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66 自我價值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66 自我價值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篤篤篤……」

   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路,陸一偉調整坐姿嗯了一聲,辦公廳副主任趙志文笑眯眯地推門進來了,依然是往日的謙卑,拿著一沓資料呈到桌子上道:「陸秘書長,這是近期要發的文件,麻煩您看一下籤個字。」

    陸一偉分管辦公室,但這段時間基本上脫崗在汽車廠,對一些事情基本不過問。拿過來翻看了下道:「文字方面把關了嗎?」

    「秘書二科已經把關了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想仔細看,拿起筆來簽下大名,一邊道:「以後所有要出的文件都要讓包秘書長簽字確認後方可行文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簽完文件后,趙志文又遞過一份名單道:「還是上次和您說的,抽調秘書人員的事。」

    陸一偉大致瀏覽了遍,還是上次的人員,道:「包秘書長同意了嗎?」

    「他說您簽字就行。」

    涉及到人事調動,陸一偉不敢輕易做主,一旦將來有問題,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既然包樹銘把責任推給他,他索性簽了字:「擬同意,呈請包秘書長、白書記閱。」

    看到陸一偉簽了字,趙志文頗為激動,隨即又將一沓手續遞過去道:「這是這個月辦公廳的各類開支,總共28萬元,您看一下。」

    趙志文喜歡佔小便宜是出了名的,這裡面指不定多報了多少。陸一偉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懶得與其爭辯。何況馬上就要離開了,爽快地簽了字。

    所有的事辦完后,趙志文依然賴著不走,磨蹭了許久道:「陸秘書長,聽說您要高升了?」

    得到確切消息,陸一偉反而心靜如水。看著他道:「誰說的,沒根據的話別亂說。」

    趙志文一臉羨慕,心裡卻憤憤不平。陸一偉如此年輕,來市委才三年多,轉眼間就又提拔,其速度堪比坐直升飛機。反觀自己,奔五的人了,一輩子待在市委辦公廳,到現在還是個副處,倒是出去說出來好聽,可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。扭捏半天道:「陸秘書長,我想和您談一下個人問題。您也知道我的情況,快把市委辦公廳坐穿了,看不到任何希望。直到您來后,我看到了希望。戰戰兢兢跟了您三年多,談不上功勞也有苦勞,也沒別的要求,能不能在您臨走前拉老哥一把?」

    陸一偉考慮過他的問題,但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離開。問道:「你有什麼想法?」

    趙志文直截了當道:「稍微進步一下。」

    陸一偉也乾脆,道:「行,我會和白書記提一提的。」

    趙志文立馬感恩戴德道:「謝謝,謝謝您給我進步的空間。」

    趙志文說了一大堆感激的話出去了,陸一偉望著他的背影無奈搖了搖頭。這種沒有格局的人只適合在辦公室打打雜,真給他一個部門肯定干不好。既然他提出來了,不能駁了他的面子,不指望將來能為己所用,只要不背後使壞就行。到了谷未區,以後不免要麻煩他。

    整理了一下午資料檔案,把手頭的事全部捋了捋,有些事該提前做好準備了,只要調令一下,隨時可以走人。

    手機此起彼伏響著,不用問,都是關於提拔的事。一開始還接起來挨個解釋,到了後來乾脆不接,沒有定下來的事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變故。為了防止與其他人見面,他一直等到天黑后才悄悄離開辦公室。

    回到家,范春芳看到他難以置信,特意看了看錶驚愕道:「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,不忙嗎?」

    陸一偉脫掉外套換好鞋,抱起坐在地上玩耍的朗朗親了親道:「不是太忙,晚上吃什麼?」

    「你想吃什麼,我給你做。」范春芳開心地道。對於她來說,丈夫能和回家吃頓飯簡直是奢侈。

    「家裡有酒嗎?」

    范春芳有些發懵,點點頭道:「有啊,又要出去吃飯啊。」

    「不,在家裡,咱倆喝。」

    「我沒聽錯吧,怎麼好好的要喝酒啊,有喜事?」

    陸一偉抿嘴一笑,看著她點了點頭。

    范春芳立馬坐在身邊攙著手臂催促道:「什麼好事,快告訴我。」

    陸一偉賣了半天關子道出了實情,范春芳聽后喜憂參半,即站在他的角度為其升遷而感到高興,又站在自己角度莫名傷感。一旦升遷,意味著責任更重大,那回家的次數就更少了。好在還在市裡,要是去了外縣,一個月能見上一面就算燒高香了。

    「你不高興?」

    范春芳回過神笑著道:「當然高興了,我這就給爸打電話,第一時間告訴他這個好消息。」

    陸一偉連忙攔著道:「別打,事情還沒定下來,等塵埃落定后再說也不遲。」

    范春芳放下手機莞爾一笑道:「未來的陸書記,採訪你一下,此時此刻什麼心情?」

    陸一偉露出一絲苦笑道:「很平靜,什麼都不想。」

    「難道就沒一點激動?」

    只有和妻子才會傾吐心裡話,道:「剛得知這一消息后確實很激動,經過一下午的打磨也就沒什麼了。看著是好事,其實肩上責任重大,干好了別人不見得說你好,要是干不好……估計夠吃一壺的。」

    范春芳若有所思頜首道:「要不你別幹了,換個清閑一點的工作,這樣活著多累啊。」

    「現在已經由不得我了,既然把擔子壓給我,那就好好乾吧。今天下午查閱了一下,我應該是全省最年輕的縣區委書記。如果幹得好,將來的升遷空間很大。」

    「你們男人哪,個個都是官迷。要我說,咱家現在不愁吃不愁穿的,何必那麼賣命工作呢,搞不懂你們。」

    「這你就不懂了,人生下來就要體現自我價值,要是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浪費國家糧食不說,和動物有什麼區別。既然踏上了這條路,我想一路走下去,走到那裡走不動了,就不走了。然後好好陪著你和兒子,還有小雨。」

    范春芳嘆了口氣道:「那這條路還要走多久啊,估計到那時候我也該退休了吧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