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14 神秘力量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14 神秘力量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張志遠知道陸一偉和牛福勇的關係。俗話說愛屋及烏,他對牛福勇並不感冒,甚至有些瞧不起,但陸一偉是他的得意門生,又是愛徒,生怕那個膽大妄為的土包子牽連到他。

    陸一偉湊上前道:「張書記,我覺得這件事很蹊蹺。咱先把田俊東擱一邊,您有沒有預感到這背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推動此事?」

    張志遠聚精會神,手指夾著煙想了想道:「你先說說看。」

    陸一偉道:「福勇發了財后開始走上層路線,海東和我說他和廖省長走得很近,而且還暗中與邱遠航的兒子邱江有私交。而在這個時候提出要建鋼鐵廠,不覺得蹊蹺嗎?」

    張志遠陷入了深思,在腦海里快速梳理這錯綜複雜的關係網。過了許久道:「邱江不是去留學了嗎,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

    「我也不清楚,海東說他回來了。」

    張志遠揚手一指道:「這事必須確切,隨後你側面打聽一下,什麼時候回來的,現在具體在幹什麼,他和田俊東又是什麼關係。」

    「嗯,我儘快調查清楚。」

    張志遠眉頭緊鎖道:「邱遠航雖退居人大了,但他的勢力決不可小覷。我聽說,他私底下和省委章書記甚好,而且是幕僚之一,從不拋頭露面,但很多事情都是出自他手,包括此次的企業搬遷,可能就是他提出來的。說好聽點是為了城市建設,實現產業集聚化發展,實則是為了倒騰土地。你沒發現嗎,特別是今年上半年,市裡一下子湧入不少房地產商躍躍欲試,這些企業是什麼來歷,或許誰都說不清楚。他們就等著企業搬遷后佔據土地開發房地產,屆時肯定會炒房炒土地。」

    「他兒子以前一直就跟著任光明練手搞地產,前些年賺了不少錢。現如今捲土重來,又盯上了炙手可熱的建材生意,難道是為了開發房地產提前做準備嗎?你的推測不無道理,如果單單從生意角度分析沒什麼,是否會利用此項目牽動某些利益,值得深思。」

    陸一偉頜首道:「那您覺得有沒有可能是針對我?」

    張志遠一時間吃不準,道:「福勇今晚叫你什麼意思?」

    「他讓我給田俊東引薦我岳父,而且希望把江東鋼鐵廠搬遷至三里縣。三里縣是什麼地方,正是邱遠航的老家所在地。」

    一向聰明絕頂的張志遠也開始犯迷糊了,有些看不懂他們的舉動。半天道:「你的意思呢?」

    「我拒絕了,而且直截了當告訴福勇,不會參與此事。」

    「對,此事你千萬不能參與。回頭你找福勇好好聊一聊,讓他安心開他的煤礦,別和這些所謂的高幹子弟糾纏在一起。說白了,對方就是看上了他的錢,這些吃骨頭不吐皮的主兒,能輕易放過他嗎?」

    「嗯,我說了,可是他已經魔怔了,看來是非要淌這趟渾水不可。」

    又一陣沉默,張志遠道:「改天你把他約出來,我親自和他談談。」

    「好。」

    張志遠又道:「至於這件事背後是不是邱遠航在推動,還有待進一步考證。不能掉以輕心,絲毫鬆懈。我太了解此人了,心眼狹小,心胸狹隘,睚眥必報,當年在北州市當書記時,清洗了不少上一任書記的黨羽,但凡曾經得罪過他的都沒有好下場,要麼棄用要麼查處,要不是譚老在背後撐腰,郭金柱書記差點栽了跟頭。」

    他說得陸一偉心裡愈發沒底,小心翼翼道:「這麼說,他對我還懷恨在心嗎?」

    張志遠寬慰道:「那件事不是你的過錯,而且你又沒那麼大的能耐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是在針對白宗峰。間接地說,是在針對趙省長。其中個由你應該明白。」

    白宗峰是省長趙昆生一手扶植起來婦孺皆知,倆人關係有多深厚不知,但同來自京城空降,這層關係是很明顯的。在他的點撥下,陸一偉似乎釐清了頭緒,道:「如此說來,省里把企業搬遷任務是故意壓在江東市委的?」

    張志遠會心一笑道:「你說呢,這些企業絕大部分是省屬國有企業,又不歸江東市委市府管,頂多算個屬地管理,省里的項目壓給他,目的顯而易見。」

    陸一偉不由得後背發涼,政治鬥爭果然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,看似風平浪靜,實則暗流涌動,處處設有陷阱,布滿荊棘,稍不留神就掉入別人挖好的陷阱里。如果白宗峰按時完不成任務,上頭很輕鬆可以拿掉他,而且理由正當,找不出任何破綻,此番決定果然動了一番心思。

    張志遠又道:「趙省長正因為看到老白的難處,才緊急調我到國資委全力輔佐他。省委之所以採納了趙省長的意見,是因為覺得這項工作根本不可能完成。所以,我頭上的壓力很大啊。特別是這些國有企業歷史欠賬太多,深不得淺不得,觸動根本利益會激化矛盾,隔著衣服撓痒痒又不起任何作用,很頭疼啊。」

    「那這些白書記知道嗎?」

    「他會不知道嗎,知道了又怎樣,只能硬著頭皮干。而且還在章書記面前立下軍令狀,一百天內完不成任務,不用上級做出指示,自然就不好意思待下去。」

    陸一偉提心弔膽道:「這麼說,白書記完全進入了一個死胡同,就等著被人任人宰割?」

    張志遠靠在沙發上眯著眼睛道:「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,只能走著往前看。老白很器重你,尤其是聽到你打算一個月內拿下汽車廠,很是欣慰。你在前面衝鋒陷陣,我和老白在後面佯攻,至於如何實施,你心裡要有底。一旦拿不下來,我可以頂住壓力先拿掉蔡小強,拿掉以後如何操作,你又有多少把握拿下來,需要認真研判。」

    「蔡小強背後的關係網我基本已經掌握清楚,依然逃不脫邱遠航的影子。不必擔心,我自有分寸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