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75 即將啟程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75 即將啟程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放下手機,陸一偉還沒來得及回味剛才的對話,聽到防盜門鎖的轉動聲,朗朗叮叮咣咣跑了進來,緊接著范春芳發出了驚訝的叫聲:「媽,您來了?」

    陸一偉聞訊走了出去,范春芳看到他系著圍裙有些難以置信,環顧四周又仔細打量一番結結巴巴道:「家裡是你收拾的?」

    陸一偉蹲在地上抱起朗朗親了幾口道:「怎麼,不可以嗎?」

    「我的天哪,衣服也給洗了,這是要為我們做飯嗎?」

    范春芳像參觀別人家似的挨著轉了一圈,又跑進廚房看了看,頗為感動地道:「怪不得今天喜鵲一直嘰嘰喳喳叫喚不停,原來是有好事啊。怎麼今天回來這麼早?」

    「單位沒事就回來了,晚上給你們做紅燒排骨,好好犒勞一下你娘倆。」

    范春芳喜笑顏開,手臂搭在他肩上道:「當了區委書記就是不一樣,馬上就要上任了,有什麼感覺?」

    她還不知道今天發生的事,陸一偉刻意迴避道:「你先帶孩子玩,飯馬上就好。」

    「好,那我就偷懶一晚,嘗嘗陸大廚師做得美味佳肴。」說著,從懷裡接過孩子,開心地道:「朗朗,爸爸給我們做飯,開心不開心啊。」

    朗朗似懂非懂點了點頭。

    看到這一幕,想到自己即將啟程,以後就要過聚少離多的日子,心裡格外難受。進了廚房,心不在焉地切著菜,腦海里在想著如何和她說此事,就怕她接受不了。

    不知什麼時候范春芳出現在背後,把他嚇了一跳。

    范春芳見他有心事,從手中接過菜刀道:「還是我來吧,你歇著去,多陪陪你兒子。」

    「不用,我來吧。」

    范春芳看著他疑惑地道:「你是不是有什麼事?」

    「沒有啊。」

    「哦,那我看你有些癔症,不會是情況有變吧?」

    陸一偉微微一笑搖了搖頭。

    范春芳似乎猜到了什麼,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道:「你別太焦慮,成就成,不成就不成,只要我們一家在一起,我壓根不在乎什麼區委書記,健康平安比什麼都強。」

    陸一偉突然從背後摟住她,她吃了一驚,身子瞬間僵硬,臉頰變得緋紅,低頭害羞地喃喃道:「孩子還在呢。」

    陸一偉殘有鬍鬚的嘴唇來回在脖頸摩挲著,鼻尖嗅著淡淡的芬芳以及她身上散發出特有的氣味,寬大的手掌在身上自由遊走著,范春芳一個趔趄,有些站不穩,用手指支撐在廚台上,閉上眼睛享受著心愛男人的親昵。

    愛情總是情不自禁,無關於年齡和婚姻的保質期。陸一偉隨手把廚房門一關,迫不及待地熱烈相擁。范春芳主動迎合,就在陶醉之時,朗朗出現在門外叫喚著,倆人戛然而止,相視一笑,整理好衣服出去了。

    冬天的夜晚天黑得早,不到六點已經完全進入了黑夜。陸一偉將做好的飯菜端上飯桌,范春芳抱著朗朗像孩子似的異常興奮地坐在餐桌前等候,嗅著美味的佳肴幸福滿滿道:「朗朗,今天開不開心啊。」

    這句話不知問了多少遍,她依然不厭其煩地問著。又興奮地從酒櫃里取出紅酒,待陸一偉坐下,舉起酒杯洋溢著笑容道:「老公,恭喜你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想在她面前表現出異樣,舉起杯碰了下道:「同喜同喜,咱們家以後會越來越好。」

    「嗯,那當然了,誰讓我有一個如此優秀的老公呢,還有個可愛的兒子,這輩子足夠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幾次想說又咽到了肚子里,范春芳沒看出什麼異樣,道:「對了,齊揚區那塊地下個月掛牌出讓,你和佟歡說一聲,儘快把手續完善交過來,我想辦法為其報上名。」

    范春芳現在是省土地交易中心副主任,副處級,這個職位權力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掌控著全省的土地有形市場資源,尤其房地產業逐漸升溫,土地作為不可再生資源,無疑增加了非控價值。

    「哦,這次報名的公司多嗎?」

    「多,有十幾家吧,競爭很激烈。前段時間佟歡過來找我,一心想競拍下那塊地。但我的權力你是知道的,何況土地現在如此敏感,說白了上面領導想賣給誰就賣給誰,我做不了主。回頭你和她解釋一下,怕是這次競拍對她不利。」

    「嗯,那沒關係,畢竟剛剛成立的公司,要是拿上地反而才不正常呢。不能因為是自己人而壞了規矩,破了原則,還是保護自己為先。」

    范春芳自責道:「我也很想幫她,哎!」

    「別想了,我和她解釋。」

    陸一偉的手機依然在此起彼伏想著,范春芳見他心神不寧,道:「怎麼不接電話啊。」

    「不想接。」

    范春芳探頭一看,拿起手機晃了晃道:「是爸的。」

    看到是范榮奎,陸一偉心裡一緊,埋頭吃飯道:「別接了,先吃飯,一會兒我給他回過去。」

    范春芳半信半疑放下,惶惶道:「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?」

    「沒有。」

    「不對,從我回來就發現你不對勁,肯定有事。」

    陸一偉抬起頭道:「能先吃完飯嗎?」

    范春芳選擇了沉默,可心裡愈發沒底。

    就在這時,門鈴響了。陸一偉停止吃飯的動作豎起耳朵聆聽,范春芳起身走了過去。

    「爸,你怎麼回來了?」

    范榮奎進門氣呼呼地道:「一偉呢?」

    「在家啊,正吃飯呢。」

    范榮奎來不及換鞋沖了進來,看到他眉頭緊鎖,聲音沉悶地道:「跟我進來一趟。」

    陸一偉放下碗筷跟他進了書房。關上門,范榮奎急不可耐道:「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和我商量?」

    陸一偉已經習慣他和自己說話的方式,淡然道:「不想讓您擔心。」

    「這是擔心的事嗎,簡直是胡鬧。」范榮奎氣得身子發抖,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幾步,在他面前停下道:「和我說實話,這是你的意思嗎?」

    陸一偉不敢看他,搖了搖頭。

    「那是白宗峰的意思?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