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73 準備赴任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73 準備赴任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進去后,白宗峰起身指著道:「趙部長,這就是陸一偉。」

    省委組織部長趙長河頭髮花白,髮際線有點高,但打理得很精神,一根根整齊排列向後梳去。標準的國字臉戴著一副玳瑁色近視眼鏡,厚厚鏡片後面的一雙嚴峻而深邃的眼睛威嚴剛毅。眼睛是人心神所系,心神是命運的主宰,從眼睛的神韻足以看出人的性格,甚至命運。此外,通過歲月的沉澱和時間的推移,有的人眼睛變得渾濁,而有的人依然清澈通透,通過簡單的變化直觀反映心態的動向。

    趙長河的眼睛沒有章秉同咄咄逼人的殺傷力,多了些溫和順柔。至少敢直視他的眼睛,進行簡單的交流。

    陸一偉走到面前,微微一鞠躬抿嘴一笑道:「趙部長好。」

    趙長河上下打量一番,想了想道:「陸一偉,我們好像見過面,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。」

    陸一偉連忙道:「沒想到您還記得,當初我在青干班時分配時有幸見過您。」

    「對對對,記起來了。年年都有青干班,但我對你們那屆的印象最深,一個你,還有個梁戰勝,很好,發展都不錯,坐吧。」

    陸一偉坐到一側的沙發上,白宗峰神情嚴肅地道:「一偉,趙部長在章書記大力舉薦了你,初步擬定調任你到龍安縣任職。組織給你壓擔子,既是對你的信任,也是對你的考驗,能不能勝任,還有待進一步觀察。既然組織給了你這次機會,一定要珍惜,明白嗎?」

    陸一偉趕忙起身錚錚地道:「趙部長,白書記,謝謝你們給我這次機會,我一定不會辜負組織對我的期望,不辱使命,戰戰兢兢,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任務,還要帶領當地黨員幹部奮力發展,干出一番事業。」

    趙長河穩坐如鐘,壓了壓手示意坐下,四平八穩道:「一偉同志,組織決定讓你到龍安縣任職是慎重考慮的,年輕有為,吃苦耐勞,政治素質過硬,理論水平較高,各方面都比較優異。省委在用人機制上既要尊重客觀事實,又要打破常規不拘一格降人才。剛才,宗峰同志對你作了客觀評價,優點是你的資本,但缺點必須儘快克服。」

    「當然了,人無完人,組織對領導幹部的任用向來採取包容機制,原則上的錯誤絕對不能犯,黨性問題更是綱。時值學習十七大報告精神的關鍵時期,希望你到任后要傳達好中央、省委的重要會議精神,還要創造性地開展工作。」

    陸一偉頜首謙虛地道:「您的話我一定銘記在心,不折不扣落實。」

    趙長河眯著眼睛笑了笑,轉向白宗峰道:「那就這樣吧,我待會兒還有個會。」

    見對方下了逐客令,白宗峰起身伸出手感激地道:「謝謝趙部長對基層黨員幹部的關心指導,改天有機會我再親自登門拜訪,好好和您學習下十七大精神。」

    從辦公室出來,陸一偉出了一身汗,見章秉同都沒如此緊張過。走出辦公樓,白宗峰神情異常凝重,回頭道:「上我的車。」

    回市委的路上,白宗峰嘆了口氣道:「一偉,事情太突然,我能幫的只能到此為止了,不會怪我吧?」

    陸一偉感性地道:「怎麼可能怪您呢,感謝還來不及呢。只是想到以後不能繼續為您服務,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傷感。」

    「哎!我也捨不得啊。」

    白宗峰看著前方輕聲道:「想找你一個做事穩重踏實的人實在太難了。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走出去也好,只是這步走得並不順利,甚至可能走了彎路。但把你繼續留在身邊,恐怕給不了你前途。先下去干著吧,過兩年再想辦法調回來。」

    陸一偉知道他隱瞞了很多事實,淡然一笑道:「不管走到哪裡,您永遠是我的老師,我永遠是你的兵。」

    這句話戳到了白宗峰的心窩,回頭用柔軟的眼神看著他,對視了幾秒,抬起手重重地往他手臂上一拍道:「走的時候我親自送你。」

    回到市委大院下車后,白宗峰停止腳步道:「這兩天你就不用上班了,回去準備一下,最重要的是做好家人的思想工作。過兩天調令就下來了,輕裝上陣,準備赴任。」說完,邁著沉重的步伐進了辦公樓。

    陸一偉站在原地一直注視著他進了電梯,然後環視一周,最後把目光集中到院子里的五星紅旗上,那抹鮮艷的紅在陽光的照射下格外奪目耀眼。即將告別這裡,他想多看一會兒,看一看和自己相處多年的大院。

    曾經幾何,他最大的願望就是邁入市委大院,最終一步步實現了。而現在,又要從這裡走出去,去往一個陌生的地方。那裡是什麼樣子,腦海里一片空白。

    停留了五六分鐘,他鑽進了車裡,這次坐到了副駕駛室。側頭看著胡鵬不自然地笑了笑道:「胡鵬,我要走了。」

    胡鵬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但意識到事情不妙。小心翼翼道:「不是去谷未區嗎?」

    陸一偉長舒了一口氣搖了搖頭,道:「你放心,你的事張書記已經在著手操作,應該在最近一段時間就能辦好。」

    胡鵬情緒激動地道:「陸叔,您一定要趕我走嗎?」

    由於陸一偉和他父親是朋友,胡鵬在私底下習慣叫他叔。

    「跟著我太苦了,還是留在省城吧。」

    「不!我不怕苦,只要能跟著您我什麼都不怕。」

    見他眼神堅毅篤定,陸一偉心軟了,沉默片刻道:「真願意跟著我?」

    胡鵬語氣堅定地道:「嗯,我願意。」

    「那好吧,回頭和你爸說一聲,然後收拾行囊跟我南下。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,短則兩三年,長則五六年甚至更長。」

    「嗯,我從跟您那天起就做好準備了,只要您還用我,我是不會離開的。」

    「好!」

    陸一偉大喊一聲坐起來道:「那就這麼定了。不過你我之間得有個約定,五年後不管我是什麼樣子,必須離開自己去發展。」

    「我聽您的。」

    「行了,送我回家,完了你先去一趟龍安縣,看看那邊什麼情況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