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60 推卸責任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60 推卸責任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8點06分,陸一偉抵達市委大院。下車后,借著昏暗的燈光看到省委的車停放在大樓兩側,章秉同果真來了。他不敢絲毫懈怠,快步向樓上跑去。

    在回來的路上,他反覆揣摩著章秉同在這個時間點突然出現在江東市委的用意。不出意外,肯定與企業搬遷有關。距離召開百日誓師動員會已經過去七八天了,各家企業遲遲沒有動靜。作為一把手工程,他能不著急嗎。本想著汽車廠能開一個好頭,沒想到出了那檔子事,直接動亂了軍心。

    這段時間,最煎熬的莫過於陸一偉。他代表白宗峰出征,而且信誓旦旦拍著胸脯立下軍令狀,然而開局不利,闖下如此大禍。事後儘管沒說什麼,甚至還不時地寬慰他,可他始終感到自責,一直在開動腦筋想辦法彌補過錯。

    上了六樓,整個樓層處於高度緊張狀態,氣氛十分壓抑。白宗峰辦公室門口,站著七八個人,一臉嚴肅竊竊私語。陸一偉小心翼翼走過去,所有人的目光集中他身上,眼神里的信息難以捉摸。

    陸一偉與其點點頭,快速搜尋著包樹銘的身影,找了半天沒發現,只好打開門進了辦公室。

    忐忑不安坐在辦公桌前,不時地探頭望望斜對門,凝固的氣氛讓人窒息,提著的心始終懸在空中。儘管看不到裡面的情況,能夠想象到恐怖的境況。

    陸一偉與章秉同見過兩次面,第一次是那個雨夜,他冒著巨大的暴風雨潛入市委招待所,就為了見省紀委領導一面。那次見面,只是相視一眼,什麼都沒說。而第二次就是前段時間,談話很簡短,沒有實質內容。今晚,還會找自己談話嗎,如果召見,肯定與那天的事故有關係。

    調查結果已出來多日,但上面一直保持緘默的態度,沒有對此事作出明確的處理意見。關於此事,陸一偉和白宗峰進行過探討,他的意思,章秉同沒對此事作出任何指示,應該問題不大。即便追責,也不會落到他頭上。

    胡思亂想了半天,陸一偉有些坐不住了。這時候,馬菲菲推開門進來了,小聲嘀咕道:「誰在裡面?」

    陸一偉搖搖頭道:「我也剛回來,不知情。」

    馬菲菲同樣提心弔膽,她畢竟是負責汽車廠搬遷的直接責任人,出了那麼大的事自然逃脫不了。她很聰明,事發之後以暈倒的方式輕鬆逃避,把一攤子丟給陸一偉,等事情處理完才選擇出院。事後,白宗峰什麼都沒說。

    她坐下緊張地抓著手道:「一偉,你說章書記是為了那件事而來嗎?」

    「不知道,也許是,也許不是。」

    馬菲菲起身關上門,使了個眼色示意進休息室。進去后,馬菲菲壓低聲音道:「一偉,你我要有個心理準備。據我掌握的信息,章書記對那件事非常生氣,已經責令紀委和組織部全面展開調查。就在今天晚上,蔡小強已經被紀委秘密帶走。」

    聽到這一消息,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。半天道:「消息可靠?」

    馬菲菲神情凝重道:「此事剛剛發生,應該就在章書記來市委的路上。」

    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。陸一偉克制的情緒道:「該來的總會來,我會坦然面對。」

    馬菲菲身體好似在顫抖,神色慌亂道:「你說會不會追究到我們頭上?」

    陸一偉道:「不出意外應該會,你害怕嗎?」

    馬菲菲身體一激靈,故作輕鬆笑道:「又不是我做出的決定,我怕什麼。」

    陸一偉有些難以置信,她這是要推卸責任嗎?當初她不聽自己的意見強行做出搬遷的決定,現在又不承認了。冷笑道:「馬市長,咱倆可是捆綁在一起的,你不能推卸責任。」

    馬菲菲瞪大眼睛道:「什麼叫推卸責任,當時不是你一直指揮調度嗎?」

    平時看著關係不錯,到了關鍵時刻可以六親不認,陸一偉陣陣心寒,壓著怒火道:「馬市長,既然您這麼說,企業搬遷是政府行為,我只是代表市委督辦此事,就是要追究責任,也輪不到我頭上。另外,當初我一再退出反對意見,要求您慎重考慮,是您不聽我的意見執意執行,怎麼就成了我指揮調度了。」

    馬菲菲吐了口氣,面不改色心不跳道:「一偉,不是我推卸責任,誰都知道企業搬遷是市委一把手工程,政府只是執行者,而且你當初拍著胸脯和我說,汽車廠由你全權負責,這話你說過嗎?」

    陸一偉噎得說不上話來,點頭道:「我是說過,但第五督導組組長是你,而不是我。」

    「好了!」

    馬菲菲有些生氣了,不耐煩地道:「我一直以為你是敢作敢當的男人,沒想到在關鍵時刻卻推卸責任。這件事我自始至終沒有參與,而且在處理時我正在住院,到時候我會想章書記說明情況。」

    「這不是推卸責任的問題,既然您這麼說了,那我也會把詳細情況闡明。」

    馬菲菲沉默了,過了許久眼神變得柔弱起來,拉著陸一偉的手臂道:「一偉,咱倆好歹共事多年,而且都是從南陽縣走出來的,這份感情誰都無法取代。你還年輕,以後有的是發展機會,而對於我,進步空間已經比較渺茫,何況我是女人。我也沒有遠大抱負,只希望能安安全全平穩度過,將來調到一個清閑的部門為政治生涯畫上圓滿句號。姐求你件事,如果追究,把此事扛下來,姐不會忘記你的。要是沒事最好,假如有事我會調動各方力量想辦法把風險降到最低,可以嗎?」

    陸一偉徹底看清了她的醜惡嘴臉,果然政治場沒有真朋友。在利益面前,誰都是選擇保護自己。不由得想起了張志遠當初和他說的話,要學會保護自己,現在看來是不是有點傻?

    見陸一偉不說話,馬菲菲又道:「即便追究我的責任,其實也沒關係,頂多背個處分,但是你,恐怕就沒那麼簡單了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