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36 共同面對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36 共同面對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京城,機場。

    白宗峰通過VIP通道,快步進入SVIP休息室。手機緊緊攥著手機,心急如焚迫切想知道汽車廠的處置結果,忐忑不安考慮如何向省委章書記彙報。他一直在等待合適的時間點,不能操之過急太早,更不能一拖再拖太晚,要等到章秉同知道此事後再彙報,既能試探到對方的態度,又能快速作出反應應對。

    他一直在給省委秘書長塗強打電話,可對方始終佔線,後來乾脆不接,是在避嫌嗎,也有可能正在章書記辦公室彙報工作。

  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白宗峰如坐針氈,如芒在背。此時此刻,他比任何時候都清楚,出了這麼大的事意味著什麼。昨天在打電話的時候,章書記還強調要做到萬無一失,可轉眼就上了眼藥。記得章秉同說過,企業搬遷如此聲勢浩大的工程,就像衝鋒陷陣,決戰攻堅。既然是戰鬥,那有不死人的,只要不出圈子,控制在有效範圍內,一律不予追究。

    如此態度表明了他對此次企業搬遷的決心,可汽車廠作為第一家搬遷的企業,開局不利,會不會動搖其他企業影響士氣,一時半會吃不準。

    他有些後悔沒聽從陸一偉的建議,在沒做足充分準備之前就匆忙啟動。最主要的是偏偏這時候外出開會,要是自己親自坐鎮指揮也不至於出這麼大的亂子。

    這時候,塗強打來了電話,白宗峰立馬接了起來:「喂,塗秘書長,方便接聽電話嗎?」

    塗強聲音低沉地道:「剛從章書記辦公室出來。」

    對方沒說,白宗峰也沒問,試探性地道:「章書記有何指示?」

    「什麼也沒說,他正在吃中藥,你稍晚些后給他打吧。」

    「好的,那塗秘書長有何指示?」

    塗強想了想道:「果斷處置,不留隱患。」

    「明白了,謝謝指點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白宗峰仔細琢磨著這句話。很長程度上,塗強代表著章秉同,難道這是他的意見?在沒得到確切指示精神前,懸著的心始終無法放下。

    江東,省委書記辦公室。

    章秉同在休息室坐在沙發上抽著煙,茶几上放著一晚剛剛熬好的中藥正冒著熱氣,一側的電視機里正播放著《西江早間新聞》。

    「觀眾朋友,現在是北京時間早上6點13分,天色還未亮,而且格外寒冷,而江東汽車廠燈火通明,熱火朝天。在全省企業搬遷百日誓師大會後,江東汽車廠積極響應,以身作則,率先發力,第一家啟動了搬遷。我身後就是汽車廠生產車間搬遷現場……」

    章秉同找了半天遙控器,終於在床上找到,對準電視機按了關機鍵,重重往茶几上一丟,面無表情坐在沙發上思考著這件事如何處置。

    企業搬遷是他到任以後提出加快城鎮化步伐最重要一環,慎重考慮后把此事壓在了江東市委身上。現在出了這檔子事,是他不想看到的,也是在所難免的。如果嚴肅處理,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,勢必會動搖軍心,誰還會挺在前面,甚至有可能影響到大局。可如果不處理,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,無法向上級和社會交代。

    思來想去,只能取個折中的辦法。拿起手機打給了塗強。

    不一會兒,塗強進來了。章秉同直截了當道:「現場情況如何?」

    塗強如實彙報道:「副省長廣明同志已經趕到現場督辦,從目前掌握的情況看,職工自發組織鬧事,攔著吊車不讓起吊,由於操作人員操作失誤,導致起吊物跌落,當場砸死五個人,無一倖免。目前為止,死者已全部送到醫院,家屬的思想工作正同步進行,現場正在積極清理,預計再有一個小時可全部清理完畢。」

    聽完彙報,章秉同若有所思道:「他們打算如何處理?」

    塗強道:「宗峰同志在京城開會,柏宏同志在現場指揮,新上任的志遠同志給我來了電話,他建議冷處理。也就是說,封鎖相關消息,私底下與家屬協商解決。另外,汽車廠搬遷不能停止,繼續實施。」

    章秉同沉默了,坐起來端起中藥一口氣喝完,趕緊喝了口水,拿起紙巾擦擦嘴道:「搬遷時候誰在現場指揮?」

    「市委辦公廳陸一偉。」

    「陸一偉?」

    「嗯,前兩天您還見過他。」

    「哦。」

    章秉同想起來了,忖度半天道:「你和宗峰說一聲,這件事必須妥善處理好。企業搬遷不能停滯鬆懈,繼續盯緊。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遠在京城的白宗峰接到電話后立馬錶態道:「請章書記和塗秘書長放心,我已經往回趕,一定會妥善解決好。」

    總算鬆了口氣。拿到上級的指示精神,也知道該怎麼做了。這兩句話背後潛在的含義顯而易見,讓他內部消化解決,可以不上升到省委層面出面解決,意味著不會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。再者,企業搬遷還要繼續,這是他的決心。

    江東,汽車廠。

    陸一偉滿臉灰塵,雙手沾滿了泥土和鮮血,手背上拉出長長的口子,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跡。他親自上手,與工作人員一道將現場清理得一乾二淨。調來高壓水車沖刷,看不到一絲痕迹,無法想象就在一個小時前這裡發生了驚心動魄的慘案。

    對於死亡的敬畏直穿靈魂,怕是這輩子都無法忘記那畫面。但他作為指揮者,容不得半天思考,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決斷。與張志遠協商后,做出了清除現場的決定。當然,做決定的時候請示劉柏宏了,他沒發表任何意見,生怕把自己牽連進去。

    沈省長和劉柏宏先後離去了,張志遠依然沒有走,留下來一道與其共同面對。蔡小強自發生事後再沒露面,張志遠恨得直咬牙,但又不能立馬採取行動,畢竟剛上任。他命令副經理曲文洲,不管用什麼辦法,先籌措1000萬元,用作補償死者家屬的資金。而且要做好思想工作,不能再鬧事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