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97 兩頭討好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97 兩頭討好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當天晚上,在龍安縣賓館舉行了老幹部座談會。電視台進行了全程報道,陸一偉喝了不少酒。從總體效果上看,基本達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    劉占魁猜得沒錯,他就是要利用宣傳手段在龍安樹立威信,站穩腳跟。這種另尋僻靜的手法可以有效地避免與對方發生正面衝突,不與其硬碰硬,用懷柔的手段慢慢瓦解他的勢力。

    從賓館出來,陸一偉直接來到縣委家屬院。蔣振濤的執行力還算不錯,當天就從別墅搬到了單元樓。

    單元樓比起別墅遜色了不少,不過面積足夠大,差不多有150平米左右,三室兩廳兩衛,裝潢依然很高檔,多了些家的溫馨。

    回到家中,穿著便服的付江偉從沙發上站起來,看到曾經的領導秘書搖身一變成了縣委書記,不得不感嘆世事無常。略顯拘謹地道:「陸書記,您回來了?」

    陸一偉確實喝的不少,胡鵬為其脫了外套,揮揮手道:「那麼客氣幹嘛,快坐。」

    付江偉坐下來,陸一偉取出煙遞上,笑呵呵地道:「前陣子見了面都沒來得及在一起好好聊聊,這些年你變化挺大的。」

    「是嗎,我怎麼沒感覺出來?」

    「自己當然發現不了自己的變化了,那你覺得我有變化嗎?」

    付江偉笑著點點頭道:「比以前胖了一點,越來越像領導了。」

    「這是在諷刺我嗎?」

    「不不,當然是誇讚您了。」

    看到付江偉拘束的樣子,陸一偉靠上前拍拍肩膀道:「老付,還記得咱們當初打黑除惡時天天鑽到一起,聊不完的話題,道不盡的情誼。所以,你別把我當成什麼所謂的領導,還是當年的兄弟,放開點,老是這麼綳著幹嘛。」

    付江偉尷尬笑了笑道:「我倒想放開,咱倆現在不在同一級別了,要是還像以前那就是以下犯上了。」

    「行了,在我這沒那麼多規矩,還是好兄弟。」說罷,進而眉頭緊鎖道:「怎麼樣,發現什麼了沒?」

    付江偉點點頭,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針孔攝像機遞給他道:「在你辦公室發現了三個這樣的攝像頭。一個的全景,一個對準了你的辦公桌,還有一個在休息室。而且極其隱蔽,全景的這個在對面的畫內,對準辦公桌的在頭上的燈內,休息室的則是在插孔內。另外,我在花盆裡還發現了竊聽器。不僅如此,剛才在你住處發現了同樣的設備,車裡安裝了定位器和竊聽器。我查了型號,是警用的,上面還有編碼。」

    陸一偉聽了異常震驚,果然不出所料。重重一拍沙發道:「看到了吧,這就是龍安的風氣,居然監控到我頭上了。還好我提早發現,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你確定沒有了嗎?」

    「嗯,我用專業的儀器仔仔細細搜查過了,確定沒有了。」

    陸一偉鬆了口氣冷笑道:「這種卑劣的手段著實令人髮指,駭人聽聞,這樣充分說明了龍安官場多麼混亂。此外,這裡的治安非常糟糕,眼下我不會著手處理此事,一切等你過來后再說。」

    昨晚接到他的電話,付江偉興奮得一晚上睡不著覺。倒不是因為即將升遷,而是能真正施展拳腳大幹一番。在南陽,他一直被壓著,甭提過得多窩囊。頜首道:「我隨時等著您的召喚。」

    陸一偉笑了,道:「還是當年咱默契的合作,你放開手腳大膽地干,出了事我在背後為你撐腰。至於干到什麼程度,就看你怎麼幹了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見時間差不多了,付江偉起身道:「陸書記,我就先回去了,你要早點休息。」

    「急什麼,大老遠跑過來,我已經讓胡鵬給你安排好住處了。」

    付江偉執意要回去,陸一偉沖胡鵬遞了個眼色,將其送到樓下。

    付江偉走後,陸一偉拿起針孔攝像頭把玩了半天,重重扔到桌子上,起身進卧室更衣洗澡準備睡覺。

    剛換了衣服,有人敲門。陸一偉還以為是胡鵬,想都沒想開了門,轉身問道:「送走江偉了?」

    「陸書記,是我……」

    陸一偉猛然回頭,認出了眼前的男子,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長沈晨為。

    這是面見他的第四個常委,至今還有六個常委尚未露面,只是昨天來得時候草草見了一面。按道理說,縣委書記到任,最先面見的就是常委,然而,其他人不知什麼原因遲遲不肯露面。沈晨為來得晚了些,至少態度還算誠懇的。

    「哦,是沈部長啊,快進來坐。你看我剛換了衣服……」

    沈晨為關上門走進來連忙道:「不礙事,都是自己人。本來白天就應該見您的,臨時去市裡開會了,來得晚了,還望您見諒。」

    陸一偉坐下取出煙遞上謙虛地道:「您是前輩,應該我去看您才對。」

    沈晨為趕忙擺手道:「陸書記,千萬別這麼說,最起碼的禮數我還是懂的。」

    見對方放低姿態,陸一偉眯著眼微微一笑道:「沈部長是遷安人?」

    沈晨為頗為意外,驚訝地道:「陸書記到過遷安?」

    「沒有,包秘書長是我的上司,他是遷安人。」

    沈晨為頻頻點頭道:「包秘書長是我們遷安的傑出人物,我和他在一起吃過幾次飯,不過不是太熟。」

    從一個局外人入手,化解了初次見面的尷尬。沈晨為長得個頭矮小,頭髮稀疏,相貌平平,頻頻轉動的眼珠子可以判斷此人詭計多端,八面玲瓏,比較狡猾。相反,賀崎森要比他為人正直,光明磊落。看一個人看眼睛就足夠了。

    另外,他深夜造訪也足以說明了他的性格。並不想讓劉占魁知道,但又不得面見,這樣做兩頭不得罪,也想兩邊討好。這種人在官場上屢見不鮮,所謂的牆頭草、老好人就是指他們。

    這類人表面看似聰明,實則不然。要是足夠的聰明可以在兩派之間輕鬆迂迴逃脫,要是耍小聰明下場會很慘,就看會不會做事了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