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50 別離開我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50 別離開我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人都是隨著環境的變化、角色的轉變以及年齡的增長而改變,包括言行舉止,談吐儀態,情緒性格,甚至體態,每個人都如此。先前在南陽縣的陸一偉,壓根不知道什麼叫害怕,敢想敢做,敢作敢當。可到了江東市后,複雜的人際關係,盤根錯節的勢力,在處理很多事的時候放不開手腳,甚至有些膽怯無奈。

    相反蘇啟明,背靠康老爺子這座大山扶搖直上,變得愈發有自信,收放自如,比起從前不知強了多少倍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,也許就是這個道理吧。說到底,手中掌握了權力,才是仕途真正起航的標誌。

    倆人閑聊了一會兒,蘇啟明收起笑容道:「事情很嚴重嗎?」

    陸一偉壓抑了一天的苦楚無法傾訴,咬著牙輕描淡寫道:「還好,已經快處理完了。」

    「哦,那就行,別給自己太大壓力,天塌下來還有老白頂著呢。但要說明一點,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情況,先學會保護自己,再考慮其他的。」

    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    蘇啟明輕嘆一口氣,舒展開身體靠在沙發上,眼睛變得柔弱,從陸一偉身上移到對面的電視牆上。雙手無法安放,找了個合適的理由點燃煙,以穩控情緒的波動。

    他的一舉一動,陸一偉看在眼裡,知道他想說什麼,似乎是每次見面繞不開的話題。

    沉默了很長時間,蘇啟明轉向陸一偉,嘴唇微微搐動,笑了笑道:「如果蒙蒙還活著的話,也該有孩子了吧,我也當姥爺了,呵呵。這些年來,我一直在反思自己,非常懊悔,假如當初不拆散你們,她也不會是今天這個結果,哎!」

    陸一偉連忙寬慰道:「蘇市長,都過去的事了,沒必要再提了。蒙蒙出事純屬意外,和你沒關係。」

    「怎麼能沒關係呢,若不是我強行干涉,她也不會獨自跑到京城當什麼記者,更不會獨自一人跑出去採訪……」

    蘇啟明眼眶濕潤,加上喝了酒的緣故,情緒有些失控。拿煙的手不停地顫抖著,試圖送到嘴邊,怎麼也挪不過去。乾脆掐滅,坐起來閉上眼睛平復心情。過了一會兒道:「其實我當初並不反對你們,只是……算了,不說了,人都沒了,再說也沒意義了。不過讓我感動的是,蒙蒙離開后你的表現,很多人都以為你是我女婿……這件事沒影響到你們的夫妻感情吧?」

    陸一偉不敢看他,淡淡地道:「沒有。」

    「那就好。你在西江官場上的口碑不錯,何況有那麼多領導都喜歡你,就連壽松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誇你,這是政治資本,是其他人不具備的,要學會利用轉化,而且要好好維繫,將來你上台階的時候,這些人必定會助你一臂之力。」

    「但是,你也有缺點。情緒控制得不到位,過於重感情,且心地善良,沒有殺伐決斷的狠心,在處理一些事上沒學會懷柔手段。要知道,官場是看不見硝煙的戰場,鬥爭每天在上演,從未停歇過。我知道你性子耿直,不會左右逢源,溜須拍馬,而且比較正直,看不慣一些歪風邪氣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,無淤泥焉有荷花,要適當地改變自己。」

    「當然了,說是缺點,其實也是你的優點,有性格的人才能凸顯出來。每到一處你的群眾基礎很好,百姓很擁戴你,然而,同僚們對你反而有成見,你想過原因嗎?」

    陸一偉摸著頭淡然一笑道:「我心裡清楚,觸動了部分人的利益,不與他們同流合污,格外關照弱勢群體,因為我是農民出身,自然了解他們的需求。搜刮民膏,侵佔百姓利益,這和封建社會有什麼區別。」

    「道理如此,但謹記一點,想要當好人就當不好官,慢慢琢磨吧。」

    蘇啟明看了看錶起身道:「我得回去了,明天早上還有個會,什麼時候走?」

    「明天一早。」

    「哦,那我就不過來送你了,到了江東再聯繫。」

    陸一偉將蘇啟明送到樓下,回到房間脫了衣服洗了個熱水澡,讓疲憊的身軀放鬆一下。一天了,還喘氣的機會都沒有。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確實如蘇啟明所說,精神狀態不太好,臉色憔悴,頭髮也長了,身軀也發生了變化,肚子微微鼓起……猛然想起來,他今年已經36歲了。

    走出衛生間,拿著手機回到卧室充上電,正尋思著給妻子范春芳打電話,她已經打過來了。

    「喂,還在忙嗎?」

    范春芳稍晚些時候知道了汽車廠的事,一直不敢給他打電話。

    陸一偉放鬆身體躺在床上,舉著手機道:「現在在北州呢,忘了和你說了。」

    「哦,回家了?」

    「沒,處理公事。」

    「累了吧?」

    一句話擊垮了他的心理防線,特別想一股腦把心裡的苦悶全都傾倒出來,盡情地發泄一下。

    見他不說話,范春芳又道:「爸都和我說了,責任又不在你,不必擔心。即便將來追查到你,大不了不幹了,有什麼了不起的,正好可以好好放鬆一下。」

    「那有那麼容易,別胡思亂想,朗朗睡了嗎?」

    「嗯,一直在等你回來,最後熬不住了睡著了。」

    陸一偉的心針扎般的疼,進而感覺喉嚨有異物,不停地往上翻騰。本想剋制情緒,誰知道說話時聲音破了,近乎沙啞道:「辛苦你了。」

    陸一偉雖不在面前,范春芳能夠感覺到他所承受的壓力。半天道:「一偉,我們結婚多年,從來沒要求過你什麼。今天,我想提一點,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提前告訴我,這個家不能沒有你。我全力支持你的工作,家裡的事不必你操心,但我們娘倆不能失去你。」

    陸一偉調整情緒道:「胡說什麼呢,我這不是好好的嘛。工作的事之所以不和你說,就怕你擔心。我一個人能扛著,不能讓你為我擔驚受怕,明白嗎?」

    范春芳點點頭,深呼吸一口氣道:「我就是你手中的線,只要你不鬆手,永遠在你的內心裡飄蕩。不要離開我,好嗎?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