。」

    一聽這話,陸一偉就知道有戲,感激地道:「謝謝白書記。」

    「別扯沒用的,這段時間太忙,等閑下來過去看你。另外記住,要穩紮穩打,切忌毛利毛躁,有什麼事及時打電話溝通。」

    寥寥數語,讓他頗為感動。不管怎麼樣,這三年沒有白跟,用實際行動換來了政治資本。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又給大學教授蔡潤年打了過去。

    「喂,蔡教授,忙呢。」

    蔡潤年從書桌前坐起來舒展了身體道:「不忙,剛寫了幾個字,怎麼樣,到了龍安還適應嗎?」

    陸一偉笑了笑淡定地道:「還行吧,畢竟剛來,好多事還不熟悉。」

    「嗯,不要著急,慢慢來。龍安我去過幾次,自然風光不錯,但發展相對滯后。還是我上次和你說的的,先從意識形態抓起,從中你可以發現很多可用之才。」

    陸一偉在來之前拜訪過蔡潤年,是他為自己提出了狠抓意識形態的思路,頜首道:「蔡教授,你最近忙嗎?」

    「我一退休的人了,有什麼可忙的,每天看看書,讀讀報,練練字,養養花,陶冶情操,安享餘生。」

    「我想請你出山!」

    聽到這句話,蔡潤年一愣,半天不說話。

    蔡潤年的一生都是沉浸在書香墨海中度過的,生活工作在相對封閉的大學校園裡過著與世隔絕,與世無爭的生活。他從來沒想過過另一種生活,直至上任省委黃書記看中了他,從大學校園走進省委大院,成為黃書記背後的智囊人物。在此期間,他提出了轉型發展的理念,即便現在看來都不過時。

    從一個教書先生突然成為炙手可熱的紅人,從筒子樓搬進了豪華別墅,從自行車變成了豪車接送,再加上趨炎附勢的人眾星捧月般溜須拍馬,清貧寡慾的生活一下子被強大的物質欲改和權利慾得面無全非,讓年近半百的他盡情地享受了一番人上人的滋味。那時候的他,變得目中無人,高高在上,得意忘形。

    然而,隨著黃書記調走,他被打回了原形。從別墅又搬回了筒子樓,從前身邊前呼後擁現在門羅可雀。經歷了過山車般的跌宕人生,讓他徹底頓悟,暗暗發誓絕不再觸碰政治。現如今,自己得意門生提出了請求,讓他的內心在左右搖擺。

    陸一偉有自己的打算,光靠一個人的思維是不足以支撐起一個體系,需要有人在背後出謀劃策,蔡潤年是當仁不讓的人選。好歹是伺候了省委書記的人,一個小小的縣更不在話下。要是請他出山在背後坐鎮,就是再強大的勢力都無畏無懼。

    見他不說話,陸一偉又道:「蔡教授,我知道您有所顧忌,不願意再觸碰政治。可您這些年一直在關心政治,專研政治。龍安這個平台太小,可能您不屑一顧,但學生我真的需要您的幫助。」

    蔡潤年喉嚨涌動,半天道:「一偉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但我年紀大了,真心有些力不從心了,經不起折騰了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想放棄,窮追猛打道:「我不會讓您長期待在龍安,三個月,一個月,甚至半個月都行,幫我規劃出龍安的發展版圖和方略,到時候您要走,我絕不攔著,可以嗎?」

    「這……這不是為難我嘛。」

    陸一偉見有機會,繼續道:「我現在的思路真的很亂,亂七八糟的事根本靜不下心來專研這些,我知道您不會袖手旁觀的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