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30 周密部署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30 周密部署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整天時間,陸一偉都是在高度集中緊張中度過的。到了晚上,好不容易打通了白宗峰的電話。

    聽完彙報,白宗峰沉默片刻道:「如果搬遷,你有幾成把握?」

    陸一偉不敢說大話,道:「三成。」

    「那就先不要搬了,先把矛盾解決好再說。簡直是胡鬧,沒準備充分就匆忙決定,誰讓他們這麼乾的。」

    白宗峰儼然在生氣,陸一偉總不至於把馬菲菲出賣了,小心翼翼道:「我也有責任,那我立馬叫停。」

    「嗯,就按照你說的,先化解矛盾再啟動搬遷。另外,穩定工作壓倒一切,就是不搬遷了也不能出現人員傷亡事件,聽到了沒?」

    「明白。」

    拿到「尚方寶劍」后,陸一偉總算鬆了口氣。對於無法預料的事誰都不敢開玩笑,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。就輕鬆了一小會兒,白宗峰打進來電話,他趕忙接起來。

    「是誰向省委彙報的?」

   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,道:「我也不清楚啊。」

    白宗峰很長時間沒說話,過了好大一會兒道:「省委章書記已經知道了汽車廠明天搬遷,既然這樣就不能改變了。你現在立馬和馬市長對接一下,對明天的搬遷事項進行周密安排部署,不能出現任何差錯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

    白宗峰不放心地道:「你再聯繫下杜局長,讓公安上的人也參與進來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

    「好,我馬上聯繫。」

    白宗峰再三叮囑道:「一定要謹慎,有事及時向我彙報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敢怠慢,掛了電話立馬打給馬菲菲。馬菲菲聽聞后覺得他有些小題大做,道:「一偉啊,這事我和蔡小強核實了不止一次,而且請示了劉市長,各項工作都準備異常充分,你有什麼不放心的。好不容易要搬遷,現在倒好,我們攔著不讓搬遷。這要傳到省委章書記耳朵里,我們是怎麼干工作的。」

    「我不是這個意思,白書記吩咐了要對明天的搬遷事務進行周密部署……」

    「好了。」馬菲菲不耐煩地道,「一偉,今天我發現你不對勁,從一開始就阻攔,我們可是一個團隊啊。你放心,我不會和你搶功勞,搬遷成功功勞簿上記你一功。」

    沒想到對方會如此想,陸一偉頗為無奈。可對方是常務副市長,不能與其對著干。道:「馬市長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

    「行了,決定了的事不要再說了,明天早上7點我會準時趕到汽車廠。」說完,氣呼呼地掛了電話。

    陸一偉在房間里來回踱步,緊急思考著如此處理此事。想了半天,又給副經理曲文洲打了過去。

    半個小時后,曲文洲趕到。陸一偉直截了當道:「明天的事準備得怎麼樣了?」

    曲文洲無奈地道:「蔡經理沒有安排我具體事務,由另一個副經理全權負責,準備得怎麼樣了,我也不太清楚。」

    「那職工們知道搬遷的事了嗎?」

    「應該知道。」

    「動向如何?」

    曲文洲摸著下巴道:「暫時看不出什麼苗頭,不過我猜測肯定要阻攔。尤其是退休老幹部,到現在都沒給他們解決的方案,能輕而易舉讓搬遷嗎,不可能。」

    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,道:「能想辦法讓他們不出現在現場嗎?」

    「這可做不到,腿在他們身上長著,何況人多了,就算是把一批人安撫下來還有另一批人,你能安撫得過來嗎。這麼重大的事在沒化解內部矛盾之前就匆忙實施,不是故意和職工作對嗎,太兒戲了。」

    陸一偉懶得聽他胡咧咧,加重語氣道:「曲經理,不管有什麼想法,你現在負責去做職工們的思想工作。就說問題市裡肯定會解決,明天不能鬧事。」

    曲文洲笑道:「陸秘書長,不是我不執行,關鍵是不可能的事。幾萬人的思想工作,就是做一年都未必做過來,何況一晚上。」

    「曲經理!」

    陸一偉徹底激怒了,道:「如果明天萬一出了事,你我負得起責任嗎,如果平穩搬遷,我會考慮你將來的去向。」

    這句話打動了他,曲文洲沉默片刻道:「此話當真?」

    「需要立字據嗎?」

    曲文洲笑了笑道:「陸秘書長說笑了,我不想待在企業了,能把我調到行政單位嗎?」

    「你想去哪個單位?」

    「隨意,只要離開企業就行。」

    「好,我記下了,隨後在研究管理層人員分流的時候我會向省委建議。現在可以聽我的安排了嗎?」

    曲文洲點頭道:「別的我不敢保證,但敢保證年輕職工不參與鬧事,至於退休幹部,我估計誰說都不管用。」

    「昨天那個趙國慶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嗎?」

    「算是吧。」

    「那你現在帶我去。」

    從招待所出來,來到一棟年代久遠的筒子樓。曲文洲敲開一家房門,裡面圍著七八個人正在密謀著什麼事。看到陸一偉到來,趙國慶的態度很冷漠,道:「原來是陸秘書長,這麼晚了來我家幹什麼。麻煩請你出去,這裡不歡迎你。」

    其他跟著附和道:「趕緊走,我們不歡迎你。」

    陸一偉猜到是因為自己不給他們做主而生氣,耐心地解釋道:「趙主席,你聽我解釋……」

    還不等說完,趙國慶激動地站起來,五六個老頭合力將其推了出去。曲文洲無奈地道:「看到了吧,這些人簡直不可理喻,你就甭打算做思想工作,說一百遍都沒用,是不會聽你的。」

    陸一偉不甘心,準備敲門。曲文洲攔著道:「別費力了,沒用的。不出意外他們正在商量明天的事,這個時候勸說起不了多大作用。」

    「那你說怎麼辦?」

    曲文洲想了想道:「要不這樣吧,等晚些時候我過來試著和他聊一聊。如果實在不行,明天把住宅區的大門封鎖了,等第一批搬遷完畢后再想其他辦法安撫。」

    陸一偉頭一次遇到如此焦灼的事情,在高新區和老百姓對峙都沒如此費力。對方都是上了年紀的,何況都曾是汽車廠的功臣,萬一正要躺在地上,一萬張嘴也說不清。沒有更好的辦法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曲文洲身上了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