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59 人生如戲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59 人生如戲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回到老家后,家裡的人就沒斷過,一撥接一撥,認識的不認識的,熟還是不熟的,快趕上接待處了。而且約飯局的都能排到過年了。除平時來往的人外,其餘人來得目的心知肚明。

    原本打算今天就返回江東市,看來是不現實了。陸一偉給白宗峰打了個電話,對方爽快地道:「好不容易回趟家,多陪陪家人,有事我安排其他人,不必惦記。」

    陸一偉和白宗峰認識不短了,他當城建廳副廳長的時候就跟著張志遠經常在一起吃飯。那時候說話辦事很隨意,甚至當著他的面和自己的大學同學李春妮做出一些曖昧的動作。自從成了上下屬領導后,多多少少有些敬畏。不過,白宗峰對他還是很信任的,在一些私事上都交給他辦。就像郭金柱一樣,把他當成了自己人。

    凡是有利有弊,領導願意把隱私充分地暴露在面前,足以可見多大的信任。反之,知道的越多越不好,對自身極其不利,還不如保持一定距離。陸一偉在這上面拿捏得還算到位,很多事可以參與,但儘可能地避開他們的私人空間,對誰都有好處。

    約了一大堆飯局,陸一偉都不知該和誰一起吃。權衡利弊之下,拒絕了所有的飯局,打算晚上和自家人在一起吃個團圓飯。

    看似一家子都在西江,一年到頭攏共加起來在一起不超過五次。都在為生計奔波,實屬無奈。

    在哪吃的問題上,一家人產生了分歧。陸玲建議去酒店,省得麻煩。父母親希望在家裡,飯菜比不上飯店,就是圖個樂呵。李淑曼提議去她家,李登科發出了邀請。七嘴八舌爭論了許久,最後陸一偉拍板決定,就在家裡吃。

    天色漸晚,一家人忙碌著準備晚飯,父親抱著朗朗好不開心,陸一偉和鐘鳴閑聊著。鐘鳴跟著他舅舅劉文剛搞房地產生意,做得如火如荼。

    陸一偉對房地產市場一知半解,想到佟歡要帶領得志公司進入這行業,好奇地道:「你那邊生意還可以?」

    鐘鳴頜首道:「挺不錯的,房地產在江東市起步晚,市場前景特別廣闊,而且利潤相當可觀。去年開發的樓盤到今年為止,已經全部兜售一空,如果明年真要搞舊城改造,房價還會翻著倍的上漲,真正的黃金期即將到來。」

    「哦,現在是自己干還是跟著你舅舅?」

    「還是跟著他,不過明年打算自己出來單幹。這些年下來積累了不少人脈資本,我舅也鼓勵我單幹。這段時間正在想辦法拿下齊揚區的那幾塊地,只要能拿下來明年大幹一番。」

    陸一偉記得佟歡好像說過,也想拿那邊的地,是競爭的一塊地皮嗎,不太清楚。這些年,鐘鳴從來沒麻煩過他,至少他身份敏感,加之人家的實力也不需要。好歹是自己妹夫,沒有幫過忙心裡多多少少過意不去。道:「需要幫忙儘管開口。」

    鐘鳴笑笑道:「行,暫時還不需要。前兩天我還找嫂子了,和她諮詢了一些土地政策。」

    「嗯,這方面她是行家。」

    正說著,李登科突然出現在門口,眾人紛紛愣在那裡看著他。如果沒記錯的話,自從和李淑曼離婚後他第一次登門。

    李登科也察覺到氣氛尷尬,將手中的煙酒放到桌子上,笑呵呵道:「老陸,給你帶了點好酒,知道你好這一口。」

    陸衛國看看煙酒,再看看陸一偉,連忙起身道:「李主席,你太客氣了,快過來做。」

    李登科毫不客氣坐了下來,滿面風光環視一周,捏了捏朗朗的臉蛋,道:「這兩天麻煩你們了,累壞了吧?」

    「沒有,辦得都是一件事,只要小雨開心就好。」

    父親是老實巴交的農民,和從政一輩子的李登科可聊話題很少。寒暄了片刻,起身道:「一偉,換個地方,我和你有話說。」

    陸一偉起身指了指旁邊的卧室,與他一同進去。李登科坐下從懷裡取出賬本遞給他道:「今天下午我大致算了下,你的禮金大概有42萬,我已經讓淑曼存到銀行了,完了讓她給你,你先過目一下。」

    陸一偉連忙道:「這錢我不能要,大部分人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來的。另外,你以後還得還禮金。」

    「一碼歸一碼。」

    李登科感慨萬千道:「說是看在我面子上,其實都是你的面子。能把省領導請來的,我看南陽縣也沒幾個人了。面子有了,錢你必須拿著。」

    陸一偉與其爭執幾番,最後妥協道:「要不這樣吧,讓淑曼保管著,將來給小雨上學用。」

    李登科尋思片刻認同了他的提議,道:「這樣也好,那我先告辭了。」

    見他要走,陸一偉攔著道:「晚上一起過來吃飯吧。」

    李登科停止腳步,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,沉默半天似笑非笑道:「不必了,你們一家好好團圓,好好過日子,走了。」

    李登科倔強地離去了,陸一偉一直送到他門外。借著夜色望著他佝僂的背影,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如果當年不硬生生地拆散他和李淑曼,或許又是一番景象。至於走向何處,想都不敢想。能看得出來,他心裡憋著好多話要說,可始終沒說出來。有些話還是不說為好,說出來對誰都不好。

    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卻蘊藏了複雜的哲學道理。很多人和事擦肩而過,想要回過頭追味,早已物是人非。

    陸一偉剛邁進大門,手機響了起來。取出來一看,是包樹銘的,意識到事情不妙,趕緊接了起來。

    「還在家?」

    「嗯,打算明天一早回去。」

    包樹銘頓了頓道:「八點鐘省委章書記要到市裡開會,要是趕得上就回來吧。」

    陸一偉心裡一緊,立馬聯想到前段時間汽車廠的問題,小心翼翼道:「什麼主題?」

    「剛剛接到省委辦公廳的通知,具體內容沒說。」

   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:「好的,我馬上回去。」

    掛了電話回到家,來不及與家人道別,和范春芳拿上車鑰匙,直奔省城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