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都市言情 »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» 1108 恩重如山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一號秘書:陸一偉傳奇 - 1108 恩重如山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閑聊了會兒,牛福勇切入今晚的主題,道:「一偉,俊東這次來呢,有意在咱西江省建個鋼鐵廠,先過來考察一下,你意下如何呢?」

    陸一偉聽到此消息頗為吃驚,他能猜到對方來西江肯定是做生意,而且做煤炭有關的生意,沒想到涉足鋼鐵行業,這倒有些意外。淡定地抽了口煙道:「這是好事啊,來我們西江投資興業,自然熱烈歡迎。」

    牛福勇興緻頗高道:「陸哥,俊東先前來過幾次,對咱省有了初步了解,也很感興趣。你覺得這個項目如何,給出出主意。」

    陸一偉雖算不上官場老江湖,但有些事逃不過他的眼睛。他和其他官員一樣,不想和這些高幹子弟牽扯到一起。這類人有個共同點,仗著自己老子深厚的背景在外胡作非為,而且膽子特別大,才不管行不行得通,只要能賺錢就行。一旦出了事,他借靠強大的背景可以輕鬆逃脫,而與他沾邊的人可就沒那麼幸運了,降職丟官是小事,很有可能成了替罪羊,輕則蹲大牢,重則丟性命,完全有可能的事。

    陸一偉在揣摩他此番投資的目的,是真的想做實體干大事,還是藉機套取上級配套資金來洗錢。要知道建一座鋼鐵廠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,前期立項需要做大量的工作,而且涉及選址,征地,建設配套項目等等,建設周期長且投入巨大,沒個三五年建不下來。這位公子爺等得了這麼長時間嗎?

    如果說為了套取上級資金,顯然就沒那麼多繁瑣的步驟了。只要搭個空架子,等資金一到位借口資金鏈斷裂讓工程爛尾,自己卷錢跑路,類似的事情在國內並不罕見,他們撈一筆拍拍屁股走人了,浪費國家資源不說,坑害當地政府,當地百姓也跟著遭殃。

    當年蘇啟明為了政績引進水泥廠項目的騙局記憶猶新,陸一偉不得不謹慎。眼珠子一轉微微一笑道:「我又不懂企業,更不懂鋼鐵廠,這事兒問我好像不妥吧。」

    牛福勇立馬道:「陸哥,俊東在西江沒什麼朋友,我和他一說你,他非要見一面不可,而且很樂意交個朋友。今天不是什麼官方談判,只是站在朋友角度閑聊。想怎麼聊就怎麼聊,走出這個門不會有外人知道。」

    田俊東附和道:「陸哥,我今天本打算回京城的,但聽福勇說晚上約你出來,毫不猶豫就留下了。福勇經常在我耳邊念叨你,說你夠意思重情義,尤其是和我講了他在澳門賭博輸錢的事,我聽了都非常感動。這種朋友哪兒找去,就是親兄弟也不見得能做出來。所以,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!」

    牛福勇感慨道:「俊東,不是和你吹,陸哥這人是我這輩子交過最好最鐵的哥們。別的不說,我就一沒文化的土包子,他是正兒八經的大學生,而且是政府官員,居然能和我交朋友,而且為了我能奮不顧身,不惜一切代價,我他媽的感動得一塌糊塗。即便是現在,人家都是大官了,依然沒有半點官架子,和我稱兄道弟,絕對夠義氣。你說是不是,海東。」

    李海東聽到叫自己,趕忙道:「這點我可以作證,陸哥對我恩重如山,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我的今天。」

    要換做別人,被眾人捧著肯定會飄飄然,然而陸一偉沒有沖昏頭腦。攔著道:「你倆就別一唱一和了,多大點事,被你們吹著不著邊際,省省吧。」

    牛福勇激動地道:「嗨!陸哥,那我說得是不是實話?」

    「行了,有些話放在心裡就行了,沒必要掛在嘴上。」

    田俊東呵呵笑道:「陸哥,您就別謙虛了,要是一個人說你好我不信,但一堆人都說你好那就肯定是好了。工作的事放一邊,願意和我交個朋友嗎?」

    陸一偉打量著對方的眼神,試圖從微微擴散的瞳孔里看穿他的真實所想。笑了笑道:「那就看待會兒怎麼喝酒了。」

    田俊東一拍桌子道:「好,今晚我豁出去了,陪你喝到天亮怎麼樣?」

    還不等陸一偉說話,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的秦成陽起身走過來拖開椅子很隨意坐下,斜視著他嘴角揚起笑弧,用挑釁的口吻道:「陸一偉,你是好人嗎?」

    此話讓現場氣氛瞬間凝固,紛紛扭頭看著他。陸一偉不動聲色道:「秦公子有何指教?」

    秦成陽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,拿起煙歪著頭點燃呲了一口,耷拉著眼皮道:「認識任東方嗎?」

    陸一偉且能忘記他,任東方是光明集團董事長任光明之子,蘇蒙的前夫。當時蘇啟明目光短淺,逼迫著蘇蒙下嫁,誰知道這段婚姻維持了不到半年就草草結束。後來,他和邱遠航之子邱江成立了江方房地產公司,因征地的事敗露而牽連其中。邱江順利逃脫,而任東方當了替罪羊,直接被判了兩年,早在一年前就放出來了。

    其實倆人沒什麼過節,可能就因為蘇蒙表現得不對付。而且在高新區的直接導火索和他沒有關係,秦成陽這麼一說,是替對方興師問罪來了?

    陸一偉搖頭道:「不認識。」

    「怎麼能不認識呢,東方可認得你。前兩天吃飯的時候還說起你了,據說人家老婆死了你還跑到河堤上哭喪?呵呵,挺有意思的。」

    見對方來者不善,陸一偉沒有動怒,隱忍著笑道:「看來秦公子知道的不少嘛。」

    眼見氣氛不對,牛福勇出面攔著道:「成陽,好好的提這些事幹嘛,你是我兄弟,一偉也是我兄弟,是兄弟就不說這些。」

    秦成陽回頭瞪著牛福勇冷笑道:「我和你是兄弟嗎?」

    牛福勇臉上有些掛不住,照他的脾氣非和他當場幹起來不可。不過今天有田俊東在,壓著火氣道:「成陽兄弟今晚不開心嗎,待會兒喝兩杯就好了。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過去的事不提了,一切往前看。服務員,他媽的,趕緊上菜!」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