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40 蓄意謀殺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40 蓄意謀殺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10點34分,江東市人民醫院。

    陸一偉坐在一樓東側辦公室,剛剛包紮的手夾著煙,不停地騰雲駕霧。煙灰缸里戳滿煙頭,封閉的房間里煙霧繚繞,殊不知,在不久的將來,危險將至。

    石曉曼推門進來扇了扇道:「抽了多少煙啊,熏死了。」

    陸一偉顧不得搭理,直截了當問道:「進展如何?」

    「有一家的家屬基本同意了補償辦法,不過對方提出要給他兒子安排工作。」

    陸一偉拍板道:「行,答應他,具體操作回頭我和白書記請示。其他人呢?」

    「還在做工作,不過情緒比較激動。也能理解,好好的人突然就沒了,而且死得那麼慘,換做誰誰都受不了啊。人沒了,要錢有何用。」

    陸一偉嘆了口氣,從煙盒裡將最後一支取出來續上道:「理兒是這麼個理兒,但事情發生了就得去面對。今天晚上務必得有個結果,此事不宜拖太久。如果200萬不成,繼續往上漲,直到滿意為止。另外,凡是他們提得合理要求,只要我許可權範圍能辦到的,盡量滿足。」

    「這難度也太大了吧。」

    陸一偉想了想道:「你去把寧玉剛叫過來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不一會兒,谷未區代區長寧玉剛進來了。在此次事件中,他表現得異常積極,時刻沖在第一線。反倒是區委書記侯澤成,露了一面再未見過。當然,這種事是政府行為,作為黨委一級可以不參與,但不要忘了這是誰的工程。

    「陸秘書長,您怎麼還在啊。趕緊回去休息吧,我在這兒盯著就行。」

    寧玉剛頭上還頂著「代」字,只要一日不轉正,心裡就不踏實。想要去掉「代」,只能等到明天的人代會了。在此期間,必須表現得積極一點。他清楚陸一偉的身份,和自己同級別,但是白宗峰身邊的紅人,不指望說好話,有時候一句壞話可以壞了大事。

    同為官場中人,陸一偉明白他心裡的小九九。人之常情,當官除了理想抱負外,不就是那點政治慾望嘛。道:「剛才我和石處長交談過了,思想工作必須加快進度。白書記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,等他回來最起碼要有個初步結果。」

    寧玉剛頗為頭疼,依然咬著牙道:「我盡量。剛才又有一家提出了錢之外的要求,他兒子在德寧縣科協工作。他家人希望調回來,順便提一個格次。」

    「叫什麼?」

    「還沒問。」

    「行,你把名字寫下來,和剛才那個一併交給我,待會兒我親自去找一下呂部長。其他人呢?」

    「暫時還沒提到。」

    「那你現在趕緊去落實,不怕他提條件,就怕沒條件。」

    「好,我馬上去核實。」

    石曉曼連忙道:「我也去。」

    倆人出去后,陸一偉終於可以獨自靜下心來認真反思。這件事看起來非常簡單,就是聚眾鬧事,工作人員操作失誤致使釀成慘案。可仔細一想,頗為蹊蹺。

    他在現場看過,吊車的鋼絲繩整體滑落下來的時候依然在上面綁著,起吊的重物直接砸到人群中。為什麼會突然落下,是操控系統失靈還是操作失誤?另外,人群距離吊車有一段距離,是如何做到的。

    那有沒有一種可能,人為地蓄意謀殺。想到此,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  如此想,不是憑空臆想,而是有前提條件的。他雖然進駐汽車廠比較晚,對該廠的各種矛盾大致了解,主要矛盾點還是集中在那批從德國進口的生產設備上。以趙國慶為首的退休老幹部多次到省政府、省委,甚至到中央上訪反映,都被遣送回來了。時至今日,沒有人調查蔡小強,足以可見其能耐。

    假設,蔡小強是公報私仇,故意殺人滅口,也就沒人再舉報他了。

    就這個問題,他反反覆復想了許久,又通過反推理來論證,但缺乏必要的證據。他拿出手機打開相冊,將事發現場拍下來的照片放大,盯著吊車仔細看,不放過一絲蛛絲馬跡。看了半天,沒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

    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,發現吊車駕駛室是空蕩蕩的。對啊,司機人呢,他去哪了,如果找到他是不是找到突破口。他立馬將曲文洲叫過來,道:「今天早上誰開得吊車?」

    曲文洲撓撓頭道:「這個我可真沒操心,要不現在問問?」

    「趕緊問,打聽到立馬告訴我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寧玉剛出去后,陸一偉想了半天又撥通了張志遠的電話。

    「喂,張書記,沈省長那邊有最近的指示精神嗎?」

    「沒有,不過已經責成省安監局、市安監局以及國資委成立聯合調查組就此事展開全面調查,不出意外已經在調查現場吧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「你那邊什麼情況?」

    「正在積極協商解決,有兩家基本上談妥。」

    張志遠寬慰道:「你也別太擔心,省委章書記已經做出指示,要求妥善處置,其他沒提任何要求。但這麼大的責任事故,肯定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。沈省長已經暗示過了,等調查結果出來后,立即免去蔡小強的職務。」

    陸一偉隱隱擔心道:「在這個關鍵時刻免掉他,會不會影響到企業搬遷?」

    「都啥時候了還考慮這些。走了蔡小強還有李小強,工作不會因為某個人而停滯不前。為什麼讓我到國資委,就是要好好殺殺國企這幫人的銳氣,簡直太猖狂了。」

    陸一偉四周看看,捂著手機小聲道:「您現在方便說話嗎?」

    「說吧。」

    陸一偉把自己的猜想說了一遍,張志遠許久未說話。過了一會兒道:「一偉,懷疑歸懷疑,但要拿出事實依據。另外,調查的事你絕對不能插手,聽到了沒?」

    陸一偉知道他在保護自己,道:「聽到了,不過我總覺得此事太蹊蹺了。」

    「好了,我心裡有底。你抓緊時間處理家屬問題吧,其他事等白宗峰迴來后再做定論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