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52 誰來背鍋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52 誰來背鍋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陽光傾瀉,冬日暖陽,房間里供著暖氣,與室外的溫度截然相反。趙未來斜靠在床上,一縷陽光照射在臉上,顯得愈發憔悴疲憊。蠕動嘴唇半天道:「前段時間回來還一起商量,明年打算接他們到京城居住,然後讓他倆每年出去旅旅遊,好好地頤養天年,誰知道……」

    男兒有淚不輕彈,何況發生了這種事。趙未來不知哭過多少回,寬大的手掌捂著眼睛不停地抽泣著,身體都跟著搐動。

   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安慰,走到床邊坐下道:「趙教授,該說的他們都說了,但還是希望您能想開點,如果要怪就怪我,是我沒有充分考慮周全。」

    趙未來用手使勁一抹,連續深呼吸了幾口氣,又用袖管擦了擦眼睛,嘆息道:「不怪你,誰都不怪,這都是天意。讓我沒想到的是,父親走得那麼慘……連個全屍都留不下,嗚嗚……」

    趙未來再次失控,靠著床緩慢滑到地上,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頭嚎啕大哭起來。

    看到這一幕,陸一偉心情格外凌亂複雜,情緒隨著他的哭聲而波動。此時此刻,他比任何時候都清醒,一定要冷靜,不能感情用事。沒有打斷他,任由他盡情發泄。

    過了好大一會兒,趙未來停止了哭聲,跌跌撞撞站起來道:「陸秘書長,我沒有別的要求,只希望能他老人家一個名分,我覺得這個要求並不過分,可以嗎?」

    陸一偉本想拒絕,但臨時改變了主意,看著他點點頭道:「行,我來辦,還有什麼要求?」

    「沒有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咬著牙道:「好,給我點時間,畢竟這種事不是我能掌控的,還需要和上級領導請示。」

    從房間里退出來,陸一偉快速思考著如何處理此事。以他的能力還達不到調度省一級的權力,只能向白宗峰求助了,可此事該怎麼開口呢。管不了那麼多了,先解決眼前問題再說。

    回到辦公室把門反鎖,醞釀了幾分鐘撥通了白宗峰的電話。

    此刻的白宗峰始終坐立不安,急得想回江東卻沒回去,也不知道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,完全靠下面的人彙報掌握情況。相對而言,他更倚重陸一偉,看到電話,立馬接了起來。

    陸一偉沒有拖泥帶水,把這邊的情況簡單彙報了下,就勢說出了趙未來的要求。

    白宗峰聽聞後半天沒說話,過了許久有些惱怒地道:「一個退下來的企業工會主席還擺這麼大的譜,他給國家做過什麼大貢獻?當年侯永志書記因車禍身亡都沒被追為烈士,現在提出這種無力需求不是胡鬧嘛。」

    陸一偉就知道是這種結果,耐心地道:「白書記,我也覺得非常不妥,可這是對方提出的唯一條件,如果拒絕怕事情不好解決。」

    白宗峰想了想道:「行了,這事你不用管了,我來協調。其他都處理好了嗎?」

    「已經妥善處置。」

    「飛機怕是一時半會兒飛不了,下午我坐火車回去。」

    「好的,到時候我去接您。」

    「不必了,先忙你的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焦急地在房間走來走去。不一會兒,市委秘書長包樹銘打來了電話,接起來還不等說話,對方劈頭蓋臉道:「一偉,出的什麼餿主意,你以為烈士那麼容易授予嗎,簡直是胡鬧!」

    看來白宗峰把這件事交給了包樹銘,陸一偉耐心解釋道:「包秘書長,這是對方提出的要求,怎麼能我出得餿主意……」

    「好啦!」

    包樹銘不耐煩地打斷道:「我現在去一趟省民政廳,再去見見分管副省長,不一定能辦下來,提前做好準備。」說完,啪地掛斷電話。

    陸一偉有些委屈,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一個個不露面,就靠他一個人在前面硬扛著,現在又怪罪到自己頭上。要不是白宗峰,他早撂下不管了。

    說歸說,該面對還得面對。一直等到下午6點多,事情總算有了眉目,民政廳可以為其辦理烈士證,但不得對外公開。誰都知道,這是違規操作,但對待非常事情就得用非常手段。

    當天晚上,趙國慶的屍體運往火葬場。在曲文洲和寧玉剛的抓緊協調下,為其在殯儀館舉辦了追悼會。前來送行的人人山人海,絡繹不絕。趙未來連夜為父親撰寫了悼詞,在追悼會上念的時候聲淚俱下,為之動容。

    陸一偉全程參與了追悼會,市區領導沒有一個人前來憑弔,就連蔡小強都沒露面。

    追悼會一結束,五個亡靈在白雪皚皚中辭別了塵世,化作一縷青煙奔赴另一個世界。陸一偉站在趙國慶的墳墓前肅穆凝視著墓碑上的照片,能夠清晰地記起他的模樣以及死後的慘狀,無比凄慘,頭皮發麻。

    儘管趙未來不要補償款,陸一偉安排曲文洲參照其他人的標準為其補償了一百萬。不為別的,只為心安理得,告慰亡靈。

    至此,汽車廠作為企業搬遷的第一家,轟轟烈烈造勢開動,沒想到以這樣的慘劇收尾。死者算是妥善安置了,但調查依然在進行。一周后,調查結果出來了,經相關部門聯合調查認定,趙國慶等人聚眾鬧事,阻撓企業搬遷,致使吊車司機操作失控,釀成慘禍。

    陸一偉看到調查結果時心情格外複雜,甚至想放棄參與企業搬遷的念頭。無比的恐懼佔據了搖擺的心,不忍心再面對凄慘的場景。

    調查結果雖出來了,但具體如何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隻字未提。這段時間白宗峰一直往省委跑,試圖將此事按下來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但他心裡非常清楚,企業搬遷作為省委書記章秉同的頭號工程,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放棄,但出了這檔子事絕對不會容忍,至於如何處分,給誰處分,誰來背鍋,一直沒給出明確答覆。

    陸一偉知道他肯定逃脫不了干係,他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。等待,無疑是種煎熬。然而,他沒有等太久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