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11 另請高明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11 另請高明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陸一偉至今還在懷疑對方的真實身份,道:「你核實過他的身份嗎?」

    「這倒沒有,不過我看過他的手機,裡面都存著什麼司長,部長,書記的號碼,他還當著我的面給章書記打電話了,差不了。」

    「眼見不一定為實。你結交朋友我不反對,但一定要擦亮眼睛。尤其是今晚提到的建鋼鐵廠,我不同意。」

    牛福勇坐起來瞪大眼睛道:「為什麼?」

    「不為什麼,這事兒不靠譜。」

    牛福勇激動地道:「怎麼不靠譜,俊東說了,只要我們協調好,他負責所有的手續。他媽在發改委,辦這點事還不是小事一樁。」

    陸一偉不放心地道:「你了解他嗎,了解他的真實想法嗎?肯定不了解。福勇,以你現在的實力,不是好高騖遠地漫天幻想,而是腳踏實地地謀求轉型。十七大報告中已經明確指出,將來會最大限度地削減產能,降低能耗,而且環保提到了空前高度。在這個時候新上鋼鐵項目,這不是和上級政策對著幹嗎?另外,鋼鐵行業現如今真的不賺錢,賠本賺吆喝,你樂意嗎。還有,你剛才的那些設想統統不切實際,什麼修水庫建電廠,這可不是兒戲。」

    牛福勇固執地道:「賺不賺錢是看在誰手裡,俊東說銷路的事根本不用發愁,他全都包圓了。至於項目,他說能爭取到幾個億的西部大開發項目建設配套資金,而且我投資不了多少錢,一本萬利的事為什麼不去做?」

    陸一偉見他動了心思,耐心地道:「福勇,賺錢多少是個夠,何況你現在不缺錢。可你想過在南江河修建水庫的危害嗎,直接導致南陽縣將來沒水吃。這種損害家鄉人民的事,別人不戳你脊梁骨才怪。」

    「好了好了,咱倆不爭論了,現在只是個設想,能不能建成還不一定呢。不過俊東的心思很大,本打算今天要回京城的,我說晚上約你吃飯就留了下來。回頭和你岳父打個招呼,約他們見一面。」

    陸一偉擺手道:「這事我不管,我也不想摻和。他不是和省委章書記挺熟的嗎,幹嘛不去直接找他反而要走彎路?」

    「他說暫時先不想驚動章書記,等事情有眉目了再見面也不遲。你就給他約一下,事情成了說不定你岳父還會感謝你的。」

    「拉倒吧,別的事我可以過問,但此事還是另找高明吧。」

    見陸一偉油鹽不進,牛福勇心裡有些不舒服,繼續爭取道:「陸哥,這對於你來說是好事啊,將來把這個項目掛在你名下,就說是你招商引資回來的,絕對能轟動全省。」

    「行了,此事就此打住。如果你執意如此,我無能為力,就當我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
    牛福勇耐著性子道:「還有一事相求,這個忙你必須得幫。」

    「什麼?」

    牛福勇道:「我聽說你負責江東市的企業搬遷,對嗎?」

    「嗯,怎麼了?」

    「江東市鋼鐵廠在不在你管轄範圍內?」

    陸一偉警惕地道:「你想幹什麼?」

    牛福勇嬉笑著道:「是這樣的,反正是搬遷,你看能不能搬遷到三里縣?」

    陸一偉不由得哼笑道:「這也是那位公子爺的主意?」

    「算是吧,如果要建設500萬噸的大型鋼鐵廠,他很希望和江東鋼鐵廠一起投資運作。」

    陸一偉無奈地道:「福勇啊,你還是老老實實幹點實際的吧,別異想天開,江東鋼鐵廠已經決定搬遷至開發區,而且地已經征了2000多畝,這段時間正在跑手續,估計年後就要開工。這個項目可是在省委常委會上的確定的,而是上人代會進行了表決通過,這麼大的事說改就改,真把官場當玩笑了。」

    牛福勇有些不耐煩了,不高興地道:「行吧,既然你不管,我只好另想辦法了。」

    陸一偉看出了他的情緒,好心勸說道:「其實我早就想和你談一談了,煤礦市場這兩年很景氣,但絕對不能忽略了安全問題。還記得前兩年趙省長在南陽縣召開現場會嗎,抓了多少人,到現在還沒出來。安全是高壓線,一定要在抓在手上,聽到了嗎?」

    牛福勇歪著頭點燃煙道:「陸哥,你怎麼也和那些地方官員似的,嘮嘮叨叨沒完沒了,天天喊叫著安全,本來沒多大屁事,就因為他們天天催的,沒事也有事了。」

    陸一偉黑著臉道:「這不是嘮叨,而是朋友的忠告。眼睜睜地看著你一天天做大做強,腰纏萬貫,富可敵國,而我心裡卻愈發不踏實。如果因為你的失誤而把所有財富付之東流,甚至面臨牢獄之災,何必呢,還不如現在盯緊安全生產,以求自保。」

    「還有,以後你做事行事低調點,別咋咋呼呼的,背後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呢。國人的仇富心理很嚴重,尤其是看著你日進萬斗,不眼紅才怪。據我所知,安都縣的黑勢力已經在蠢蠢欲動,是不是針對你,你心裡有底。」

    牛福勇不以為然道:「誰敢在我頭上撒野,吃不了讓他兜著走,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,不必搭理他。再說了,分管安全的副省長廖志國和我現在是絕對關係,我每年不知孝敬他多少,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提前通知我,放心吧。」

    牛福勇變了,變得財大氣粗,囂張萬分。以前只要他的話肯定聽,現在根本聽不進去。陸一偉無奈地搖搖頭道:「好吧,該說的我都說了,你好自為之吧。」

    「嗯,知道你關心我,我心裡惦記著呢。」

    「你要知道就應該聽我的。」

    「聽你的,行了吧?」

    陸一偉話鋒一轉道:「如果真聽我的,現在立馬把煤礦賣掉。」

    牛福勇瞪大眼睛半天道:「陸哥,你不是開玩笑吧,那可是印鈔機啊,你居然讓我賣掉,瘋了吧。」

    陸一偉耐心地道:「還是剛才的話,越是利益集中的地方越容易出事,趁著現在什麼事都沒有,全身而退轉行干別的,哪怕就是乾地產業我也全力支持。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