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70 節外生枝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70 節外生枝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第二天,關於陸一偉調任谷未區的事已經傳遍了江東市大街小巷,有的驚訝,有的平靜,有的羨慕,有的嫉妒,但在現行體制下,即便有意見沒人敢說一個不字。

    當天,陸一偉進入了組織程序,填寫各類表格,組織談話,民主測評,並進行公示。如果公示期沒有不良反應,調令一下來,即刻赴任。

    在接下來的七天內,陸一偉刻意保持低調,不參與任何人的飯局,不與旁人議論市裡的決定,就像往常一樣,繼續在汽車廠盯著搬遷,這段時間絲毫不敢放鬆。

    在此期間內,遠在百里以外的北州市已在進行人事調整,南陽縣委書記肖志良順利提名北州市代副市長。肖志良沒有食言,將姚娜被提拔為城建局局長,宋勇提拔為石灣鄉黨委書記。

    陸一偉的影響力已經開始向全省慢慢滲透,他要利用現有的資源培植自己的人,而不是一直依附與別人。儘管羽翼未豐滿,但目光應該看得遠一些。

    此外,歡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佟歡出任總經理,宣布進軍地產業。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,陸一偉頗為自豪,一個農民子弟混到今天這一步著實不易。亦官亦商,他都做得風生水起,在西江省談不上呼風喚雨,至少掌握了部分話語權。

    「陸書記,這明天就是最後一天公示期了,明天一過您就應該上任了吧。」

    中午吃飯時,汽車廠副總經理曲文洲已經改了口,小心翼翼地試探道。

    陸一偉內心很平靜,夾著菜慢條斯理地吃著,半天放下筷子擦擦嘴道:「不到最後一刻誰知道什麼情況,保持平常心吧。」

    曲文洲立馬道:「以您的人緣和能力保准沒問題,等您上任後來汽車廠的機會可能就不多了,何況馬上搬遷就結束了,我還真捨不得您走啊。」

    曲文洲說得是肺腑之言,陸一偉笑了笑道:「我還在谷未區,又不是離開了,以後有的是機會。對了,你的事我已經和張書記說了,他會綜合考慮的。前兩天在電話里溝通時,他有意讓你去西江煤焦集團旗下的龍江煤業公司擔任總經理,有意見嗎?」

    曲文洲沒想到陸一偉一直在關心自己,頗為感動地道:「謝謝您還一直惦記著我,我沒意見。」

    陸一偉道:「不必謝我,這是應該的。這次人員安置很困難,畢竟涉及上千人。要知道,一個蘿蔔一個坑,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。從汽車廠到煤礦,短時間內可能無法適應,但這些年煤礦效益還是不錯的。另外,龍江煤業在全省都是赫赫有名的,是個不錯的選擇。」

    有些話不必點透,曲文洲心知肚明。點頭道:「我明白,真不知該怎麼感謝你。」

    「咱倆就別那麼客氣了,要感謝就感謝你自己吧。這段時間確實很辛苦,我們合作的相當愉快。如果沒有你,汽車廠也不會如此順利搬遷,不是嗎?」

    曲文洲哈哈大笑起來,端起酒杯道:「什麼都不說了,在酒里了,我敬您。」

    喝在興中,陸一偉的手機響了。探頭一看是白宗峰的,瞬間保持高度緊張狀態,起身拿著手機走出門外接了起來。

    「你在哪?」

    「我在汽車廠。」

    「現在到我辦公室一趟。」

    聽到白宗峰語氣不對,陸一偉心都提到嗓子眼,難道真的有變數?懷著忐忑的心丟下曲文洲趕回了市委大院。為了防止對方聞到酒味,特意洗了臉刷了牙,推門進去來到秘書室,看到嚴傑在門口等候,小心翼翼道:「白書記心情怎麼樣?」

    嚴傑一臉茫然搖搖頭道:「看不出來,好像不太高興。」

    「哦,發生什麼事了?」

    「不清楚,不過今天上午去省委了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敢妄自揣測,來到門口深呼吸了口氣,輕輕地敲了敲門。聽到應答后,推門進去。只見白宗峰正抽著煙翻閱文件,頭也沒抬指著辦公桌前面的椅子道:「先坐。」

    陸一偉惴惴不安坐下,眼睛刻意迴避桌子上的文件,心跳加劇,很長時間難以平復。

    過了好大一會兒,組織部長呂鳳榮敲門進來了,看到陸一偉一愣,刻意將手中的文件袋向下隱藏。

    如此謹小慎微的舉動,陸一偉看在眼裡,越來越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。

    呂鳳榮走到辦公桌跟前,正要說話,看了看陸一偉。陸一偉見狀,立馬起身道:「白書記,呂部長,你們先聊。」

    他剛轉身要離去,白宗峰悶聲道:「回來坐下,老呂你說吧。」

    呂鳳榮將文件袋放到桌子上道:「這是在公示期間反映陸一偉同志的舉報信,有些問題在以前已經查實了,但也有新情況,集中反映他借為女兒過生日大肆斂財。」

    陸一偉聽到此,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。

    白宗峰抬頭神情嚴肅地看著他,又轉向桌子上的文件袋,坐起來打開一頁一頁翻看,丟在桌子上道:「讓一偉看一下。」

    呂鳳榮將舉報材料遞給他,陸一偉哆嗦著手接了過來翻看著,越往下看越心驚肉跳,每一筆數目都記得非常清楚,而且還附有照片。

    辦公室死一般的寂靜,白宗峰心煩意亂地點燃煙,道:「情況屬實嗎?」

   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,如果回答屬實,郭金柱、許壽松他們也出現在當天的酒席上,總不至於把他們也給賣了吧。如果回答不是,可上面寫得非常詳細,一看就是知情人寫得舉報信。此時此刻容不得他思考,更顧不得想這是誰寫的,道:「一部分屬實,一部分不屬實。」

    「那你說說吧。」

    陸一偉快速思考,沉重冷靜道:「首先,這次為我女兒慶生,是由我女兒的姥爺,也就是我前妻的父親一手籌辦的。因為當初離婚時判給了前妻,在這件事上我無法左右。其次,我並沒有通知任何人說我女兒過生日,很多人都是自發前去的。另外,舉報信中提到的部分領導當晚確實在南陽縣,不過和我慶生無關,是參加南陽縣委的公務活動。最後,不存在大肆斂財一說,所有收受的禮金都歸前妻的父親所有,我沒有從中拿到一分錢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