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47 國寶人物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47 國寶人物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對方下了逐客令,陸一偉也不好意思多待。可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見康老爺子,看來只能等到明天了。

    「阿姨,那您早點休息,我先走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剛轉身,一側的卧室傳來轟鳴般的響聲:「誰來了?」

    康桂雲立馬沖著陸一偉擠眼,示意他快走。撒謊道:「爸,是小凱回來了。」

    說話間,康老爺子開門慢悠悠走了出來。看到陸一偉眼皮一抬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:「是一偉來了啊,快坐。」

    陸一偉見狀,趕緊上前扶著他道:「老爺子,不好意思,打擾您休息了。」

    康適之抓著陸一偉的手臂緩慢向沙發走去,坐下道:「不礙事,這段時間睡眠不好,正好想找人聊聊天,沒想到你就來了,呵呵。」

    康適之快八十了,耳不聾眼不花,身體倍好,精神狀態俱佳,讓人好生羨慕。要是到了他這個年紀還能如此,這輩子值了。當然了,他和普通人沒有可比性。作為北州市碩果僅存的老領導,各方面待遇自然差不了。市委為其配備專車,專職醫護人員,只要他想動,全國各地的療養院隨便挑,一切開支都由市裡承擔。

    如此待遇讓人羨慕,殊不知他為北州做出了多大的貢獻。作為北州第一任行政長官,慘淡經營,風雨飄搖幾十載,經歷了文g洗禮,以不屈的鬥志頑強地生存下來。時至今日,在北州乃至全省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每任市領導上任后第一件事先來拜訪他,省里的領導每年都會前來慰問,如此國寶級別的人物,有此等待遇理所當然。

    看到了他,陸一偉不由得想起了譚良年。這位老爺子是郭金柱的恩師,同樣在西江省有著絕對權威,即便是退休了,他的話或多或少影響著西江政壇走勢。若不是此,以郭金柱的性格能站穩腳跟,實屬奇迹。

    陸一偉連忙關心地道:「是不是身體有恙,要不我帶您去京城看看?」

    本來是客套話,康適之聽著很舒心,擺擺手道:「年紀大了,自然就覺少了。我看你臉色不好,是不是最近也睡不好?」

    陸一偉點點頭道:「事情太多,睡眠嚴重不足。」

    康適之緊緊地攥著他的手道:「工作固然重要,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一定要多家休息。」

    「嗯,謝謝關心。」

    康適之見女兒站在那裡,道:「別站著啊,給一偉倒水。」

    我趕忙道:「不用不用,我不渴。」

    康適之始終抓著他的手紋絲不動,盯著他不停打量著。微微一笑道:「說吧,找我什麼事?」

    他的眼睛果然毒辣,不愧是半個世紀的老領導。陸一偉故意道:「我今天就是來看看您……」

    「別撒謊了,你那點小伎倆能逃過我的眼睛?行了,都是一家人,別那麼客氣。」

    他把自己比作一家人,著實有些感動。陸一偉總結過自己的從政歷程,貴人很多,小人也多,很慶幸的是,每次都有人站出來排憂解難,化險為夷。他不再客套,直截了當道:「老爺子,您認識趙國慶嗎?」

    「趙國慶?」

    康適之轉動眼珠子努力回想著,陸一偉趁機提示道:「他在江東汽車廠……」

    「哦,是他啊,當然認識了。這小子就是我一手栽培起來的,而且還是我給他介紹的媳婦。他媳婦是我原先老同事的,可惜十幾年前就離世了。」

    得到這個重要消息,陸一偉興奮不已。進而小心翼翼道:「告訴您個不幸的消息,他在今天早上的時候離世了……」

    等陸一偉講完,康適之半天沒說話,而是緩緩閉上了眼睛,沉默許久道:「國慶這孩子挺不錯,就是有些軸,說話直。那年他要上廠長的時候找過我,希望拉他一把。可我力不從心,畢竟退休很多年了。不過我給當時的省長打了個招呼,遺憾的是,位置已經有人選了,哎!他頂多六十多歲,離開的有些不體面啊。」

    「可不是嘛,事發突然,我沒能及時制止,頗為懊悔。」

    「這不怪你,是他自己作孽。怎麼了,是在賠償問題上有了阻力?」

    陸一偉一五一十把情況告訴他,康適之再次沉默,手指有節奏地敲打著沙發扶手。進而坐起來道:「你現在撥通他妻子的電話,我和她說。」

    陸一偉撥通曲文洲的電話,想辦法交給了他妻子。聽到老領導的聲音,還不等說話,對方哇地一聲哭了起來。康適之好一通寬慰,道:「秀萍啊,國慶離開誰都不願意看到,近些年我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些事,每當得知身邊的人一個個相繼離去,心痛不已。人死不能復生,以後你要好好活下去,聽到了嗎?」

    「屍骨未寒,不能死不瞑目,入土為安,才是對他最大的告慰。事故原因交給政府,相信他們會給出一個滿意的答覆。另外,你要配合政府,讓國慶早點到極樂世界吧。」

    康適之的話果然管用,對方表面了態度。掛了電話后,他的眼眶有些濕潤,嘴唇不停地顫抖。過了良久,慢慢睜開眼睛,聲音沙啞地道:「一偉啊,你知道人這輩子最痛苦的是什麼嗎?」

    陸一偉搖了搖頭。

    「最痛苦的莫過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,特別是至親至近的人,哎!」

    陸一偉知道他在說蘇蒙,不知該如何寬慰。咬咬嘴唇道:「老爺子,有些事無法避免的,相信他們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很好。」

    康適之頻頻點頭,看著他道:「有些遺憾無法彌補,但我知道你是重情重義的人。蒙蒙是我最疼愛的人,你的所作所為讓我很感動。以後要經常過來看我,看到你就好比看到了蒙蒙。」

    陸一偉抿著嘴唇頜首道:「放心吧,以後我會經常來看望您。」

    康適之鬆開他的手,緩慢起身道:「回去吧,我要休息了。好好乾,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。」說完,在康桂雲的攙扶下回到了卧室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