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200 王氏兄弟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200 王氏兄弟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王文超可能的確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,陸一偉沒再為難他,轉向另一個話題道:「王氏兄弟,你了解多少?」

    反正已經說開了,索性都說出去。王文超慢條斯理道:「在龍安提及王氏兄弟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即便在南州市,名氣都大得很。兄弟倆其實命挺苦的,早年間就死了爹娘,靠著親朋好友接濟長大成人。老大王志全在十五歲那年,走出了龍安,至於去了哪裡,沒人知道。後來聽別人說,他去了香港,加入了黑幫。後來到了深圳,給別人看場子,因為殺了人,蹲了十幾年的牢房。」

    「直到90年代初,他從外面回來了,而且帶回來一大筆錢,承包了永安鎮煤礦,開啟了他的發家之路。十幾年下來,賺了不少錢。還成立了鑫恆集團,在龍安,南州等地開發房地產,同樣發了財。在南州市企業家名錄里,兄弟二人榜上有名。」

    「王志全此人頭腦靈活,能說會道,很會來事,人際關係搞得相當好。聽別人說,他在中央,省里都有關係,和市領導都相處得非常融洽。而他弟弟王志安,生性勇猛,驍勇好鬥,膽大包天,龍安提起他沒人不害怕的。他哥哥不在的時候,主要靠偷盜為生,手底下養活著一大幫人組團偷盜,不僅在龍安,在周邊縣市都偷盜,龍安被稱為小偷縣,也就是從那時開始的。」

    「現如今,倆人洗白成了企業家,王志全還是市政協委員,主要負責地產生意。而王志安主要經營煤礦生意,在龍安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。」

    陸一偉從政這麼多年來,見過的富豪多了去了,而且親眼見證過從一貧如洗到億萬富翁,牛福勇就是最典型的代表。這些人身上有著共同特點,在資本原始積累時都帶有罪惡的原罪,甚至是帶血的。洗白過後搖身一變冠冕堂皇成為企業家,有的甚至進入政界,正當紅時。

    都說煤是帶血的黑金,全線飄紅的GDP,背後又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罪惡史。而如今,煤礦價格依然在上漲,近乎變態的瘋漲,曾經一噸煤不足百元,現在都漲到了上千元。日進百萬不是夢,只要加大馬力開採就行。牛福勇的三座煤礦一天可開採幾千噸,利益熏心的背後讓更多的人進入癲狂狀態,由此可見,鑫盛煤礦和龍江煤業搶奪煤炭資源在情理當中。

    很多事不能去深入追究,要是揪著不放估計沒一個企業經得起推敲的。尤其是涉煤企業,幾乎背後都隱藏著不可告人的黑幕。沒人敢揭開蓋子,一旦揭開,牽扯的利益恐怕能震動官場,動搖根基。

    不說王氏兄弟,就說牛福勇背後,有多少人趴在上面吸血,多得數不清。官商勾結達成的利益輸送,在煤礦企業最為明顯。此外,說是杜絕官商勾結,這本身就是個偽命題。自古以來,官商從來沒有分開過。左宗棠一死,胡雪岩的商業帝國崩塌,李鴻章駕鶴西去,盛宣懷難逃其劫。誰敢說,哪個企業背後沒有人撐腰做主,幾乎都有各自的金主。

    即便是王氏兄弟,背後同樣有人在搖旗吶喊,至於是誰,似乎成了禿子頭上的虱子,明顯不過。

    陸一偉換了個方式問道:「王氏兄弟起家的時候,劉縣長在什麼部門工作?」

    提及敏感話題,王文超謹慎了許多。他也害怕劉占魁打擊報復,小心翼翼道:「好像在永盛鎮。」

    「什麼職務?」

    「農科員,還是統計員,我記得不太清楚。」

    「之後呢?」

    「之後當選為副鎮長,黨委副書記,鎮長,黨委書記,在永盛鎮耕耘了將近十年。然後從黨委書記進入縣政府擔任副縣長分管工業,再到常務副縣長,直接上了縣長。」

    聽完他的履歷,如果說王氏兄弟和劉占魁沒關係,打死都不信。如果沒猜錯的話,王氏兄弟將其一步步扶上來,而他給對方創造了無限的商機,這樣的同盟關係在官場屢見不鮮。也正是劉占魁在背後撐腰,王氏兄弟才敢在龍安膽大妄為。

    陸一偉又問道:「除了煤礦,房地產,他們還經營著什麼產業?」

    王文超想了想道:「好像還在做鋼鐵、建材、商業、餐飲、娛樂等等。據說在南州市開著三家酒店,四家娛樂場所。此外,在伏山有高檔會所,一般不對外,我也沒進去過。」

    「哦,這麼說他們的生意做得挺大的。」

    「嗯,在南州市算得上有名的企業。」

    「那龍安還有什麼企業?」

    王文超想了半天道:「好像除了煤礦外,沒什麼企業了。對了,龍安最出名的土特產是野酸棗,當年成立一家野酸棗公司,不過後來經營不善倒閉了。其廠長林希文是個很有能力的人,只可惜……」

    「可惜什麼?」

    「好像的罪過王氏兄弟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陸一偉見了解的差不多了,起身道:「我明白了,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。」

    「好的,那您也早點休息。」

    送走王文超,陸一偉更加睡不著了。一個企業把控著一個縣的經濟命脈,多多少少有些恐怖。而且今天下午出去轉的時候,發現進城的一條街上,全都是洗頭房,數目多得令人髮指。一個縣被管理成這樣子,當政者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。

    也不知道今天下午西江煤焦集團董事長調研結果怎麼樣,劉占魁沒向他彙報。而市委邵書記給他三天時間解決,怎麼可能,顯然有些不切實際。但還得向他彙報工作,如何彙報,這就需要技巧了。

    夜深人靜,安靜地出奇。這時候,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震動起來。他貓著身子一看,居然是牛福勇。

    「陸哥,睡了?」

    「沒呢,怎麼這時候想起給我打電話了?」

    牛福勇嘻嘻哈哈道:「我剛喝完酒回到酒店,突然想起你當縣委書記了,給你打個電話,看看忘記兄弟了沒,哈哈。」

    牛福勇說話向來沒輕沒重的,陸一偉早已習慣。笑著道:「你現在是大老闆了,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。」

    「哈哈,怎麼會呢,永遠是好兄弟。明天有時間不,我過去看看你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想讓他來,可又不好駁面子,道:「我也是剛來,好多工作沒理順,你要想過來就來吧。」

    「成,那就明天見,哈哈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