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48 暗流涌動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48 暗流涌動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從康適之家裡出來,蔡潤年那邊也打來了電話。

    「喂,一偉,打聽到了,這個趙未來是李偉恆教授手下的得意門生,我已經讓他親自打了電話。對方態度很誠懇,答應和解,不會給政府出難題。」

    聽到此,我鬆了口氣,連忙感謝道:「蔡教授,您可幫了我一大忙啊,那他提什麼要求了嗎?」

    「沒有。不過他是知識分子,應該知書達理,通達明理,實在不行,我叫上李教授親自去一趟。」

    「不用了,下這麼大的雪不麻煩您老人家了,感謝!」

    「客氣,咱們之間別這麼見外,再說我也沒幫什麼。改天有時間了,咱爺倆好好喝一杯。」

    「好咧,讓我師娘燒菜,我帶酒,哈哈。」

    「行,你先忙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匆匆回到車上,定了定神決定與趙未來進行一次電話溝通。翻來覆去想好措詞,撥通了對方的手機。

    響了三聲后,對方接了起來,陸一偉稍微停頓了下聽對方的反應,進而道:「您好,請問是趙教授嗎?」

    趙未來聲音沙啞地道:「我是,你是陸一偉吧?」

    陸一偉頗為震驚,錯愕道:「您認識我?」

    趙未來沒做回應,道:「你整得動靜這麼大,又托各種關係來說情,其實完全沒必要。如果先前和我電話溝通,我能理解你們的苦衷。」

    見對方如此溫文爾雅,通情達理,不愧是高級知識分子。陸一偉慚愧地道:「趙教授,首先我向您說聲對不起,是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,致使家父發生不幸。等見了面,我會親自向您賠不是。其次,西江省正在搞企業搬遷大行動,這是省委的決策,汽車廠作為第一家啟動的企業,就發生這樣的事情,容易動亂軍心。為此,省委、市委主要領導的意見是儘快處置。我作為一個執行者,只能無條件服從命令,希望您能理解我的心情。」

    「當然了,此事發生在誰身上都難以掩飾內心的悲痛,我所能做得就是最大限度地滿足您的要求。」

    趙未來嘆了口氣道:「事情的經過我大致了解了,不能完全怪你們,也不能推卸責任。對於這種意外事故,作為主要領導應該站出來做個表態,而不是讓你一個執行者左右斡旋。至於要求,我沒有要求,賠償什麼的就沒必要了,人都不在了要再多的錢有什麼用呢。如果真有要求,我希望能給家父舉行一下追悼會,畢竟他是廠里的領導幹部,離開的不光彩,但值得提高規格為他踐行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想到這一層,一時半會無法給出答案。普通人的追掉會一般都是親朋好友召開一下就行了,若是提高規格,上升到政治層面,往往是做出特殊貢獻的,影響力特別巨大的,為黨為國為人民捐軀的,需要政府成立治喪委員會,歌頌生平事迹,傳遞價值精神。可趙國慶……他一個國企的工會主席,還達不到那麼大的影響力。如果說在汽車廠內舉行一下還說得過去。可既然他提出來了,指定希望政府出面。

    陸一偉沒有太多時間思考,道:「您的要求可以答應。」

    「你可能理解錯我的意思了,我希望當地政府負責人能出面。」

    果然如此,陸一偉這下難為情了。半晌道:「趙教授,這樣吧,我請示一下我們領導,然後給您答覆,好嗎?」

    「好的,我等你電話。」

    陸一偉拿著手機愣在那裡。看似很簡單的問題,一旦涉及政治就變得複雜了。要知道,領導的一舉一動不是率性所為,每一幀都有表達寓意,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出來出席追悼會。拿不定主意,只能向白宗峰請教。

    此時的白宗峰坐在酒店房間里心神不寧,看到電話立馬接了起來。聽完陸一偉的彙報,尋思片刻道:「這個要求倒是不過分,責成汽車廠組織召開,但範圍儘可能地縮小。」

    見他沒聽懂意思,陸一偉小心翼翼道:「聽趙教授的意思是想讓政府出面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白宗峰再次陷入沉默,過了許久道:「這樣吧,讓谷未區出面,但承辦主體還是汽車廠。到時候你代表我個人去送個花圈,不能牽扯到市委市府。」

    「明白,要不您給侯澤成打個電話?」

    「行了,不用你管了。今天能不能搞定?」

    陸一偉看看錶道:「差不多。」

    「好,那我等你電話,多晚都等著,要向章書記彙報情況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聊完正事,白宗峰語重心長地道:「一偉,辛苦你了。不管什麼事情不可能一帆風順,這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,先化解矛盾再動員搬遷,切勿急躁。」

    陸一偉滿是愧疚道:「白書記,都是我沒做好。」

    「不怪你,我也有一定責任。事情既然發生了就要直面面對,解決了就行了,別有太大心理壓力。」

    得到白宗峰的肯定,陸一偉提著的心稍微放鬆了些。一整天處於高度緊張狀態,甚至連喝水的間隙都沒有。通過今天的事,他明顯感覺到在大是大非面前,指揮系統嚴重失靈。馬菲菲暈倒住院了,劉柏宏露了一面再沒出現,包樹銘只是打了個電話,就連侯澤成都躲得遠遠的,生怕與自己沾上丁點關係。要不是他一直咬著牙盯著,後果不堪設想。如果白宗峰在家的話,或許是另一種景象。

    在此次事件中,谷未區區長寧玉剛勇敢地站了出來,自始至終陪伴左右,積極協調解決。當然,不排除他的整治目的性太強,可誰又能向他一樣有擔當。大局意識的缺失,是精神形態出現了問題,還是意識領域出現了偏差,不得而知。

    陸一偉充當救火隊員不是一次兩次了,每次事件帶給自己的不是好運,而是災難。他隱隱感到有一股暗流在涌動,有人暗中操控著這件事。至於是誰,他暫時猜不出來,但這裡面肯定有問題。

    就在這時,胡鵬來了電話……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