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51 追加烈士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51 追加烈士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這一晚,陸一偉睡得比較踏實。或許放下一些事傾訴心扉,空寂的心會有所釋然。第二天早上5點45分睜開眼睛,本想睡個懶覺多眯一會兒,可腦子裡裝得一大堆事容不得他像別人一樣一覺睡到天亮。立馬起床洗漱,6點10分叫上李海東返回江東市。

    下了一天的雪總算停了,不過凌冽的西北風依然呼呼地刮著。大風刮過的時候捲起千層雪,像撒旦一般發出魔鬼般的叫聲,張牙舞爪橫穿馬路游向黑黢黢的山壑。大地依然籠罩在黑暗中,寥寥無幾的車輛緩慢行駛在凍得結實的路面上,即便是性能強勁的悍馬車都不時打滑,做出危險動作,好在李海東的駕車技術還算不錯,小心翼翼地挪動前行。

    冷,出奇的冷!

    車裡即便開著空調都能感覺到寒冷的滋味。最大風力吹著前擋玻璃,即便如此依然結冰,雨刷不停地刮著,只能透過模糊的視線尋找前方的路。

    「你慢點開,安全第一。」陸一偉頗為緊張地道。

    李海東哈著熱氣罵罵咧咧道:「這他媽的才11月底,就這麼冷了。外面的溫度肯定到零下20多度了。」

    今年的天氣確實反常,這要擱到前兩年,再冷也就是零下四五度。反覆無常的天氣在老百姓眼裡能引申出各種迷信說法,但從科學的角度分析,全球氣候變暖是罪魁禍首。

    走了將近3個多小時,總算安全抵達江東市。倆人在路邊的小吃攤喝了碗熱騰騰的羊湯,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到了市人民醫院。分別時,對李海東道:「下周小雨過生日,我這邊忙得走不開,也顧不上,你嫂子想給小雨熱熱鬧鬧過一下,回頭你和她商量一下怎麼過。」

    聽到此,李海東興奮地道:「可不是嘛,小雨馬上就12歲了,時間過得真快。這事你甭管了,我一定操辦得熱熱鬧鬧的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放心地道:「這事只限於自家親人,別擴大範圍。」

    「知道了,不過我想問是哪個嫂子?」

    陸一偉有些無語,擠出一絲笑容道:「一起商量。」

    「好咧,明白了。」

    說完,開著車一溜煙離去了。李海東經過上次的事比以前成熟穩重多了,在辦事方面基本上靠得住。一般情況下,涉及家務事,陸一偉基本上讓他去出面處理,而涉及到複雜的問題而自己不方面出面的事,潘成軍辦得面面俱到。有他倆在,一里一外少操不少心。

    進了辦公室,寧玉剛和曲文洲正滿面憔悴抽著煙,看到他后立馬起身道:「陸秘書長,您回來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壓壓手坐下道:「一夜未休息?」

    曲文洲連忙道:「我倒是眯了一會兒,寧區長一晚上沒睡。我勸他不聽,愣是扛了一夜。」

    寧玉剛輕描淡寫道:「不礙事,工作要緊。」

    時勢造英雄,在和平年代就看你能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凸顯出來。汽車廠的事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就看政治敏銳度能不能抓住機會。在這件事上,侯澤成置若罔聞,寧玉剛挺在前面,就憑這點,這個人值得重用。

    寧玉剛又道:「陸秘書長,趙國慶的兒子趙未來昨晚11點多抵達江東,我派專車把他直接接到醫院。考慮到喪父之痛,我們一直等到凌晨3點多才與其實質交談。他的意見不要賠償,只有一個條件,為其父舉辦追悼會。」

    「關於這件事,我和曲經理初步定了個方案。由汽車廠主持操辦追悼會,區總工會配合協調,谷未區政府不方便出面。就此事今天早上侯書記打來電話,按照白書記指示,基本上和我們的想法一致,您看如何操作?」

    陸一偉點點頭道:「可以,我也是這麼想的,還是讓汽車廠來操辦。那趙未來什麼意思?」

    「他的意見是升格,希望市一級政府出面,並追加為烈士。」

    聽到此,陸一偉意識到這個問題有些棘手。但凡用錢可以解決的事都不是問題,就怕提出錢以外的要求。趙未來在乎的不是錢,而是聲譽,這就難辦了。

    一個小小的原工會主席,而且非正常死亡,還達不到由市政府出面召開追悼會的格次。再者,追加烈士可不是鬧著玩的,這需要省政府核定批准,遠遠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。何況,他不具備烈士的資格,又沒給國家做大貢獻,真要這麼幹了,怕是成為今年的年度笑話。

    陸一偉想了一會兒道:「趙未來在哪?」

    「在樓上房間。」

    「哦,你繼續和他談,待會兒我再和他見面。烈士不可能,我沒那個許可權,即便白書記回來了也辦不到。追悼會只能到區一級,而且政府象徵性地出面,不具體參與。至於市一級,到時候我可以代表白書記前去憑弔。此時不能拖得太長,如果可能,明天就舉行。」

    「好的,我再做做他的思想工作。」

    陸一偉轉向曲文洲道:「其他人怎麼樣了?」

    「都回去了,屍體已經拉到火葬場了,近一兩天內可以徹底解決。」

    「嗯,此事不宜拖得太久,越快越好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過了一個多小時,見他們還沒動靜,陸一偉有些坐不住了,起身來到二樓,推開了房門。

    原本以為趙未來是個戴著眼鏡斯文學者,好歹是個大學教授,沒想到長得高大帥氣,穿著也非常時尚,與他印象中的教授形象截然相反。

    寧玉剛看到他隨即站起來道:「趙教授,這位是市委陸秘書長。」

    趙未來眼睛紅腫著,一臉憔悴丟掉手中的煙頭起身,主動伸出手道:「您就是陸一偉?」

    「幸會,快請坐。」

    倆人坐定后,陸一偉沖著寧玉剛使了個眼色,他隨即道:「趙教授,你們先聊著,我下去看看您母親。」

    寧玉剛走後,氣氛顯得有些尷尬沉悶。倆人未曾相識的人坐在一起討論沉重的話題,多多少少壓抑。陸一偉採用慣用套路,掏出煙遞上道:「先前聽您父親談起過您,本來想著有機會去京城拜訪您,沒想到以這樣的方式見面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