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82 本土勢力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82 本土勢力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去往龍安縣的路上,常務副部長焦海波主動提出要與陸一偉同車,對於如此友好的態度陸一偉欣然接受,畢竟人生地不熟的,將來可能很長時間要在這片土地上耕耘,多結交幾個朋友路才好走。

    焦海波50多歲,長得慈眉善目,性格溫和,比較平易近人。上車后,他主動攀談起來:「陸書記,你應該是咱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了吧?」

    陸一偉謙虛地道:「承蒙各位領導抬愛,我沒有具體統計過,其他縣市區什麼情況不太清楚。」

    「哦,聽說你03年的時候就當過縣委書記?」

    「沒有,當時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主持過工作,只有短短的幾個月。」

    「那也相當厲害了,那時候你頂多30歲出頭吧,我在你那個年紀還在鄉鎮摸爬滾打呢。年輕就是資本,有這麼好的條件肯定進步快。我猜想,你在龍安縣超不過三年。」

    陸一偉似是而非道:「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,也可能一干就是十年。」

    「哈哈,那不可能。關於你的事迹早些年就傳開了,很有能力和魄力,想你這樣年輕有為的幹部實在太少了。何況是省管幹部,下來就是過渡一下,用不了多久就又回京城了。」

    焦海波言語間充滿羨慕之情,但沒有惡意。來之前,白宗峰也不止一次和他說過,先下去,等合適的機會再調回來。如果在幾年前他會輕信,現在早已過了對未來充滿幻想的年紀,除了靠自己,任何人都是假的。

    陸一偉岔開話題道:「焦部長原先在哪個單位任職?」

    提及自己,焦海波嘆了口氣道:「我的命就沒你那麼好了,在縣區呆了差不多30年,直到前年才調回來。干過的工作多了去了,不過乾的時間最長的就是組工工作,將近20年,到了承文縣組織部長止步。為了給別人騰位置,才把我調回市委組織部。我看過你的履歷,也干過組工工作,對不?」

    「嗯,時間也不長,不過那段時間是我最難忘的,學到了不少知識。」

    焦海波以一副老大哥的姿態道:「組工工作不好乾,儘是些得罪人的事。尤其在選人用人上,有些時候真正的人才上不來,而上來的都是一些走關係走後門的人,哎!」

    他說此番話,至少把陸一偉當成了朋友,若不然誰敢在一個初次見面的人面前提及這些隱晦的話題。萬一那一天傳到某個領導耳朵里,晚節不保。在不了解對方情況下,陸一偉不輕易發表言論,只是微笑回應。

    見他不搭茬,焦海波轉移話題道:「你剛來,對龍安的情況還不熟悉,這個縣是南州最窮最偏遠的縣區,好多人都不願意去那裡下鄉。路途遙遠不說,路還不好走,來回一折騰四五個小時,半天時間沒了。此外,該地民風彪悍,比較野蠻,小偷和混混居多,外人一聽是龍安縣的,個個躲得遠遠的,人為地排外。所以,很多人不願意來這地方供職。五年期間,已經連續換了三任縣委書記了,居然都出現了問題,有些駭聞。」

    陸一偉一邊聽著一邊思考著,饒有興趣道:「都出了什麼問題?」

    焦海波中午喝了點酒,話有些多。再加上喜歡說,滔滔不絕講了起來:「第一任書記是因為煤礦的事倒下的,而第二任是主動提出了辭職不幹了,第三任同樣栽到煤礦上,說是有經濟問題和用人問題,其實誰都心知肚明,是本土勢力排擠打壓得干不下去了,被扣了大帽子趕出了龍安縣。」

    「其實你來之前,市裡已經初步擬定龍安縣縣長劉占魁接任縣委書記,但接到省里的通知后,不得不重新考慮調整。」

    聽到此,陸一偉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,怪不得邵中傑對自己不冷不熱的,原來壞了他的計劃。另外,要是龍安縣的情況真如他所說,看來以後的工作不好開展啊。忍不住多了一句:「劉縣長此人怎麼樣?」

    提及此話題,焦海波相對警惕了些。含含糊糊道:「占魁就是龍安縣人,工作閱歷相當豐富,三十多歲就從鄉鎮書記提拔到副縣長,當時在全市引起不小的轟動,都覺得此人前途無量。誰知前進的腳步一下子放緩,在副縣長位置上就幹了兩屆,總算擠進常委,又幹了一屆才到了縣長位置上,這一干,到今天已是第八個年頭。」

    「占魁脾氣不好,說話直,有時候說話口無遮攔,也可能因為這樣的性格才止步不前。但他這人也有優點,執行力特彆強,市裡交辦的任務往往是第一家完成,當地的幹部都比較怕他。」

    焦海波說得很隱晦,不過陸一偉聽懂了弦外音。此人長期霸居掌控龍安官場,剛愎自用,獨斷專權,我行我素,不出意外,前幾任都是他擠走的。如此有手腕的人,看來今後要與拉開持久戰了。

    陸一偉向來吃軟不吃硬,更不懼蠻橫之人。越是有性格的人,越容易暴露缺點。像張東子、牛福勇、李海東這樣野心十足的人都能降服得了,又何懼區區一個人。相反,那種笑裡藏刀,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有些防不勝防。

    焦海波在說話的時候一直在觀察陸一偉的一舉一動,讓他驚嘆的是,此人極其鎮定,表現出與年齡不相符的老成穩重。怪不得上層路線走得好,自然有過人之處。不管別人怎麼想,這個朋友他是交定了。且不說為人如何,就憑他背後的勢力也值得深交。

    他話鋒一轉道:「龍安官場比較混亂,是有一定的歷史原因的。將近十年沒有提拔過幹部,一些重要部門的負責人都和我年紀差不多,出現嚴重斷檔的態勢。所以,建議你到任后在組織上多下下功夫,砍掉一批老傢伙,提拔一批年輕幹部上來,這樣才能保證有序接檔,工作才有激情活力。」

    「多謝焦部長指點。陸某初來乍到,以後要是有不懂的地方還得向你多多請教。」

    焦海波哈哈一笑道:「好說,好說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