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42 特例特辦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42 特例特辦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當官圖了什麼,在陸一偉的世界里還沒有構建起完整的成熟的系統的框架。就像一座城市的規劃,他不過是城市裡的一粒沙子,遠遠達不到成為架構搭建、掌控全局的主人。

    人的一生總是充滿戲劇性,信誓旦旦抱有偉大理想,將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。可誰又能左右了命運,尤其在官場,二指寬的調令足以摧毀你的偉大抱負。

    他想過從政嗎,從來沒有。當初回到家鄉一腳踏入校園,只想著把所學到的知識教授給下一代,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娶妻生子,陪伴在父母身邊為其養老送終,把子女培養成對社會有用的人,僅此而已。抬頭就巴掌大的天,即便有拯救宇宙的抱負,實現得了嗎。

    然而,命運註定不會讓其平凡。一紙調令從教育系統抽調到統計局,參與全國聲勢浩大的人口普查,仕途生涯就此拉開大幕。當時抽調的人不見得他日後成大器,頂多覺得他是老師,填寫表格的時候能把字寫得規範一些。

    這算是人生的一個小拐點,但真正起決定作用的還是那次大會,他把握住機會站起來回答了市委書記提出的問題。就此,捲起鋪蓋踏入政府辦,從一個寫材料的小秘書做起,靠著紮實的文字功底以及靈活的頭腦成為時任縣長身邊的紅人。

    那時候的他切身感觸到權力帶給他的快感,局長見了客客氣氣,甚至點頭哈腰,要擱在以前,村長見了他都不帶理的。不僅如此,又傍上「政治聯姻」,助推他的事業再上一個台階。本以為插上了騰飛的翅膀,誰知道命運和他開了玩笑,將其丟掉北河鎮,一待就是五年。

    在那時期,他萬念俱灰,放棄了一切希望,不再抱有任何幻想。幾次辭職的衝動都被命運折服,因為他失去了生存的本領,幾年的從政荒廢了他的技能,也許,除了當官,他什麼都不會做。

    命運沒有忘記他,直至張志遠的出現。他再次啟程,重回政治核心。可以說,張志遠給了他第二次生命,從副科到正科,再到副處,只用了三年不到的時間。要知道,對於大部分人來說,在一個縣能到了正科就頂到天了,他一步跨到旁人無法企及的位置,有質疑,有反對,但張志遠頂著巨大壓力扛下來了。不為別的,除去上下級關係外,還摻雜著不可言喻的情分。

    從張志遠調離的那一天起,他的政治生命剛剛喚醒,開始把自己的思想貫徹到治縣理念上。在黑山縣的時間很短,但那段時光是他最快樂的。

    從政十幾載,他不敢說是廉潔奉公,至少活得坦蕩。別人上台是為了大把撈錢,他已經完成了資本原始積累,不再需要利用職務之便大肆撈錢。另外,他本身對金錢看得不太重,夠花就行。人一旦滿足了某方面的慾望,即將轉向另一方面的追求。

    當官為了什麼,這是他一直思考的問題。答案顯而易見,就是時常掛在嘴邊的為人民服務。而如今,這句話成為了某些群眾嘴裡的調侃詞,不再相信他們的「鬼話」。

    更多的時候,當官是一個人修行的過程。不斷地磨礪自己,反思自己,鬥爭自己,試圖尋找到合理的解釋和突破口,尋求平衡點和支撐點。可是,這個平衡點永遠都找不到。

    坎坎坷坷,步履蹣跚,用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。從沒有靠山一無所有,到眾人幫襯應有盡有,不是他努力的結果,而是命運的安排。

    汽車廠的突發事件,他先前有所預料的,結果還是發生了。他一遍又一遍反思自己,如果當初頂著壓力阻止搬遷,也就不會釀成慘案了。如果真這麼做了,良心上安心了,可上頭會給他背負上莫須有的罪名,痛苦的抉擇,他選擇了妥協。

    內心的自責讓良心不安,他現在所能做的,就是讓活著的人有尊嚴的活下去。

    「喂,呂部長,我一偉,您現在忙嗎?」

    組織部長呂鳳榮和白宗峰的關係還不錯,畢竟是對方提拔上來的人。倆人關係融洽,陸一偉夾在中間也好做人。他中午喝了酒,剛躺下準備休息突然就來了電話,本想發火聽到是陸一偉,氣壓了下去道:「是一偉啊,有事?」

    「呂部長,我有件緊急的事想現在見您一面。」

    呂鳳榮看看錶道:「哦,要不下午上班后直接我辦公室吧。」

    對方已經拒絕,陸一偉不甘心地道:「呂部長,這件事真的很緊急。」

    呂鳳榮想了想道:「那你過來吧。」

    「好的,我馬上過去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陸一偉立馬下樓,讓寧玉剛的司機將他送到市委家屬院,匆匆上了七樓敲開門,呂鳳榮已穿戴整齊恭候。

    陸一偉聞到了酒味,不想耽誤他太多時間,直奔主題,道明來意。

    呂鳳榮聽后,雙手抱著肚子閉著眼睛想了半天,然後睜開眼看著他道:「這是白書記的指示?」

    陸一偉不敢撒謊,實話實說道:「白書記的手機一直未打通,應該在飛機上。但是他登機前指示我,不惜一切代價處理好該事件。」

    呂鳳榮打起了官腔,搖頭晃腦道:「一偉啊,你也知道人事調動非兒戲,是需要白書記簽字然後上常委會通過的。即便是平級調動,如果沒有白書記的簽字,我不能開這個口子,何況是從下面的縣市往回調。要不這樣吧,給他辦個借調手續,以後的事以後再說。」

    對於他手中的許可權,陸一偉一清二楚。一個普通人提拔副科再調回省城,對他來說輕而易舉,那需要徵得白書記的同意。全市將近30000多黨員幹部,要是什麼人的都親力親為,還不把他累死。

    陸一偉堅持己見道:「呂部長,眼前的這件事就得特例特辦,如果再拖延下去,對白書記不利,對整個企業搬遷都非常不利。如果白書記知道您為了此事操心上手,我想他不會不念你好的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