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78 難以割捨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78 難以割捨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這兩天的飯局沒斷過,一個接一個。周五晚上,白宗峰親自召集主持,市委辦公廳全體為陸一偉送行。這一晚,白宗峰喝高了。或許在座的都沒見過他喝醉酒,而為了陸一偉,他喝得不省人事。如此高規格的送行儀式,據包樹銘說從來沒有過,足以可見對其的疼愛和不舍。

    臨行的前一天晚上,郭金柱在東湖會所做局為陸一偉餞行。以他的影響力號召力,召集了徐才茂、白宗峰、張志遠等人。這一晚,陸一偉喝醉了。有時候想想,他何德何能受到這麼多領導的關愛和器重?張志遠曾經總結過,他為人仗義,重情重義,嫉惡如仇,做事踏實,辦事牢靠,且分寸拿捏到位,這樣的人不管是什麼領導都喜歡。

    這是秘書黨得天獨厚的優勢和資本。

    從現在開始,他暫時告別了秘書,真正以一名執政者的身份去主政一方,至於以後會不會再從事秘書,他也不敢保證。

    儘管昨晚喝多了,第二天還是早早醒來了。范春芳一整夜沒睡,就陪在他身邊守了一夜。看著妻子憔悴的面容,陸一偉努力微笑,摸著臉頰心疼地道:「一夜未睡?」

    范春芳抿嘴一笑搖搖頭道:「你好點了嗎?」

    陸一偉坐起來揉揉發脹的腦袋,看著旁邊正在熟睡的朗朗,在額頭上親了一口,又摸了摸手腳,下床道:「好些了,幾點了。」

    「還早呢,才六點半,要不你多睡一會兒吧。」

    「不用了,我還是早點出發吧,到南州市將近5個小時的路程,走得晚了到了就中午了。」

    「急什麼,今天不就是報到嗎?」

    「那也得提前去,早點報到早放心。」說完,進了衛生間洗漱去了。范春芳立馬來到廚房為其準備著早餐。

    洗漱好后,陸一偉把手邊的東西收拾到包里,四周看看確定沒落下,可心裡依然不踏實。又來到書房翻騰了半天,看到書桌上散落著《西江文學》,猶豫片刻裝了進去。

    6點50分,胡鵬上來了。提著大包小包往下拿,把後備箱塞了個滿滿當當。范春芳不知該幹嘛,既要做飯又要盯著收拾東西,結果把面都煮糊了。

    「我重新煮一晚吧。」

    陸一偉不嫌棄地從鍋里撈出來道:「我就喜歡吃糊的,有味道。」

    范春芳看著他想笑,卻笑不出來。

    終於要走了,范春芳心裡空落落的。將陸一偉送到樓底下,緊緊地攥著他的手生怕情緒失控,一直在努力剋制著。陸一偉能感覺到她手指間傳遞的力量,同樣心煩意亂,戀戀不捨,卻不能表現出來,因為他是這個家的頂樑柱。

    來到車跟前,陸一偉停止了腳步。回頭看著凄涼而充滿期盼的眼神,抬起手摸著臉頰淡然一笑道:「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,還是那天說好的,讓淑曼中午接送孩子,你也輕鬆些。」

    范春芳點點頭道:「嗯,那你路上慢點,到了記得打電話。」

    「行,那你回去吧。我又不是不回來,說不定周末就回來了。」說完,拉開車門決然上了車。

    范春芳站在原地,看著車子慢慢前行,看著車窗緩緩關上,待車子駛出大門時早已淚流滿面。

    這個家,很難再感受到男人的溫暖。

    因為她從小經歷過來的,爸媽工作忙,時常把她一個人丟在家,孤獨佔據了她的全部。即便是現在,父親都很少回家。那時候她就發誓,長大以後一定要找一個留在身邊的男人,結果事與願違,重蹈覆轍,走她母親走過的老路,這就是命!

    陸一偉一直盯著倒車鏡,觀察著范春芳的一舉一動。看到她落淚,胸悶心碎。還好兒子在熟睡,要是叫著他爸爸拉著他不讓走,更加難以割捨。

    胡鵬通過兩三年的磨合,基本摸清了陸一偉的脾性。何況這種分別時刻,他故意把車速放緩,等離開小區才提速。

    透過車窗,陸一偉一路觀望著自己曾經戰鬥過的地方,恨不得用最短的時間內把一街一景都記下來,用不了多久,這裡可能將不復存在。

    總結他在江東市委三年工作,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事,一直躲在白宗峰背後默默奉獻著,做他的幕後英雄。看似平淡無奇,但學到了不少知識,積累了不少經驗。也許在今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,他無法擺脫白宗峰的影子,甚至會沿著的腳步學他的工作作風,為人處世。到了後期,才能突破固有的思維方式找到自己的風格。

    在別人眼裡,對白宗峰的評價並不高。能力一般,水平有限,要不是有京城背景,估計當個區委書記都夠嗆。人云亦云,除了羨慕嫉妒再找不到合適的理由。但陸一偉和別人的看法不同,白宗峰還是有真才實學的。若不然,就是再有天大的關係也是扶不起的阿斗。

    省會城市和其他地級市不同,任務量至少是別的地方三倍以上。他能在三年內讓這麼大的市平安穩定,這就是他的政績。換做別人,未必能做得比他好。

    車子行駛到高速入口時,胡鵬回頭道:「陸叔,前面的車是不是在等你?」

    陸一偉坐起來一看,看到一輛黑色雅閣轎車開著雙閃停在路邊,一高一瘦男子站在車邊凍得瑟瑟發抖,不停地往車的方向張望著。

    「車牌號是多少?」

    胡鵬仔細看了看道:「西E-A9055」。

    從車牌上可以讀懂很多官場奧妙。「E」可以肯定是南州市的代碼,而「A」在字母里排序最大,就是一般人都會習慣於選擇這個字母。最關鍵的是數字「9」,同樣在數字里排序最大,別人同樣可以用,但「A9」組合,基本上普通人用不到,應該是處級以上的領導才有權使用。至於後面的三位數字,不出意外是從市委書記往下排序,輪到縣副處就到後面了。從特有的標識,不管是官員還是工作人員,一眼就能認出來。尤其在路上狂奔時,交警基本不敢攔,在南州市暢通無阻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