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21 先禮後兵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21 先禮後兵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倆人猜測了半天都沒分析出個所以然,而就在這時塗強打來了電話。蔡小強瞬間坐起來,噓了一聲畢恭畢敬接了起來,微笑著道:「塗秘書長。」

    塗強沒有兜圈子,直截了當道:「省政府副秘書長張志遠繼任國資委主任。」

    蔡小強吃了一驚道:「就是經常跟著沈省長的那位?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「他什麼來歷?」

    「現在說話不方便,晚上再說吧。」

    掛了電話,蔡小強轉向龔天河道:「張志遠,你聽說過這個人嗎?」

    龔天河也不太熟悉,道:「就是個頭不高,長得瘦弱,少言寡語的那個嗎?」

    「差不多,我和他不熟。」

    「要不我現在打聽一下?」

    「快去,趕緊去!」

    而在總經理辦公室,馬菲菲不耐煩地看看錶道:「蔡小強去哪了,上個廁所這麼費勁?」

    陸一偉和石曉曼會心一笑,身旁的副總經理曲文洲連忙推了推茶杯道:「馬市長,您喝茶。」

    「不喝了!」

    馬菲菲起身轉向陸一偉道:「一偉,我和曉曼先去一趟軸承廠,這邊就暫時交給你了,有什麼困難告訴我,我來協調解決。記住,咱倆是一個整體,別什麼事都一個人扛著,聽到了沒?」

    她的話滿是關心,陸一偉很是受用,點頭道:「謝謝馬市長。」

    「和我都客氣?」

    馬菲菲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,踱步向樓下走去。臨上車時伸出了手,綻放笑容溫柔地道:「這次企業搬遷就好比一場決死戰,指不定誰就犧牲了,作為從南陽縣走出來的,我希望我們都能生存下來,和大部隊勝利會師。假如有人倒下了,我不希望是你。舉起旗幟,奮勇直前,我在前方等著你。」

    在別人眼裡,馬菲菲是靠著美色爬上來的,就一花瓶角色。可在陸一偉眼裡,她是個重感情懂人情的人。她心地善良,嫉惡如仇,雷厲風行,果敢決斷,在西江官場上始終保持著自己的行事為人風格,很多人看不起,惹不起,更不敢得罪,這是女人的先天優勢。

    陸一偉一向尊敬她,從不過問她的私人生活,人家怎麼上來的是人家的本事,何必成天抱著酸溜溜的心態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就剛才的一番話,足以讓人動容,別的領導未必講得出來。笑著道:「我們都不會倒下,還等著您將來扶我一把呢。」

    馬菲菲甜美一笑,鬆開手道:「等你爬坡的時候我自然會出現在後面推一把。」

    陸一偉沒有回應,微笑著揮手目送她遠去,內心感慨萬千。身旁的馮澤不解地道:「陸秘書長,你們在說什麼?」

    陸一偉看著他有些可笑,卻笑不出來,道:「慢慢你就明白了。」

    正準備上樓,一輛黑色奧迪車急速在面前停下。侯澤成急急忙忙下來,堆著笑臉跑過來道:「陸秘書長,我在區委一直等您,沒想到直接來這邊了。」

    侯澤成在這個時候趕到,肯定有人透露消息了,淡然道:「想著您比較忙,我過來也沒什麼事,隨便看看。」

    「哦,要不我們回招待所?我已經安排人準備了好酒好飯,中午好好喝一頓。」

    陸一偉四處看看低聲道:「你們平常在哪活動,咱去隱蔽一點的地方,去招待所萬一有人看到了不好看。」

    侯澤成愣怔了下,摸不准他葫蘆里賣得什麼葯,半天道:「農家菜怎麼樣?」

    陸一偉大大咧咧道:「你看著安排吧,正好吃了飯搓兩把,叫上小強。」

    這不是他印象中的陸一偉啊,侯澤成有些不敢相信,狐疑道:「你也會打麻將?」

    陸一偉嬉笑道:「何止打麻將,打炮都成。」

    「哈哈……」

    葷段子一講,瞬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。陸一偉會打麻將,只是聚會時偶爾陪陪郭金柱徐才茂他們,平時哪有時間玩,也沒那個愛好。今天一反常態,是想和對方先禮後兵,麻醉后的獵物如同失去了爪牙,到時候再慢慢收拾。

    侯澤成頗為興奮地道:「走,咱先上樓。」

    侯澤成一看就是這裡的常客,輕車熟路,個個見了點頭打招呼。來到總經理室,龔天河立馬緊隨其後,屁顛屁顛伺候著。他大手一揮道:「天河,給老曹打個電話,中午訂一桌飯,一定要豐盛。」

    「好咧!」

    安頓好后,侯澤成拿起桌子上的中華煙遞過去道:「陸老弟,咱倆雖在一起吃過飯,那都是場面的事,從來沒好好交心,今天中午要好好交流下感情。」

    陸一偉笑著道:「成,沒問題。」

    蔡小強神情恍惚進來了,見倆人火熱聊著天,倍感疑惑。侯澤成看看錶道:「還不去開會?」

    蔡小強遞了個眼神,侯澤成明白其意,起身道:「陸老弟,你先坐著,我去去就來。」

    倆人出去后,房間里就剩下陸一偉和馮澤。馮澤從進來就四處打量著,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摸了摸道:「好傢夥,正宗紅木的,一張桌子最起碼十幾萬。」

    陸一偉好奇地道:「你懂這個?」

    「我爺爺是古董方面的行家,我跟著學了點皮毛,略懂一點。」

    陸一偉揚手一指牆上的山水畫道:「這個價值多少?」

    馮澤走過去仔細看了半天驚訝地道:「這居然是當代著名畫家肖克山的真跡。肖克山,清末民初人士,曾是愛新覺羅載灃的老師,他的畫當年在佳士得拍賣時一尺就高達200多萬,按照當時的價格,這幅最少上千萬了。」

    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手,頗為意外。不過他說的沒錯,陸一偉就外行都能看出這間辦公室的物品都價格不菲,國企老總的生活果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。不管企業虧損多少,但不能虧待了自己。窺一斑而見全豹,蔡小強辦公場所都如此奢侈,可見生活中多麼的糜爛。他不過是眾多國企的一個縮影,不思進取的經營理念,死氣沉沉的發展模式,數不清的蛀蟲,就是再多的造血也能給他們敗光了。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