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05 現場辦公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05 現場辦公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笑容僵在臉上,壓著火氣道:「很在乎我的身份嗎,就算是作為一個學生家長或者普通社會人士,不應該給你指出存在的安全隱患嗎?」

    男子大手一揮道:「那你管不著,該幹嘛幹嘛去。嘴上說得輕巧,信口開河說了一通,你倒是給錢哪,沒錢說什麼也不管用。」

    南超看不下去了,急得想要亮明身份,陸一偉不放話他又不敢,只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,急在心裡。

    陸一偉耐著性子道:「你的意思是給錢就能辦了事?」

    「那當然了,縣裡幹啥的錢都有,就是沒有給學校的。你看看縣委大院,修得多氣派,就跟皇宮似的,再看看我們學校,還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,塌了也沒人管。」男子怨聲載道道。

    陸一偉聽著格外刺耳,卻無法反駁。他的話雖有些不中聽,但是實情。看了看錶,開會時間差不多能趕上,打算來個現場辦公。拿起手機打給蔣振濤:「我現在在津門鎮小學,你現在讓分管教育的副縣長和教育局的負責人過來一趟。」

    男子聽到此,似乎猜到了什麼。又仔細打量一番,結結巴巴道:「您該不會是新來的陸書記吧?」

    陸一偉抿嘴一笑,沒有回應。

    男子頓時臉色大變,身子有些站不穩,眼睛里釋放著驚恐和不安。踉踉蹌蹌突然扭頭拚命向教學樓跑去。

    很快,一個較為肥胖的中年男子急急忙忙跑了出來。腦袋頂上全禿,只能靠右半球的頭髮支援左半球,跑起來迎風飄揚,瞬間凌亂。此外,身材屬於五五分,褪比較短,跑起來樣子十分滑稽,就這樣都不忘整理飄逸的頭髮。

    氣喘吁吁跑到陸一偉面前定神一看,沒錯,就是新來的縣委書記,昨晚在電視上看到過。立馬伸出手激動不已道:「陸書記,實在不好意思,不知道您要來,怠慢了。」說完,回頭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男子,訓斥道:「還不趕緊給陸書記賠禮道歉!」

    那男子嚇得雙腿直打顫,身子前傾,頭儘可能地往下低,不敢看對方,唯唯諾諾道:「對不起,陸書記,恕我有眼無珠,不該那樣和你說話。」

    陸一偉向來同情弱者,尤其是工作在一線的領導幹部和教育工作者。連忙道:「你沒做錯什麼幹嘛要道歉,別這樣,我不怪你,應該慚愧的是我。你的話句句在理,句句刺在我心上。你叫什麼?」

    男子依然很緊張,抬頭看了一眼又趕緊低下頭,小聲道:「我叫李建鋒。」

    「很好,我就喜歡敢說話,說真話的人。」

    旁邊的校長按耐不住了,急忙道:「陸書記,我叫劉金山,在津門鎮小學工作二十餘年了。」

    陸一偉能聽懂他的話,閑聊道:「學校學生多嗎?」

    劉金山嘆了口氣道:「以前很多,最高的時候在校生達到1000多人,實在住不下了,我們租了民房上課。可最近幾年生源越來越少,到現在只有不到100人。」

    「哦?為什麼?」

    「津門鎮距離縣城近,好多人都去縣城讀書了,條件好一些的去了市裡,再加上這些年外出打工者越來越多,把孩子都帶出去了,流失相當嚴重。」

    「哦,這是現實問題,是城鎮化的必然結果。」

    「是啊,要是在家門口就能賺了錢,誰還願意跑出去打工。」

    正說著,兩三輛車急速駛進院子,還以為是副縣長來了,從車上下來四五個不認識的人。一個中年男子老遠就撅起屁股伸出手,笑盈盈地走過來握著陸一偉的手使勁搖晃著道:「陸書記,有失遠迎,是我們的責任。我是津門鎮黨委書記康傑,這位是鎮長李旭宏,這位是副鎮長……」

    陸一偉一一握了手,緊跟著右有兩輛車進來了。副縣長溫江河風塵僕僕走過來,擺出低姿態道:「陸書記,不知道您要調研教育,接到通知就趕緊趕過來了。」

    一群人滿是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,陸一偉沒時間享受這種優越感,直截了當道:「我是路過,順便進來看了看。剛才一輛大車差點把幾個學生颳倒,太危險了。我已經和李劍鋒同志說了,應該設立警示標誌,加強安全監管。」

    溫江河連連點頭道:「陸書記提得非常正確也非常及時,我這就責令教育部門加以整改。」

    「嗯,不單單是津門小學,應該對全縣中小學加大安全隱患排查力度,學校安全無小事,一旦出事,我們誰都擔不起責任。」

    一群人跟著點頭,幾個會來事的拿著筆記本快速記錄著。

    陸一偉環顧一周道:「教育局局長來了沒?」

    一男子趕緊上前,呲著黃牙道:「陸書記,我是教育局局長於俊志。」

    陸一偉頜首道:「和溫縣長對接,利用半個月時間對全縣學校進行一次摸底。一是排查安全隱患,再一個是排查教舍新舊程度,看看那些是危房需要維修或重建的,都統計回來。教育的錢不能省,在明年做財政預算的時候會加大傾斜力度。」

    校長劉金山帶頭鼓起了掌,其他人也跟著鼓起來。一旁的副縣長溫江河給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,似乎對其插手教育有些不滿意。陸一偉的眼神掃過來,他頓時面帶微笑,點頭應承。

    「先把津門小學的安全隱患排除了。我還要去市裡開會,先走了。」

    一群人瞬間圍了起來,七嘴八舌道:「陸書記,留下來吃飯吧,吃了飯再走……」

    儘管是客套話,陸一偉一一回絕,上車離去。臨走時從後視鏡看了眼溫江河的表情,看到他一臉不情願,嘴角不由得浮現出冷笑。

    今天是來了龍安縣的第三天,陸一偉明顯能感覺到龍安的領導幹部自上而下比較懶政,對待工作一點激情都沒有,個個溜須拍馬挺在行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想要扭轉這一局面,需要時間。可是,留給他的時間又有多少,三年,五年,還是更長。

    來之前,白宗峰當著眾人的面明確表態,明年就把他調回來。作為省城的市委書記這點事應該不是難事,如果真的如此匆忙,很多事都來不及開展。是抱著過渡的心態耐心等待,還是開足馬力干一番事業,耳邊有兩個聲音在迴旋……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