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72 一語成讖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72 一語成讖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白宗峰走後,陸一偉像丟了魂似的坐在那裡,遲疑了許久,起身將門反鎖,走進休息室,從煙盒裡取出一支煙,用燃燒到盡頭的煙頭懟上,煙頭已經熄滅,他不甘心地使勁吸吮著,試圖挽救消失殆盡的「生命」。最終,他還是沒有挽回,將煙頭丟進煙灰缸,掏出打火機點燃。

    終於有時間靜下心將事情的前前後後仔細過一遍。先說舉報信的事。白宗峰是故意給他看的,就是讓他心裡有個底。而且對此事的態度輕描淡寫,說明此事不是錯失區委書記的根本誘因,但也起到了一定作用,那到底是誰寫的?

    舉報信的內容比較詳實,寫明了一些重要領導人物的禮金,而且數目都吻合,敢肯定是內部人透漏出來的。舉報信是列印的,且沒有署名,想要猜對誰寫的並非易事。不過他留了個心眼,其中一段話的措辭很像一個人的文風。再回到小雨過生日當天,他基本可以肯定是出自誰手了,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時任北河鎮黨委書記魏國強。

    關於他和魏國強的恩恩怨怨,一兩句話說不清楚,都是一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事。難道他就如此小心眼,時至今日還在記恨?有可能,也不可能。

    陸一偉隱隱感覺到背後還有一雙手在無形中操控此事,而且對組織程序相當熟悉,等到公示期的最後一天才亮劍,說明動了很大腦筋,不給他任何反駁思考的時間。

    從白宗峰剛才談話的隻言片語中似乎能找到答案。他提到了高新區,林海峰之死,甚至提到缺乏大局意識,線索似乎越來越明朗,指向了因此事而栽跟頭的原副省長、現任人大副主任的邱遠航。

    陸一偉在高新區時,從來沒與其有任何交織,但此事牽扯到他的兒子邱江。因為菜家園土地的問題,從高新區工委書記、副主任,再到副市長、副省長,一連串都牽扯出來,不同程度受到處分,就連他自己都沒逃脫。至於林海峰的死,是遠在北州的老窩出了問題,與高新區並無多大關係。現在把這筆賬算到自己頭上,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呢。

    一定是邱遠航在背後搞鬼!陸一偉愈發堅信肯定。邱和章書記的關係比較密切,隨便給自己穿個小鞋,足以毀掉整個政治生涯。又利用小雨生日的事欲蓋彌彰,用作佯攻,可謂算盡心機。如果不出意外,汽車廠前段時間發生的事,也是阻止他的最有說服力的佐證,只不過白宗峰沒提而已。

    至於如何處置自己,白宗峰也沒提,只是在加緊速度為自己積極爭取最後的機會。在這件事上,他是真心在出力,不惜請動省委組織部長為自己出謀劃策,估計這個龍安縣是動了一番腦筋的。

    事已至此,再努力也無力回天。白宗峰還在積極主動為自己的前途著想,還能說什麼呢。

    陸一偉起身走到掛有西江省地圖的牆上,手指沿著江東市一直往下划,在南州市與臨省交界處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龍安縣。他從來沒聽過這個縣,更別說去過了。地圖上,他撐直拇指和中指比劃了四下才勉強夠得著,就連到老家南陽縣都有兩叉的距離,足以可見其遙遠,估算了下,距離省城差不多有300多公里。

    南州市近年來依靠娛樂業和房地產業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,奮起直追,大有趕超經濟第一強市東州市之後勁,讓這座名不虛傳的小城市登上了中國百強市之列,足以可見其實力。如此說,這個龍安縣應該發展的不錯。

    由於工作原因,他去過南州攏共加起來不超過10次。即便是去了也是到市區,壓根沒到過縣裡。發展如何,不得而知。

    這只是個設想,還不知道章秉同會不會同意。如果不同意,又打算如何安置自己呢。白宗峰心裡也憋了一口氣,常委會決定的事突然被否決了,讓他的臉面往哪放,就是為了這口氣也要想辦法把此事辦成。一腳把自己踢到這麼遠的地方,或許有太多不得已。畢竟一個蘿蔔一個坑,估計眼下就這麼一個空缺。

    陸一偉突然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,從地圖上看,江東市到龍安縣,和南陽到北河鎮,地理位置驚人的相似,只不過是距離遠近不同而已。與上次相比,他是一個沒有任何實權的副鎮長,而這次,是以縣委書記的身份進駐。

    聯想到前段時間自己的迫切想法,一門心思想離開市委,離開江東,哪怕去一個偏遠縣區也心甘情願。沒想到一語成讖,居然變為現實,不得不說有些事是冥冥註定。

    如果說剛才還有些氣不過,現在心情反而舒暢了許多。給他一個舞台,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裕,若干年後一定會創造出奇迹和輝煌。可是想到家庭,他又變得複雜起來。好不容易與范春芳修復好感情,立馬又要分別,正如她所說,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一面呢。

    為了事業,為了理想,他是無私的,無法割捨躁動的心去實現一直以來的抱負。為了家庭,為了妻兒,他是自私的,難以放棄驛動的心去追隨期盼已久的情義。但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選擇無條件服從組織安排。

    接下來的時間他只有等待,耐心的等待。眼睛一直盯著市委大門,等待著白宗峰的車出現。直到下午3點26分,白宗峰依然沒有出現,不過他來了電話,直截了當道:「現在立馬到省委大院,趙部長要見你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敢怠慢,叫上胡鵬以最快的速度抵達省委大院。進了門右拐繞過宏偉的建築來到一處別緻的小樓面前停下,下車整理了下衣服,昂首挺胸走進省委組織部辦公樓。進門的時候,一個中年男子上前詢問道:「你是陸一偉吧?」

    他點了點頭。

    「跟我來。」

    沿著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修建的樓梯來到三樓,踩著鬆軟的紅地毯來到一處門口。中年男子輕輕地敲了敲門,隔著門縫,陸一偉看到白宗峰正和趙部長對面暢聊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