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93 三講活動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93 三講活動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賀崎森從驚恐中覺醒過來,嘴角露出一絲蔑笑,道:「陸書記,您害怕嗎?」

    陸一偉關上門從容淡定地回到辦公桌前,拿起煙遞給他道:「我害怕什麼,害怕被人暗殺?我想還沒人敢對我下手。」

    賀崎森立馬道:「你不怕,我更不怕。土埋半截的人了,再有幾年就退休,就是他翻了天,又敢把我怎麼樣,大不了告老還鄉,可想到龍安小人當道,夜不能寐,心不能靜,思不能忘,魂不能滅。我要等到龍安太陽重新升起的那一天才肯罷休。」

    從談吐看,賀崎森文化底蘊不差,出口成章,用字精準,這是多年工作的沉澱,即便是陸一偉,也不見得有他這兩下子。從情緒看,此人是有良知的人,至少關心龍安事業,百姓疾苦,至於與其有沒有利益衝突,敢於直面挑破毒瘤,勇氣可嘉。

    如果沒有張衛東這檔子事,陸一偉可能會與其交流一番。但現在不行了,不打算髮表任何意見。道:「老賀,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但沒有調研就沒有發言權,對照你剛才的彙報我會帶著問題逐項核實的。至於如何做,怎麼做,我心裡還沒有譜。不過,有些話只能在私底下說,一旦上了檯面就很難下台了。」

    賀崎森滿以為年紀輕輕的陸一偉會熱血沸騰,沒想到如此沉著冷靜,頗為失望。尷尬笑了笑道:「陸書記,我剛從所講的,是一個老黨員,一個老革命的肺腑之言。不單單代表我個人,代表了全縣80萬百姓的共同呼聲和夙願,希望您在接下來的工作中要明察,能夠為龍安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,而不是拍拍屁股走人,這樣,所有燃起的希望即化為泡影。」

    陸一偉依然不接茬,轉移話題道:「老賀,我有個想法。想借著宣講十七大精神之際,在全縣範圍內開展一次『講黨性,講政治,講修養』的三講活動,為期三個月,由縣委牽頭,宣傳部和組織部具體組織實施,可以考慮成立領導組,由我親自擔任組長。至於如何學,學什麼,學到什麼樣的效果,你來權衡把握。」

    賀崎森有些難以置信,難道這就是他的「第一把火」?不想著如何搞活經濟,居然搞這些花架子工程,讓人失望之極。但對方是縣委書記,他又不能不聽。情緒低落道:「陸書記,在十七大召開后全縣已經學過一次了,有必要再搞一次嗎?而且我聽說,明天中央可能統一要搞科學發展觀學習活動,這不是重複了嗎?」

    陸一偉眯著眼看著他道:「學無止境,學海無涯,學習是基礎,只有精準把握國家宏觀政策和相關會議精神,才能有效的,科學的指導各項工作。國家層面的學習那是常規工作,而我們要搞的『三講』學習,是具體到龍安縣的重要舉措。在這次學習中,要突出兩個關鍵點,一個是民主集中制,一個是民主生活會,唯有把這兩項搞好了,才算學得成功。」

    賀崎森似乎揣摩到陸一偉的意圖,半天點頭道:「好的,我這就安排人起草方案,不,去親自起草,到時候讓您過目。具體什麼時間開始,年後嗎?」

    「對於我們公職人員來講還分年前年後嗎?」

    「明白了。」

    賀崎森要走,陸一偉起身握著手道:「賀部長,有些話只能放在肚子里,而不是為了發泄說出來。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但說過之後對自己對別人又有什麼好處,你心裡明白。」說著,沖著他眨眨眼。

    賀崎森理解了眼神的含義,羞愧難當。湊到耳邊道:「陸書記,我真的是壓抑了很久,想和您傾述一下,要不憋在心裡慌得很。」

    「嗯,改天有時間好好聊聊。」

    陸一偉繼續道:「我是秘書出身,在你們眼中是秘書黨,對文字東西比較敏感。再加上我大學學的是漢語言文學,相對而言比較重視宣傳工作,你要在這上面下點功夫。」

    對方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,賀崎森趕緊接著道:「下一步,我將在全縣範圍內重點安排部署宣傳工作,從多角度多領域深化宣傳。」

    「嗯,只要事關宣傳工作,到時候叫我,我親自出席。對了,今晚的座談會你陪我去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賀崎森走後,陸一偉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,對他剛才的大膽言論有些后怕。這要是真傳到劉占魁耳朵里,不等自己出擊就沒有反擊的餘地了。不過他說的沒錯,劉占魁壓根沒把自己放在眼裡,當成「傀儡」在手中把玩。哼,誰玩誰還不一定呢。

    再說賀崎森,表面看起來老實巴交,嫉惡如仇,不過此人口風不好,能不能重用,值得商榷。但眼下正用人之際,他是第一個「投靠」的人,應該讓他發揮餘熱重用。至於效果如何,就看接下來的「三講」活動如何開展了。

    剛才提出的「三講」,陸一偉是在他講話時臨時總結的。本來就想從意識形態抓起,現在思路基本清晰了。沒有黨性,沒有原則,沒有修養,談什麼政治,講什麼發展,他要從不痛不癢的角度一點一點撬開龍安的銅牆鐵壁。此外,此舉還可以麻痹對方。

    想到剛才張衛東站在門口,不禁毛骨悚然。他突然記起當年在高新區的時候,為了監控他在車裡裝了定位器。那麼,這房間內有沒有竊聽器攝像頭之類的,很難說,必須好好清查一遍。

    時間還早,他原打算從明天開始展開調研,而且第一站打算去公安局,現在不得不調整思路。直接捅劉占魁的老窩此舉不太明智,很容易引起對方的警惕。臨時改變主意,第一站前往文聯。

    摁下辦公桌上的電話,不一會兒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跑了過來。萬般虔誠地道:「陸書記,您找我?」

    見陸一偉有些納悶,趕緊自我介紹道:「陸書記,我叫廖志飛,縣委辦副主任,分管辦公室及後勤會務等工作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有搭理他,看了看錶道:「通知文聯,半個小時后我去調研。」

    「好的,好的,我馬上去安排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