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06 女人當官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06 女人當官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快到南州市區的時候,牛福勇來了電話。

    「陸哥,在哪呢?」

    陸一偉睡了一覺,睜開眼看看四周道:「我在去往市區的路上,你在哪?」

    「我已經到了龍安了。」

    「哦,我下午要在市裡開會,已經吩咐胡鵬了,讓他先陪你吃飯,我下午就回去了。要是等不及你先回去吧,到了省城再聚。」

    牛福勇扯著大嗓門道:「我就是看你的,回去算哪門子事啊。行了,你先開會吧,我等你回來,要是回來晚的話就住這兒了。」

    「行,晚上回去再聊。」

    牛福勇隨著資本的積累越來越膨脹,膨脹得感覺在西江省都容不下他了,頻繁出入京城,用金錢開路,和一些公子爺混到一起。對於一個商人來說,這一思路是正確的,有公子爺罩著,不管到了那裡當地官員都敬三分。凡是有利就有弊,公子爺缺錢嗎,或許根本看不上你那點小錢,充其量是利用罷了。這些人更容易翻臉不認人,用著你的時候捧上天,用不著的時候恨不得一腳踩死。他可以玩弄你,你卻玩不起他。

    對待京城公子爺,陸一偉向來保持平常心,既不走得太近,也不走的太遠。說實話,他得罪不起,惹不起,還不如躲得遠遠的。而牛福勇天真的以為對方拿他當朋友,愚蠢至極。就拿上次那個什麼田俊東說吧,人家能瞧得起你?可無論怎麼勸,牛福勇就是聽不進去,他也很無奈。

    時針指向12點36分,陸一偉本想約市長董曉寧吃頓飯,可時間太晚了,人家也不一定能出來。

    董曉寧是個女將,從省委宣傳部空降下來的領導幹部,和自己岳父曾經是同事。來之前,范榮奎與其打過招呼,陸一偉與其通過電話,但還沒有相見。想想時間太晚了,沒有驚動對方,在路邊的飯店隨便吃了口,來到市委大院躲在車裡靜等開會時間。

    快到一點半時,陸一偉看到一輛車子在市委大樓門口停下,快速掃了眼,看到董曉寧從車上下來,踩著高跟鞋昂首挺胸走了進去。

    女人當官,是一種洒脫,一種情懷,甚至是一種意境。深受儒道思想侵蝕,自古以來認為女人就應該屈居男人背後默默付出,相夫教子,是千百年來墨守成規的教條思想,深刻的融入到骨髓里,即便是現在都難以改變。

    當一個女人放下鍋碗瓢盆,走出廚房登上廳堂,邁入政界,人們常常帶著有色眼鏡去審視窺探。不外乎你的能力有多強,學識有多高,單刀直入從外貌身材審略,如果容貌姣好身材妖艷的女官,必定繞不開權錢色的話題。這種刻板偏見根深蒂固,再加上人們對各種慾望的膨脹,很難在短時間內糾正這一觀念。

    就好比馬菲菲,一個京劇團唱戲的旦角,從北州市起步,短時間內搖身一變進入政界,混到了團市委,一路扶搖直上,混到現在的省會城市的常務副市長。如果說從學識能力講,很難信服,因為她的履歷就「不光彩」。戲曲中專畢業,分配到京劇團,何德何能成為副市長。她的美貌是繞不開的話題。

    再說眼前的董曉寧,就讀得正兒八經的211大學,還是碩士研究生,大學畢業分配到省委宣傳部,一干就是近二十年。從宣傳幹事一步步熬到省委宣傳部副部長,著實不易。抓住有效機遇登上了市長寶座。履歷很平淡,能力不見得有多突出,相貌也沒有馬菲菲驚艷,但氣質絕對不輸任何人。

    氣質是什麼,或許十個人就有九個人說不出來。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抽象意識形態,往往比直觀視覺更有衝擊力。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,亦或是歲月的沉澱,文化的積累,成長的軌跡,潛移默化地融入到言行舉止,體態相貌上。

    董曉寧就是這樣的女人,不能像其他女人穿裙子打扮得花枝招展,只能向男人一樣穿著料子褲,黑皮鞋,上身可以千變萬化,但突不出商務職業裝的範疇。今天的她上身著一件黑色羊毛呢大衣,裡面穿著棗紅色打底毛衣,燙著精幹的短髮,頗有領導風範。走路的同時,不忘回頭叮囑著旁邊的秘書,根本顧不上與打招呼的人回應。

    距離開會還有一定時間,陸一偉打算抓住有限時間見她一面。整理衣服快速下車,疾步走進大廳,看到她正步入電梯,加快腳步走過去微微一笑正準備打招呼,她抬頭定神瞄了眼,繼續低頭與旁邊的秘書滔滔不絕講著。

    陸一偉分外尷尬,可又不好意思打斷對方。等電梯來到6層,董曉寧快步走出去,似乎有打緊的要事。

    陸一偉不想錯過這次機會,硬著頭皮再次走上前叫了一聲。

    董曉寧停止腳步,一臉疑惑看著他。

    「董市長,我是陸一偉。」

    董曉寧眉毛一挑,上下打量一番,露出笑容道:「你就是陸一偉?」

    陸一偉客氣地點了點頭。

    「早就聽說過你,一直對不上號,真沒想到你這麼年輕。走,辦公室聊。」

    進了辦公室,董曉寧再次叮囑秘書道:「你現在就去和他們對接,務必今天晚上出結果,我等著。要是拿不下來,我直接接管了。」

    「好的,我現在就去落實。」

    秘書走後,董曉寧露出疲憊的神情,無奈笑了笑道:「事情太多,沒辦法。前天我聽說你來了,還打算這兩天下去看看你,可一直走不開,還習慣吧?」

    陸一偉連忙道:「您太客氣了,是應該我來向您彙報工作,那天您正好不在,所以就……還行,挺不錯的。」

    董曉寧回到辦公桌前坐下,壓了壓手道:「坐下聊,自己人,別那麼拘束。對了,忘了給你倒茶了。」

    說著,起身要倒茶,陸一偉趕忙道:「不勞煩您了,我自己來。」

    「抽煙不,桌子上有煙,自己拿。」

    「不必了,您房間這麼乾淨,我還是忍忍吧。」

    董曉寧笑了起來,再次打量一番,不停點頭道:「不錯,眉清目秀,儀錶堂堂,老范果然有眼光。我記得在你們的婚禮上見過你,當時還和其他人誇你來著,英俊帥氣,硬朗正直。隔了好長時間,我這記性都記不起來了,別見怪啊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