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87 龍安教父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87 龍安教父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關於此事,陸一偉有所耳聞,而且還看過相關方面的報道。那時候企業搬遷的事還一團糟,哪有心思操別人的心。誰曾想,看似和自己毫無關聯的事情居然聯繫到一起。

    他很反感蔣振濤的表述,面無表情道:「這是小事嗎?照你這麼說,驚動記者是大驚小怪了?」

    蔣振濤面露赧色,選擇了沉默。

    陸一偉尋思片刻道:「你把這件事的情況給我拿過來,另外,把龍安的基本情況準備上一套資料,我要看。」

    蔣振濤出去了,他沒有回辦公室,而是來到走廊的另一側,四周看看確定沒人後閃進了縣長辦公室。

    劉占魁正在悠閑地曬著太陽喝著茶,蔣振濤進來坐下道:「劉縣長,陸書記和我要龍江煤業和鑫盛煤礦的情況,您看……」

    劉占魁端起酒盅大的茶杯抿了一口,沒有立馬咽下去,而是停留在口腔中讓茶多酚因子緩慢刺激著味蕾,品嘗了半天緩緩咽了下去,咂巴著嘴道:「好茶,要不你來嘗一口?」

    蔣振濤連忙擺手道:「我早上不喝茶,要不晚上睡不著。」

    劉占魁慢條斯理地調試著功夫茶,又倒了一杯點燃煙道:「他要你給他就得了,這事還需要問我?」

    蔣振濤隱隱擔心道:「那是交實底還是對外公開的?」

    劉占魁瞪了一眼道:「老蔣啊,都是老革命了,連這點尺度都把握不好?你自己看著辦吧。」

    蔣振濤明白了,點了點頭。

    劉占魁問道:「他問你什麼了?」

    「什麼也沒問,剛才問了下修建縣委大樓的事,早上的時候又提出要搬離別墅,到家屬院居住。」

    「哦,那就按他的意思來唄。記住,這段時間不管他提出什麼要求,想盡一切辦法滿足他。這小子下來不過是過渡的,伺候好了讓趕緊滾蛋,省得他吃飽了沒事幹到處插手。」

    蔣振濤嘆了口氣道:「要不是這小子橫插這一個杠子,縣委書記就是您的了。不過我仔細調查了,這小子來頭可不小啊。別的不說,他老丈人是西州市委書記,還有多個省領導在背後撐腰。」

    劉占魁不屑地道:「有人撐腰還跑這麼遠的地方來?哼,大可不必管這些。據我了解,這小子得罪了省委書記,一腳給踹下來了。就是有當省長的老丈人,照樣不管用。當然了,自然有人幫他在背後活動,用不了幾年就可能調離。我對他沒什麼要求,好好乾他的縣委書記,最好不惹事不亂插手。他要是敢背後亂動,我敢讓他走不出龍安縣!」

    蔣振濤心裡一震,他十分了解劉占魁的手腕。在龍安縣是說一不二的人物,長期把持龍安官場,手裡握著生殺大權,無論黑道白道,沒人敢惹,私底下有人叫他為「龍安教父」。蔣振濤比他年齡還大,見了面都規規矩矩的,說話小心謹慎,生怕那句話說得不對或者聲調高了遷怒於他。

    蔣振濤沒有回應,而是在腦海中權衡著利弊。陸一偉剛來,還摸不准他的脾氣和底細,但此人絕非善類。而劉占魁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裡,再加上因為沒上縣委書記心裡有氣,倆人之間必然會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。一個是掌控重權的本土派,一個是背景深厚的空降派,至於誰輸誰贏,誰也說不準。

    蔣振濤心裡有自己的小九九,不想在血雨腥風的獅虎鬥中兩頭受氣,左右為難。用餘光觀察劉占魁的臉色,見面色柔和,試探性地道:「劉縣長,我想和您商量件事。」

    劉占魁端著茶杯斜瞟了一眼,似乎已經猜到他要說什麼,沒有作聲,而是慢慢地品他的茶。

    蔣振濤心一橫,鼓起勇氣道:「劉縣長,過了這個年,我就54歲了。最近一段時間血壓高得厲害,昨晚差點暈倒在廁所。此外,腦袋也不好使了,記憶力直線下降,再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怕是吃不消。新來的書記周歲才35歲,我比他大將近20歲,這麼大年紀伺候和我兒子差不多年齡的人,似乎也不太妥帖。所以,我還是退居二線吧。」

    「啪!」

    劉占魁將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,頓時裂開,四分五裂。兩道眉毛往上一挑,大眼珠子露出眼白盯著他,嚇得他渾身發抖。

    與其對視幾秒,劉占魁又恢復原狀,閉上眼睛道:「振濤啊,你是我一手提拔上來的。從農技站的一個小科員,一路提拔到縣委辦主任,還頂著壓力給你入了常,為什麼,是你很優秀嗎,還是工作非常的出色?都不是。你最大的優點是聽話,辦事也還算牢靠。但也有缺點,膽子太小。這麼多年虧待過你嗎,孩子分配工作,老婆住院,包括你遠方親戚的事都給你辦了,怎麼好好的想要退出呢。」

    「別胡思亂想,繼續好好乾你的工作。盯住他,我要掌握他的一舉一動。」

    蔣振濤臉色發白,唯唯諾諾道:「劉縣長,即便你想讓我繼續干,陸書記不見得會用我啊。」

    劉占魁淡然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道:「這你就放心吧,他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,連女人的滋味都沒嘗夠就想當家做主,還嫩了點。趙德軍夠老辣吧,最後還不是乖乖地離開了?就是邵書記也得給我面子。在龍安地盤上,沒人敢和我叫板。只要我不吭聲,縣委就是花架子,一個空殼子,想要動人,不經過我同意他敢。」

    面對劉占魁一身的匪氣,蔣振濤敢怒不敢言。這那是縣長,和黑社會老大有什麼區別。真想不明白市裡是眼瞎還是耳聾,能讓這種人掌控龍安縣長達十多年。有些事,只能在心裡想想,沒人敢動真格的。

    蔣振濤退而求其次道:「好吧,我身體真的有毛病,頂多能撐一年。您還是儘快物色新的人選吧。」

    「嗯,我會考慮的。他現在在辦公室?」

    蔣振濤點了點頭。

    劉占魁掐滅煙頭道:「你先過去,一會兒我過去看看他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