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45 迫不得已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45 迫不得已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17點26分,江南高速入口。

    前方路口的電子屏上顯示著:「因雨雪天氣,江南高速暫時關閉……」

    陸一偉坐在車裡透過車窗望著漸漸昏暗的夜色,看看錶問道:「走國道可以嗎?」

    因胡鵬不在,由寧玉剛的司機送他到北州市。回頭道:「陸秘書長,走省道倒是可以,可是雪下得太大,可能走不快,平時兩個多小時的路程,保守估計要走四個多小時,何況這車性能不太好……」

    陸一偉沒有回應,想了半天拿起手機撥通李海東的電話:「開上你的悍馬車,到608國道小店鎮附近,陪我去一趟北州市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讓司機緩慢開到指定地點,等了差不多20分鐘,李海東駕駛著外觀霸道硬朗的悍馬車出現了。陸一偉徑直上車,催促對方趕緊上路。

    這價值百萬的悍馬車舒適性很一般,但應對各種路況適應性非常強,在白茫茫的雪路上飛速馳騁,幾乎和平時沒什麼兩樣。

    李海東知道他有急事,沒有打擾他,而是專心致志開車。陸一偉坐在後面,手握著手機,縝密思考著如何運作。

    自從蘇蒙去世后,他每年過年都會親自去拜訪康適之,而平時與蘇啟明聯繫得比較少,頂多過時過節發個簡訊,電話很少。倒不是因為蘇蒙,他現在是北州市長,身份不一樣,聯繫自然就少了。他可以直接去找康老爺子,但跳過蘇啟明又好像不合適。

    思來想去,撥通了蘇啟明的電話。

    此時此刻,蘇啟明正在接見某知名大公司老總,對接項目落實情況。一直熱衷於招商引資的他自上任以來,提出了「落地百個項目,引進千億資金」的招商引資口號,而且與市委書記許壽松配合得相得益彰,市委市府班子難得一見的空前團結,一心想要趕超發展。

    女兒的離世對他打擊很大,失去了精神依靠,更加激發了他拚命工作的鬥志。工作幾乎成了他唯一的樂趣,只有這樣,可以短暫忘記不願意去回想的痛苦。

    秘書拿著蘇啟明的手機,察覺到震動悄悄拿出來一看,隨即掛掉。

    陸一偉等了五六分鐘,又不甘心地打了過去。秘書只好貓著腰躲過正在攝像的鏡頭來到後台接了起來。

    周浩作為蘇啟明的秘書,對陸一偉和蘇啟明的關係一清二楚,客氣地道:「陸秘書長,蘇市長正在和客人談事,你要有什麼事我替你轉達。」

    「哦,那算了。」

    周浩停頓片刻道:「要不等會議結束后我告你一聲?」

    「不用了,謝謝了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決定繞過蘇啟明直接去找康適之。處理好此事,又立馬打給大學教授蔡潤年。

    蔡潤年聽到趙未來這個名字非常熟悉,道:「這個學生我沒教過,不過我知道他,是我們學校走出去的佼佼者,現在在首都師範大學當教授吧。」

    「對對對,正是他。」

    蔡潤年得知情況后,嘆了口氣道:「我可以給你打聽一下,好像是秦教授的學生。但這種事畢竟人命關天,我不敢保證能行得通。」

    陸一偉連忙道:「蔡教授,我不要求別的,該如何解決我們絕對坦誠,只要他提出條件,最大限度滿足。但這種事您也知道,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。我倒好說,要是影響了白書記和章書記,不好交代啊。」

    蔡潤年大致明白了,道:「好吧,我來想想辦法。」

    「好的,那我等您消息。」

    一切都安頓妥當后,陸一偉決定親自和趙國慶的兒子趙未來通一次電話。可想了許久,卻不知該如何面對。再等等,等蔡潤年和康適之這邊採取行動后再說。

   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,不是那種令人窒息的深邃墨黑,而是彷彿迴光返照的靜謐清白。燈光照射在雪地上,反射著晶瑩剔透的光暈,如同畫筆在空中畫了個圈。或許在年輕人眼裡,雪蘊含著的浪漫足以讓人心顫,而留給陸一偉的,是無盡的思念和追悔。

    世上沒有後悔葯,如果有,他會拋棄世俗不顧一切地去追逐幸福。

    蘇蒙,你在天堂還好嗎?

    雪依然在下著,路上的車輛如同蝸牛般地緩慢爬行。陸一偉靠著冰冷的車窗透過凝結的水珠望著窗外。李海東偷偷瞄了一眼,取出一支煙推了推遞給他。他回過神點燃,靠在椅子上輕嘆一口氣。

    「又想蘇蒙了?」

    陸一偉低頭一苦笑,吐了口煙圈抬頭看著他道:「我還以為你會說夏瑾和呢。」

    李海東立馬道:「別提她,提她我就來氣。你對她那麼好,最後居然悄無聲息離去,那有這樣式的。現在倒好,直接去了美國,和那個小白臉過小日子去了。」

    「別這麼說她,她也是迫不得已。」陸一偉為其辯解道,「當初離開我是有原因的,知道她弟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嗎,她懷疑自己也有,所以選擇了離開。她是為我好,如果真的有一天先走一步,對誰都是痛苦,還不如早點結束。」

    「她對我的幫助很大。如果不是她,我在黑山縣搞得柞蠶之鄉搞不下去,宏達集團也不會落戶西江省。」

    李海東沉默片刻道:「那你還想她嗎?」

    陸一偉淡然一笑,望著窗外道:「怎麼說呢,也想,但沒有蘇蒙那麼強烈。畢竟我和蘇蒙五六年,而且是在我最落魄的時候。換做任何人,誰願意跑到山溝里找我呢。即使夏瑾和,我想她也邁不出這一步。」

    李海東似懂非懂道:「哥,我知道你心裡難受,但事情過去這麼多年了,你也別自責了。相信蘇蒙在天上會原諒你的。何況現在嫂子對你那麼好,又給你生了兒子,不能對不起她。」

    陸一偉詫異地打量著他,半天道:「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怎麼就不相信呢。」

    李海東嘿嘿一笑道:「經歷的人和事多了,也就看透了一些事。何況人都是在不斷成熟的,不是嗎?」

    陸一偉看著他打量半天道:「不錯,有此番覺悟就好。知道我為什麼讓你離開牛福勇嗎?」

    李海東點點頭道:「知道,福勇現在膨脹了,你怕我跟他受害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