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11 啃硬骨頭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11 啃硬骨頭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也許是田俊東的原因,再加上心裡有事,陸一偉一晚上不在狀態,不到一個小時草草結束了晚宴。

    吃過飯,一行人移步到旁邊的會客廳,王志全安排人把好煙好茶準備上,坐在一側一直想找機會聊天,可牛福勇和田俊東在場,打著哈哈無法切入主題。

    「牛總,田總,好不容易來一次,就在這邊玩兩天。我在後山上弄了個狩獵場,明天我陪你們好好玩玩,打造獵物中午吃野味。」

    聽王志全這麼一說,牛福勇興奮地直搓手,道:「好啊,都有些什麼野味啊。」

    王志全看看陸一偉,壓低聲音道:「有野豬,野雞,野兔,據說還有豹子,我沒見過,說不定你也來就出現了。」

    「真的啊,那太好了,明天必須去,我現在都有些手癢了。」說罷,對田俊東道:「怎麼樣,在你們京城玩不到這麼有趣的項目吧,哈哈。」

    田俊東笑而不語,始終觀察著陸一偉的一舉一動。

    「那行,我這就安排下去。」

    陸一偉心裡有些不舒服,但無法發作。牛福勇畢竟是交過命的兄弟,不能因為這些小事而損害感情。可他現在越來越膨脹了,膨脹的有些難以置信。閑聊了一會兒起身道:「時間不早了,我得先回去了,你們既然想玩那就住下來吧。」

    牛福勇沒看出他不高興,借著酒勁起身道:「別走啊,就是過來專程看你的,晚上咱兄弟幾個好好聊聊。」

    「你來看我很高興,可明天還有會呢。這樣吧,明天要是不走的話,晚上到縣城,一起吃飯。」

    牛福勇爽快地道:「行,那你忙你的,這邊有王哥招待就行。」

    陸一偉轉向胡鵬,面無表情道:「你和許主任全程陪著牛總和田總,要招待好。」

    胡鵬明白他眼神的意思,許昌遠還不明白,趕緊頜首道:「請陸書記放心,一定會招待好。」

    一行人將陸一偉送到樓下,乘車揚長而去。

    路上,胡鵬打來了電話,陸一偉劈頭蓋臉訓斥道:「田俊東來了為什麼不告訴我?」

    胡鵬一陣慌亂,在印象中對方很少和自己發脾氣。滿是愧疚道:「我還以為您知道,所以……」

    陸一偉覺得語氣有些重了,壓著火氣道:「行了,你要盯緊他們,別出什麼岔子,要是明天能送走趕緊讓他們走,要是不走晚上安排個僻靜點的酒店,不要讓外人知道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回到房間,陸一偉換了衣服洗漱了下來到書房,仔細琢磨著這個田俊東。還記得上次見面,他說要西州市投資建設鋼鐵廠,不懷疑他的能力,也相信他有把握能拿到批文,至於投資,估計牛福勇是冤大頭。且不說項目落地能來到多少收益,關鍵是摸不准他的套路,要是真的為了圈錢洗錢,坑得不是一半點。他這次來,是不是打算要在龍安投資,如果是,必須得想辦法攆走。

    再回到今天下午邵中傑和董曉寧二人的談話,同樣是一件事,卻有著不同的處理結果。也就是說,不管採取哪種方式,必然得罪某一人,可得罪誰都不是明智的選擇。如何解決,確實難辦。從個人想法看,他更傾向於邵中傑的意見。他說得對,地方財力有限,卻把有限的資源交給了國企,挖了龍安的煤,上交了省國庫,返還的那點可憐的承包金和管理費,還不夠縣裡的日常開支。要是收回來由縣裡經營,那就另一說了。

    這樣一來,就不是簡單的和一個煤礦鬥爭,而是和省政府作對,畢竟,煤焦集團是由省政府控股的,他們能捨棄這麼大一塊大蛋糕嗎。以一個縣的力量對抗省政府,簡直是自不量力。而且因為此事得罪一票人,對龍安是有利的,但對自己的仕途沒什麼好處,只會人為地製造各種障礙。

    縝密思考了半天,在權衡各種利弊后,陸一偉打算冒天下之不韙,決定啃下這塊硬骨頭。他既然是龍安的父母官,就要為當地百姓撐腰說話。不管在龍安待多長時間,不能渾渾噩噩荒度,而要拿出點真本事來為群眾干點實事。如此對抗,這是個技巧問題。

    另外,即使拿回來也不能承包給鑫盛煤礦,與其這樣還不如繼續讓龍江煤業承包。此舉就是為了增加地方財政,只要有了錢才能實施自己的設想。要是政府出資成立個公司,全面接管了龍江煤業,這樣一來不是一舉兩得嗎,對,就這麼干!

    有了思路,可這項工作由誰來實施?來了龍安才幾天,對龍安的領導幹部還不太熟悉,必須得找個踏實的人。他突然想起王文超和自己提過一個人,拿起通訊錄仔細翻看著,最最後一頁找到了林希文,龍安縣副食品加工廠經理。

    陸一偉沒見過他,也不知長什麼樣,能否重用,但有一條,王文超說他得罪過王志全,這就足夠了。

    看了看錶,已是晚上十一點多。本打算明天再見他,想了半天覺得事不過夜,拿起手機打了過去。

    電話連續響了五六聲,林希文看到陌生號碼迷迷糊糊接了起來,頗為懊惱道:「誰啊,深更半夜的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有生氣,直截了當道:「我是陸一偉。」

    「陸一偉?哪個陸一偉,不認識。」說完,啪地掛了電話。

    林希文翻了個身難以入眠,仔細回想著誰是陸一偉,突然猛地坐起來,把旁邊熟睡的妻子嚇了一大跳,看著他道:「不睡覺發什麼神經啊。」

    林希文連忙問道:「新來的縣委書記叫什麼?」

    妻子迷迷糊糊道:「聽他們說好像叫陸什麼偉,怎麼了?」

    「是不是陸一偉?」

    「好像是。」

    林希文蹭地跳下床,急得在地上團團轉,拿著手機道:「剛才有個人給我打電話說他是陸一偉,是不是真的?」

    妻子坐起來道:「你一驚一乍什麼,縣委書記給你打電話?是不是做夢了,趕緊睡吧,別吵醒孩子,馬上就要考試了。」

    「他說他是陸一偉。」

    妻子愣怔半天道:「不可能吧,深更半夜縣委書記打電話,沒毛病吧,再說憑什麼給你打,一個小小的經理,一定是做夢了,睡吧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