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14 順水人情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14 順水人情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有病就得治!」

    陸一偉以謙虛的姿態為其端茶遞煙,並從辦公桌移到沙發上,感性地道:「孫書記是老革命了,為黨國事業奉獻了一生,現如今帶病工作,這種精神值得我們晚輩學習。有什麼困難您儘管提出來,我力所能及解決實際問題。」

    陸一偉的一舉一動孫根生看在眼裡,還算是懂規矩識大體,談吐和行為與實際年齡並不相符。捂著肚子笑了笑道:「謝謝陸書記關心,人老了,不中用了,我幾次三番和市裡提議要內退,可邵書記就是不讓。讓我再堅持兩年,我就怕堅持不到那時候咯。」

    「千萬別這麼說,我還需要您呢。初來乍到,資歷尚淺,有您坐鎮,我心裡踏實放心。」

    孫根生擺擺手道:「和你說句實話吧,我是真的干不動了。老伴兒也是一身毛病,就這樣還得在省城伺候孫子。我兒子說是在省城工作,其實在鄉鎮,一年到頭回不了幾次家,副鎮長幹了將近十年,沒什麼出息。兒媳倒是在醫院工作,幹得最苦的護士工作,基本上沒時間照顧孩子,只能靠老伴了。她身體又不好,所以我打算和你請個假,一來是去看看病,二來是幫著兒子帶帶孫子。」

    說著,從衣兜里取出了請假條,放到面前。又道:「暫時先請一個月,一個月以後可能還得請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陸一偉盯著請假條有些木然,忖度片刻笑道:「孫書記,有病該請假請假,我肯定批。本來還打算委您重任的,您這一走,我……」

    孫根生看著他四平八穩道:「我也想繼續工作,可身體不允許啊,實在抱歉。」

    陸一偉沒再說話,起身從辦公桌上拿起筆爽快地簽了字。遞給他道:「孫書記,要不您過兩天再走,馬上要召開常委會,這是我第一次主持召開。」

    孫根生明白他的意圖,收起請假條起身道:「那好吧,那我就再等幾天。先走了,你忙。」

    望著孫根生的背影,陸一偉悵然所失,感慨萬千。原本還打算讓其落實「三講」活動,看來是不現實了。其實他心裡明白,此人非常聰明,圓滑世故,是想躲開輿論的漩渦,避免派別之間的鬥爭傷到自己。等你們消停了,塵埃落定了,再回來送順水人情。不站隊,不公然支持誰,誰得勢支持誰。

    想要輕鬆躲避,沒那麼容易。陸一偉苦思冥想了半天尋找突破口,想起他剛才說得話,心中有了主意。

    這時候,財政局局長梁海平和經貿局局長劉春生相繼進來了。陸一偉暫時放下孫根生的事,打起精神回到辦公桌前直截了當道:「梁局長,劉局長,叫你們過來是對全縣所有國有企業進行下統計,哪些是盈利的,哪些是虧損的,虧損的原因是什麼,以及近三年來的稅收情況,都要詳細統計回來,今天下午就要。」

    梁海平和劉春生相互看了眼,道:「我們馬上就回去統計。」

    陸一偉再次強調道:「必須要詳細,明白嗎?」

    倆人紛紛點頭。

    「行了,先去吧。」

    外面還有一大堆人等著要見面,陸一偉卻沒心情。想要見的人遲遲不來,這是在故意擺譜。他讓蔣振濤將一干人打發走,讓其留下來道:「老孫是什麼情況?」

    蔣振濤眼珠子一轉道:「您說孫書記?他身體確實不太好,這不,都請了快半年假了,前段時間才回來,是不是又要請假?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「他就是心裡有氣!」

    蔣振濤小聲道:「前兩年本來有提拔當縣長的機會,結果市委書記調走了,他的事就此擱置下來。此後,就一副病懨懨的狀態,什麼事都不過問,分管領域的事也不管,挫傷了他的積極性。他和我同歲,基本沒有往上爬的可能了。」

    「哦,那不一定。距離退休還有五六年了,當一天正職也是一把手,不是嗎?」

    面對陸一偉犀利的眼神蔣振濤有些恐慌,不由得往上瞄了眼,儘管一瞬間,已被陸一偉捕捉到。不出意外,監控的事和他有直接關係。不打算現在戳穿他,等以後自己選擇退出。

    蔣振濤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動作有些愚蠢了,想起監控和竊聽器被拆掉的事,背後一陣寒風,頓時坐立不安,如芒在背。一再小心,竟然栽到他手裡。

    見他不說話,陸一偉又問道:「他兒子是什麼情況?」

    蔣振濤回過神鎮定地道:「你說老孫的兒子?叫孫少強,我見過幾面,長得還不錯,就是有些死相,不靈泛,估計是讀書讀傻了。當初老孫在遷安縣當組織部長時,上面有精神可以解決子女工作問題,要是留在南州現在混得應該不差,最起碼能相互照應,誰知道他不知怎麼想的,非要弄到省城,說將來孫子上學方便。費了好大勁弄到省城,結果在鄉鎮,這些年他也一直在努力想辦法把他兒子調到市裡,那怕是區里,也能顧得上家。」

    「我聽說他前前後後花了不少錢,託了不少關係,但最後還是沒弄成,不知道那裡出了問題。」

    「哦,是在江東市嗎?」

    「嗯,好像是在豐谷縣苗子堂鎮,具體的也記不清了。」

    「那他兒媳又是什麼情況?」

    蔣振濤漫不經心道:「這個不太清楚,好像是在省兒童醫院當護士。」

    「叫什麼?」

    「這個真不知道,我給您打聽一下?」

    「不必了,我就是隨口一問。對了,你幾個孩子?」

    聽到對方在關心自己,蔣振濤受寵若驚,道:「一兒一女,兒子就在縣裡,國土局上班。女兒在南州市,當老師。」

    「你兒子叫什麼?」

    「蔣文浩。」

    陸一偉將孫根生和蔣振濤的信息都記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,蔣振濤探頭望著,內心不免有些激動,能讓他記錄在本子上的,肯定是重點關照對象,這要是提拔兒子的節奏。可想起監控的事又心有餘悸。既然他拆除了那就肯定知道了,到底是主動承認錯誤,還是假裝不知道,一時半會舉棋不定。但他猜測,對方肯定已經懷疑自己了,這他媽的辦的什麼事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