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33 遍地哀鴻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33 遍地哀鴻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蹭地從椅子上坐起來,所有人不約而同扭頭轉向窗戶,透著清晨朦朧的薄霧一探究竟。而窗外白茫茫一片,分不清是霧霾還是煙灰。

    「發生什麼了?」陸一偉頗為緊張地道。

    一旁的蔡小強故作鎮定,犀利的眼神轉向曲文洲,語速急促地道:「快去看看,到底怎麼了。」

    曲文洲飛一般地沖了出去。陸一偉憑藉直覺預感到大事不妙,一把推開椅子往門外走。蔡小強眼疾手快攔著道:「陸秘書長,曲經理已經去看了,您就別去了。」

    陸一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字:「滾!」

    說罷,憤怒地推開拔腿往樓下跑。張志遠不敢掉以輕心,懷著沉重的心情起身疾步跟了出去。馬菲菲畢竟是女人,半天還沒回過神來,驚訝地張大嘴巴愣在那裡。石曉曼推了推她,觸電般彈了起來,結結巴巴道:「曉曼,你聽到什麼聲音了?」

    石曉曼聽得一清二楚,已經猜到了結果。害怕馬菲菲擔心,鎮定地道:「馬市長,別擔心,可能是出了點小狀況。」

    馬菲菲拚命搖頭,連忙從椅子上取下皮衣穿上,憂心忡忡趕往現場。石曉曼心細,臨出門時趕緊把酒帶了出去,並收拾了現場。

    食堂距離車間有一定距離,陸一偉氣喘吁吁地奔跑著,而不遠處一團灰黑色的灰塵直衝雲霄,就像撒旦魔鬼似的,在空中張牙舞爪露出猙獰扭曲的笑容。與之而來,耳畔能聽到凄慘的吼叫聲哭泣聲,如同一把尖刀深深刺向他的胸口。

    陸一偉不由得加快的腳步,後面的車急速在他面前停下車。他來不及回頭,呼哧呼哧繼續奔跑。

    繞過辦公大樓,看到第三車間門口圍著滿滿當當的人。不止有拆遷隊伍和工作人員,還有黑壓壓的家屬職工。刺耳的哭喊聲越來越近,一下下刺激著他的脈搏,直抵心臟。

    陸一偉挖掘身體潛能一口氣沖了過去,撥開人群擠了進去,而眼前的一切讓他徹底驚呆了。

    只見吊車下面躺著四五具屍體,血肉模糊,身體嚴重變形,五臟都擠了出來,其中有一具整個人壓扁,面目全非,腦漿噴射在旁邊的機器上,血染了衣服,染紅了整片廢墟。

    為官十幾年來,陸一偉經歷過太多生死,再慘烈都見過。當年南陽縣發生礦難的時候,他親眼所見從礦坑裡抬出一具具冰冷的屍體,家屬跪在寒風中撼地慟哭,何等凄慘,讓人永生難忘。以至於很長時間晚上一閉眼,眼前就浮現出那一幕幕恐懼的畫面。

    而今天的場面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為慘烈。第一次看到屍體遍野,鮮血橫流。現場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畫面震撼了,紛紛愣在那裡不知所措。

    安靜,出奇的安靜。

    「都他媽的站在那裡幹什麼,蓋板下有一個人!」

    不知誰撕心裂肺地喊了一聲,陸一偉一下子從夢境中覺醒過來,不假思索地衝上去將手插入厚重的蓋板下,用盡全身力氣試圖抬起。其他人見狀,紛紛過來幫忙。費了好大的勁蓋板抬起,下面果然還有人,陸一偉認識他,正是昨天還見面的原工會主席趙國慶。

    除了頭部完好無損外,身體已壓成了肉餅。鮮紅的鮮血順著凹槽緩緩流淌,甚至還冒著熱氣,一個人就這樣離開了人世。

    看著眼前的景象,陸一偉身體瑟瑟發抖著,嘴唇發紫,臉色煞白,布滿血絲的眼睛里瞳孔在逐漸放大,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睜的大大的眼睛,似乎死不瞑目。

    也許是對死亡的畏懼,更是對亡靈的懺悔,陸一偉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,以至於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    這時候,一個情緒激動的老伯衝到他面前,揮舞著拳頭砸了過來。嘴裡念念有詞道:「作孽啊,作孽啊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有反抗,任憑他盡情地發泄。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,如果當初攔著不讓匆忙動工,也不會釀成此慘禍。

    急忙趕來的馬菲菲沖了進來,看到此景象還不等說話就暈了過去。而張志遠比任何時候都清醒,大聲一喝道:「都別站著,趕緊叫救護車。」

    這一聲喚醒了陸一偉,現在不是懺悔的時候,當務之急應儘快處置現場。他急忙站起來回頭尋找著蔡小強,找了半天沒看到他的身影。只見曲文洲在一旁站著,走過去下令道:「立馬封鎖現場,驅散人群,不準任何人靠近。」

    曲文洲意識到他的機會來了,點頭道:「那這屍體怎麼辦?」

    「叫救護車了嗎?」

    「叫了,應該馬上就到。」

    陸一偉當機立斷道:「迅速將圍觀的人全部撤離,包括家屬。另外,立即清理現場,不留任何痕迹。」

    「這……不合適吧?」

    陸一偉已經顧不得考慮後果了,堅毅地道:「一切聽從我指揮,出了事我來承擔後果。」

    拿到了指令,曲文洲立馬安頓周圍的職工,可無動於衷。他憤怒地吶喊道:「今天所有參與的人每人5000元,當場結賬。」

    重賞之下果然有匹夫,眾人紛紛行動起來。那邊家屬還在屍體旁邊嚎啕大哭,五大三粗的漢子過去一把架起來,拖拽著往一側走。在曲文洲的指揮下,事發現場立馬圍成了一個圈,不準任何人靠近。

    陸一偉冷靜下來才發現公安人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撤離了,看到不遠處打電話的張志遠,快步走到跟前等了一會兒,等他掛了電話道:「張書記,您出現在這裡不適時宜,趕緊走,剩下的事我來處理。」

    張志遠豈能把他一個人丟下,神情凝重地道:「我剛從和沈省長彙報了,他稍晚些后趕過來,和白宗峰彙報了沒?」

    陸一偉那顧得上這些,搖了搖頭。

    張志遠當機立斷道:「你現在就打電話彙報。如何決斷,你不能擅自做主,聽從對方指揮。即便是將來追究下來,和你的關係不大。這個時候,一定要先把自己脫了身子。」

    (ps:因萬路在外培訓學習,碼字時間有限,只能暫時每天一更,見諒!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